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叫来警察,把黄毛带走,然后痕鉴人员在现场提取指纹、拍照固定,现场百分之八十的指纹都是黄毛的,给我们的鉴定增加了许多难度。手机端

我走进卧室,在电脑打开死者的qq,看她的朋友列表和加的群,此人无疑是s-m圈的人。

不过电脑线索有限,我环顾四周,问黄小桃:“找到死者的手机没?”

黄小桃摇了摇头。

我和孙冰心又去了一趟浴室,我用洞幽之瞳仔细检查地面,可惜脚印已经被黄毛踩没了,然后我的视线落在一旁的洗手池,蹲下来拧开管道,让孙冰心取来一个盆接着。

管道里淤积的一些污物、头发随着污水流淌出来。我仔细寻觅,但一无所获,又叫孙冰心取来一把剪刀,把管道剪开,调查内壁。

在管道内壁,我居然找到了一些血迹,量相当之多,我说道:“提取一下,看看是不是死者的。”

现场取证过程较繁杂,我和孙冰心先带尸体和凶器水果刀回去验,黄小桃暂时留在这里。回到市局,久违地又在勘骨寮验尸,我打开通风机换了换空气,和孙冰心一起将装着尸体的尸袋抬到铁架床。

死者年龄约二十五岁下,体型偏瘦,个头等,死亡时间,结合尸体特征和黄毛的口供,大概是四十八小时之前。

我撑开验尸伞检查死者全身,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痕迹,因为死者死后被黄毛抚摸、翻动,阳印痕已经被严重破坏!

然后我用听骨木听死者的内脏,死者的心房里有空音,是因为严重缺血,因为失血,各器官也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看来死因确实是手腕的割伤。

此外倒是没有外力留下的损伤,或者器官病变什么的。

我再次检查了一下致命伤,刀口非常齐整,感觉是锋利的刀具留下的,我拿起凶器对照了一下,伤口与之倒是吻合的,但我总觉得这一刀割得太深。

还有一点,自己用刀割腕,最后收势会朝下,可是这个伤口收势却朝,让我有点起疑!

我下意识地较了一下死者的左右手厚度,她的惯用手是左手,可是在左腕有一道浅浅的痕迹,我叫孙冰心过来看。

我们讨论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这痕迹是被利器压出来的,而且形态和水果刀相似。

我纳闷道:“这很怪,难道死者忘了自己是左撇子,先用右手把刀压在左手,然后想起来自己的惯用手应该是左手,又换成左手握刀,来割右手腕?”

孙冰心道:“这么说来,是谋杀喽?”

我点点头:“有这种可能性,刚刚黄毛说,血流了一地,这让我有点起疑!割腕自杀的人为什么都要坐在放满温水的浴缸里,因为温水能缓解疼痛,同时加速血液流淌,而且在失血过程身体会非常的冷,所以需要温暖的水包裹全身,让自杀者在昏昏欲睡平静地离开人世。影视作品,经常看见自杀者坐在浴缸里,把手伸在浴缸边缘,显得特别唯美,现实可不是这个样子,一般自杀者会把手浸到水,把整缸的水染成一片鲜红。算自杀者没有经验,那种割破皮肉的锋利痛感也会驱使他这么做。”

“你的意思是,凶手只是参考了影视,拙劣地炮制出自杀的假象?”孙冰心恍然大悟。

“是这样!”我答道。

“我不是反驳你哦,我想到另一种情况,死者是女孩子,女生都爱看电视剧,也许她也是受到影视剧影响,才自杀得不这么‘专业’呢?”

孙冰心一向脑洞较大,但这次提出的观点倒是很切合实际,是我没考虑到的。

我说道:“有这种可能,那还是继续验吧,假如这真是谋杀伪造自杀,肯定会留下其它的蛛丝马迹……”

“好!”孙冰心当下开始给我帮忙。

我取来听颅枕,来听死者颅部,意外发现颅脑内有出血迹象。于是我扒开死者的长发仔细检查,发现在左侧头皮有一块皮肤较软,皮下有淤血。

我用手抚摸着,感觉既像钝物砸击所致,又不像。

为了验证,我需要做一个简单的试验,我对孙冰心道:“我去买两个哈蜜瓜,你在这里等我。”

“哈蜜瓜?做试验啊?”孙冰心一头雾水。

“聪明!”我笑道。

“那我趁这时间把血液样本送去给技术科对一下。”孙冰心道。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叫道:“等下!还记得一名死者那里发现的头发吗?和那个也对一下。”

我出了门,这是我头一次自己在验尸途去买道具,主要是夜太晚,我不放心孙冰心独自出去。

我来到附近一家超市,买了三个哈蜜瓜,哈蜜瓜的形状接近颅骨,而且表面有一层格,类似颅骨下面的蛛膜,可以很好地模拟人脑袋。

仵作也是会做试验来验证的,当然我们选的道具都较接地气,先祖宋慈为了验证烧死和焚尸的区别,曾经拿活猪和死猪做过试验,并记录在《洗冤录》。

回到勘骨寮之后,我把哈蜜瓜在特制的架子固定好,然后拿起一个羊角锤往面砸,力道自然不能太大,瓜可没有颅骨硬。

砸下之后,瓜皮呈放射状陷进去一块,一些瓜汁流淌出来,和寻常所见的颅骨纯器伤很像。

我自言自语道:“死者的伤,显然不是钝器直接砸的,我怀疑是包裹了软物的钝器造成的,我们再试验一下。”

我把第二个瓜固定好,在羊角锤裹厚厚一层布,抡下去,由于布匹的作用,受力面积变大,但是‘伤势’还是较明显。

孙冰心问道:“会不会是橡胶呢?像施工用到的软橡胶锤,虽然是软的,用力打在头也会脑震荡。”

“试试吧!”

我这里没有橡胶锤,用一块轮胎皮把羊角锤裹紧,然后砸向第三个哈蜜瓜,在橡胶的作用下,锤子反弹了一下,哈蜜瓜微微陷进去一点,但不是太明显。

我放下锤子,用刀切开瓜皮,兴奋地说道:“瞧,虽然表面不明显,但下面的‘软组织’受到了巨大冲击,‘肿’起来了,看来凶器是一把软锤。”

从这种种疑点来看,这是谋杀无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