酒保打开暗门,我原以为后面会是一个龙潭虎穴,亲眼看见的时候,心理一阵落差。手机端 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大房子,男男女女走来走去,想互搭讪聊天,像一个普通的派对现场。

“很祥和嘛!”黄小桃笑道。

我们在人群走动,突然一个男人走过来,色眯眯地对黄小桃道:“小姐,需要奴隶吗?我可以当你最忠实的狗,任你打任你骂,随便你怎么凌-辱我都可以!”

黄小桃柳眉倒竖,骂道:“滚开,死变态!”

刚刚还有一脸奴隶相的男人立马翻脸:“卧槽,有病啊!玩不起别来这种地方。”然后去找别人搭讪了。

接下来轮到孙冰心遭殃了,一个大叔走过来,气势汹汹地说道:“小贱奴,看你那样子知道你渴望被虐待,被辱骂,骨子下贱得不行,我可以尽情地满足你哟。”

“呀,变态!”

孙冰心一巴掌打过去,大叔捂着脸,泪汪汪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之后我们三人被轮番骚扰,我发现一个规律,所有调戏黄小桃的希望被她虐待,所有调戏我和孙冰心的都是想虐待我俩,我们听了一耳朵污话,感觉快要崩溃了。

我心说,难道是气质的原因,我长得很受虐吗?

随后我又发现,这里每个人都戴着胸花,但佩戴的位置不一样,有些在左边,有些在右边,我立即醒悟过来道:“戴左边表示是s,戴右边表示是m!难怪被人骚扰。”

“死酒保坑我们!”黄小桃愤愤地摘下胸花。

我们也赶紧把胸花摘了,立马有人过来问道:“你们来干嘛的,不是来玩的吗?是不是记者?”

随后更多的人围过来,骂道:“死记者,真是无孔不入,个月才给的封口费,又缺钱花了吗?有什么好报道的,杀人放火不去报道,偏要来报道我们这些守法公民。”

我一脸尴尬,这情况有点麻烦啊,于是急生智把胸花又戴,搂着黄小桃和孙冰心说道:“不好意思,这两个都是我的,我们是来玩玩,不约!”

众人震惊地打量我,有人咂舌道:“小兄弟,你有两个主子啊,小身板受得了吗?”

我低头一看,差点吐血,我习惯性地把胸花戴在了右边,只能硬着头皮圆谎:“我是这么……贱,一个人根本满足不了我,喜欢被混合双打。”

“重口味,佩服!佩服!”

警报这才算解除,黄小桃戳了一下我的脸道:“混合双打,亏你想得出来,回去姐好好虐虐你。”

“别别,逢场作戏,家暴的不要。”我连声说道,孙冰心被我的话逗得咯咯直笑。

我们左右张望,也不知道找谁调查,突然注意到角落里坐着一个全身穿着皮衣的女人,一头长发,身材性感火辣,正翘着腿在抽烟,女王范十足,看得我不禁摇头。

我们走过去,我问道:“你好,怎么称呼?”

“叫我王姐吧,你们是来干嘛的,不是圈子里面的人吧?”王姐冷冷地问道。

我说道:“刚入圈,不是太懂规矩,希望你多关照。”

王姐笑了:“想瞒我?来调查事情的吧,瞧你们一进来东张西望的样子,不是记者是警察。”

既然被看穿,我们也不好隐瞒,直说了身份,王姐对警察倒不排斥:“不是记者好,最烦那帮记者了,一点不知道尊重别人权,好像别人有怪的爱好,是犯了死罪一样,添油加醋地报道。”

我解释道:“我是很尊重你们这个爱好的。”

“想问什么?”王姐开门见山地说。

于是我直说了,想打听一个叫夜之女王的人,王姐玩着头发丝说:“名吗?我不认识这样的人……不过听名字是个女s,实不相瞒,南江市这个圈子里,女s很少的,物以稀为贵嘛,所以不少女生为了挣钱进这个圈子。”

“挣钱,这也能挣钱?那不跟……那啥一样吗?”孙冰心口直心快地说道。

王姐大笑:“一看知道你不了解,这个和做小姐是两码事,并不需要陪人睡觉的,是调教一下那帮贱男人,打个方来说,像花钱请人按摩一样。”

“那王姐你是s吗?”孙冰心问道。

“我是不是无所谓,总之我乐在其。”

我看话题歪了,赶忙问道:“能拜托你帮我们打听一下这个夜之女王吗?”

“可以,但你们也要帮我一个忙。”王姐打量了我一眼。

“说吧,只要不过分!”我点了点头。

“我怎么可能叫警察干过分的事情。”王姐笑了:“是这样的,我前阵子被一个无良记者拍下几张照片,他一直在勒索我陪他开房,我毕竟有现实的工作和身份,不想被周围的人知道这重身份,所以能不能帮我把那几张照片销毁掉?”

黄小桃松了口气:“很简单,勒索本来是犯罪,我们会给他施压,叫他把照片销毁!他叫什么名字?”

王姐把记者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了我们,然后从椅子站了起来,对着椅子踢一脚,道:“起来吧!”

所谓的‘椅子’其实是一个披着红布的物体,我们之前一直没有细看,现在它突然动起来,把我们吓一跳。原来下面是一个没穿衣服的肥胖年大叔,发现有外人在看他,他羞愧得满脸臊红。

我心想这太尴尬了,要不要走,这时王姐揪着大叔的耳朵骂道:“被别人看到你这副下贱丑陋的样子,是不是不高兴啊?”

大叔红着脸道:“没有没有,主人叫我往东我不会往西!”

“哼,你这头贱猪,骨子里都是下贱,在这里呆着不许动,你敢动一动,我抽你。”

“主人放心,贱猪一定乖乖的!”说着,男人模仿了几下猪哼鼻子的声音。

我们一阵无语,亲眼看到这场面,震惊得无法形容,王姐对黄小桃说道:“看你挺有女王特质,来,骂骂他试试。”

黄小桃尴尬地摆摆手:“不不,算了吧!”

“玩玩嘛,用你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骂他,放心吧,这头猪会乐在其。”

看得出来,王姐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黄小桃皱着眉头想了想,指着那个大叔骂道:“你爸妈把你养大,难道是为了看你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大叔睁大眼睛,突然伏在地哭了起来:“呜呜,我对不起爸妈。”

我一阵吃惊,啥情况,直接骂哭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