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期间,慕容夫人一直在和我们闲聊,他们结婚十年,当时认识的时候慕容小磊还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家,慕容夫人却是出版公司的主管,因为欣赏他的才华两人才逐渐走到一起。

这场婚姻家人一开始是很反对的,慕容夫人的父亲想找一个门当户对,以后才能幸福美满,当时结婚的时候,两人差点要私奔。

时间证明慕容夫人没有看走眼,慕容小磊后来确实功成名,当然,更重要的是两人的感情如胶似漆。

黄小桃抱着茶杯说道:“真是让人羡慕啊,简直像是小说的夫妻一样美满。”

慕容夫人笑笑:“感谢天让我遇见他。”

我突然看见架子有一张照片,是夫妻二人外出旅游时拍的,他们身后的屋子写着“sherlock·holmes”的铭,照片慕容小磊穿着一身酷似福尔摩斯的装扮,短披风、猎鹿帽、手杖还有一只烟斗,完全是福尔摩斯的经典造型。

我突然像醍醐灌顶一样想明白了一件事,出现在现场的两个证物,写着四个人名字的纸,那不正是四签名吗?还有那撮英国猎犬的狗毛,不正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吗?

注意到我在看这张照片,慕容夫人走过来如数家珍:“这张是我们几年前去英国伦敦旅游时拍的,照片这房子据说是福尔摩斯住过的地方,他可崇拜福尔摩斯了,所以借了这身衣服拍照留念。”

黄小桃问道:“福尔摩斯住过的地方?他是个虚构人物啊!”

“是吗?我不是很清楚。”慕容夫人答道。

我解释道:“贝克街221b是小说虚构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的住宅,因为这个人物太受欢迎了,所以不少来伦敦旅游的人都会来这里拜访,后来渐渐有了这样一个景点。”

慕容夫人笑笑:“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福尔摩斯真的存在呢!”

“老婆,谁来了?”

这时侧面一扇门打开,慕容小磊穿着一身家居服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只做工精致的木烟斗,看见我们,他眼前一亮:“哎呀,稀客稀客,想不到宋大神探和黄小姐亲自登门拜访,老婆,你知道这是谁吗?是我一直和你说的当代宋慈,小神探宋阳。”

慕容夫人也惊讶地瞪大眼睛:“哎呀,失敬失敬,我老公经常提到你的。”

“赶紧准备晚饭……不,打电话叫燕府做一桌最好的酒席送来。”慕容小磊叫道。

我忙说:“不用了,我们说两句话走。”

慕容夫人说声去切水果便离开了,慕容小磊坐在沙发,拿出雪茄盒递给我一根,我摆手拒绝,他笑着问:“无事不登三宝殿,二位找我有何贵干?”

我本想说调查案件,话到嘴边突然改成了:“想请你帮忙分析一宗命案。”

慕容小磊点烟,道:“这可真是我的荣幸啊,有什么案子居然会难倒宋大神探,说来听听。”

我用较客观的方式说了一遍两起命案,没有提他们是喷子这件事,讲完之后问:“你觉得,这两宗命案的凶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动机又是什么呢?”

慕容小磊沉吟着,我全程在观察他的微表情,他的表现十分自然。片刻思考后,他说道:“这二宗命案乍一看没什么联系,死者没有交集,可是宋大神探刚刚却说‘凶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明你们已经认定这是一宗连环杀人,宋大神探是不是有所隐瞒呢,难道在故意考验我?”

黄小桃一脸惊讶,我也挺吃惊的,不知道慕容小磊到底是敏锐还是确实知道内情,慕容小磊又说道:“你们来找我,多半是因为这案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吧?”

话都说到这份,我也没必要再隐瞒了,我微笑道:“没错,说来你可能不信,这两人都是你的读者……”

我报两人的id,听罢慕容小磊点头:“我有印象,他们平时较毒舌,经常发一些较为偏激的言论。所以你们才来找我,二位该不会是在怀疑,这是我干的吧?”

说完,慕容小磊从容地笑了笑。

我说道:“我认为怀疑并不是一种冒犯,我习惯把一个人假设为凶手,再推翻。”

“理解理解,这是二位的工作。”慕容小磊答道。

“那我直接一点了,12月24日晚九点到十二点、12月26日午八点到十点以及28日晚间十点以后,你在做什么?”

慕容小磊不紧不慢地说:“宋大神探,你记得自己前天的早饭吗?”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也料到了,我没有作声,慕容小磊又说:“几天前的晚在做什么,我不可能这么精确的记忆,如果一来说出不在场证据,那才可疑吧?不过我生活一向较规律,下午和晚间我一般都在工作,午会看书……如果不信,你可以问我家做饭的保姆。”

“告诉我她叫什么?联系方式。”黄小桃掏出一个小本本。

记下之后,我开口道:“咱们事论事,您觉得,为什么这两个读者会离死亡。现场找到了类似书籍的痕迹,证明凶手曾对他们进行过某种仪式性的行为,您又怎么看?”

“假如这段剧情发生在我的小说里,我有几种解答,第一种、这是我干的,我觉得这是最没有悬念的一种;第二种、这是一桩伪连环杀人,凶手真正要杀的是其某一个人,他故意捏造出这种联系,引导调查方向;第三种、真正的连环杀人,凶手对这类人特别反感,也许凶手是我读者的一人。”慕容小磊分析道。

我问道:“那您有多少读者?”

“有三十多万。”

我笑笑:“那咱们先易后难,假定是第一种,目前有一个证据证明,凶手是一个非常崇拜福尔摩斯的人,他……”

慕容小磊听得很认真,我眼睛不眨地盯着他的神情,继续说:“他在每一名死者身,都刻了一句福尔摩斯的名言!”

慕容小磊平静的脸突然露出厌恶和反感的神情,手的雪茄陡然攥紧,我故意歪曲案件细节,是为了捕捉他这种一闪而逝的失望表情。

结果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他知道我在撒谎!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