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赶回来之后,我和孙冰心正在勘骨寮里吃哈蜜瓜,黄小桃说道:“你们俩可真心大,对着死人吃东西,好好的怎么想起买哈蜜瓜了?”

说完拿起一块,刚咬了一口突然警惕地问道:“等下,这哈蜜瓜从哪来的?”

孙冰心道:“放心吧,是拿来做击打试验的,很干净。手机端 ”

黄小桃这才安心地吃起来。

吃完瓜,黄小桃洗了下手,掏出一样东西给我们看。那是一张皱巴巴的打印纸,面写的全是同一句话:“我有罪,我杀了人,我不想坐牢!”

她说道:“这纸是从垃圾桶里找到的,还没有验指纹。”

“你怎么看呢?”我问道。

黄小桃想了想,答道:“感觉有点刻意,在电脑打出来也罢了,干嘛还要打印出来,总觉得像是伪造的。”

我打了个响指:“是的,自杀是伪造的,这一点我们刚刚已经证实了。”

这时一名技术科的警员走进来,说:“dna对结果出来了,3份样本的dna完全吻合,属于同一个人。”也是说,魏永生那里找到的头发,盥洗池里的血全部是欧阳兰的。

案子似乎出其不意地圆了,魏永生喜欢欧阳兰多年,那天晚魏永生花钱请欧阳兰来家里玩s-m,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欧阳兰杀了魏永生,随后欧阳兰在自己家畏罪自杀。

但这根本不是真相,而是凶手故意呈现出来的假象,且漏洞百出,他杀了欧阳兰之后在盥洗池洗手,所以水管里才会留下血迹。

我说道:“这次的凶手和以往有点不同,他杀了人之后,还把警方锁定的嫌疑人也杀掉,故意圆了这样一个谎。假如不是特案组介入,可能这个谎会被当成事实,此结案了吧?”

孙冰心后怕的说道:“凶手真的好会编故事哦!”

“编故事?”我突然想到什么,可是思绪太模糊,没有想透。

我问那名警员:“头发的dna,每根都有吗?”

他答道:“我拿显微镜看了,面有毛囊,大部分都有。”

我暗暗沉吟,人类的头发一般是没有dna的,除非面有毛囊,一般见于自然脱落的头发,或者被拽下来的头发。

这很怪,按理说保存在吊坠里的一络头发应该是当事人剪下来的才对,难道有人把自己的头发硬拽下来一络,说:“送给你。”没有这种情况的吧?

我当即说道:“拿来看看!”

一会儿功夫,警员把那簇头发取来,我放在一张桌子,用灯照着仔细观察,我发现这些头发弯曲度不一,不像是被一起弄下来的。

这样看不是很清楚,我把灯关了,用洞幽之瞳仔细检查,发现发丝表面像粘着一些东西,我说道:“死者最近做过头发,孙冰心,把我的标尺拿来,要最小号的!”

我接过标尺,把头发拉直丈量,发现发根部位有约十几毫米的没有沾化学物质的自然毛发。

然后我去死者身采集了一些,一较,立即有了结论,我说道:“这些头发是死者被害前三到五天被采集的!而且是一根一根采集的,最后集在一起,放进吊坠里面。”

黄小桃倒吸了一口凉气:“也是说,凶手早计划好了,伪造这两人的爱恨故事?”

孙冰心捂住嘴巴:“好可怕啊,一根一根采集,凶手难道是在垃圾袋里找到的吗?”

我说道:“也许他事先进去欧阳兰的家,从梳子或者盥洗池里采集的,欧阳兰的门被黄毛撬过,也无法判断之前有没有人进入过。”

一阵沉默后,黄小桃问道:“宋阳,这个凶手你有什么线索了吗?”

“暂时没有,好像没什么明显的动机。”我摇了摇头。

孙冰心说道:“有没有这种可能,凶手要杀的是欧阳兰,故意装作杀害魏永生的样子,来转移视线。”

我淡淡的道:“查呗!两名死者的人际关系好好梳理一下。”

黄小桃这时说道:“天太早了,孙大小姐,我送你回去吧,宋阳,你也早点休息。”

我点点头:“我也困了,对了,把两名死者的电脑给老幺,看看有什么隐藏的线索。”

于是我们各回各家,第二天一早,我来到局里,黄小桃征调了一批警员去调查二人的人际关系,老幺正在特案组里的临时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傻乐。

我走进去问:“看见什么猥琐的内容了,笑得这么开心!”

老幺赶紧挤眉弄眼的招手:“来看来看,这家伙深藏不露啊。”

原来老幺正在查看魏永生的微博,这家伙外表斯低调,没想到骨子里却很狂野,整天在喷这个喷那个——

“我觉得这帮所谓的爱狗人士纯粹的庸人自扰,人家自己掏钱买狗肉吃,管你吊事,难道你母亲是狗吗?看不得人吃。”

“这种突然蹿红的女明星,谁知道背地里睡了多少大导演、大制片,表面风光,背地里是个表子,老子最瞧不起这种靠姿色位的女人了,送给老子都不要!”

“当年多少烈士用头颅和热血才换来今天的幸福生活,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足?整天不是抑郁症是闹自杀,一个个这么脆弱。”

“妇女解放?全是吃饱了撑的,下五千年不是好好的吗?老祖宗的教诲都被你们喂狗了,你说你一个女人,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整天在外面抛头露脸,以后能嫁出去吗?”

看了几页,我一阵哑口无言,这人是个终极杠精啊!天天在怼天怼地,一副傲视群雄的样子。

老幺乐不可支:“原来所谓的键盘侠,现实这副德性,死得跟条狗一样。”

“哎哎,死者为大,不要乱说话。你别光顾着找乐子了,找找线索啊!”我一阵催促。

老幺说道:“我去,我这不是在找线索吗?你看这人在得罪了多少人,我都记下来了,挨个排查一遍,我干的活不派出去的警察轻松啊。”

我从来不在骂架,好地问道:“真的会有人为了这种事情杀人?”

“你平时不看新闻啊,因为络的言语冲突,在现实大打出手,甚至杀人的事情,早不稀了!”老幺不屑的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