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小磊强作镇定地笑笑,问:“死者身刻的是什么话?”

我装作回忆的样子道:“第一名死者是……‘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慕容小磊点头:“出自《四签名》!”

“第二名死者是‘你是在看,而不是在观察,两者的区别很明显。!’”

“《波希米亚丑闻》!”

“看来,你很喜欢福尔摩斯啊。”我惊讶道。

“是的。”慕容小磊笑笑:“我认为福尔摩斯开启了本格推理的流派,是一座不可超越的丰碑,宋大神探也喜欢吗?”

我回答:“《福尔摩斯探案集》是我学时代最爱看的书,也是我唯一看过的推理小说。”

慕容小磊颇为满意:“兴趣一致!那么,既然死者身找到了笔迹,做笔迹鉴定不是更快,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来找我?”

我一阵语塞,随口编的谎话竟然被他瞬间看出了破绽。我注意到他眼神迥迥,不光盯着我的脸看,还扫了一眼我的手,此人确实和传闻的一样,善于分析和观察。

我只好回答:“没有对样本。”

“我可以自证清白。”

说罢,慕容小磊走进另一个房间,取来一本书和一枝笔,龙飞凤舞地在扉页写下:“赠予宋阳,祝破案顺利”,然后签下大名,他把书递给我,我道了声谢。

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于是我递个眼色给黄小桃,道:“不打扰你工作了,我们走了。”

慕容小磊站起来问:“不留下来吃饭吗?”嘴说着客气话,动作却是送客的动作,看得出来,他并不想留我们。

我说道:“不了,改日再来拜访!”

慕容小磊一直把我送到门口,说了一些寒暄话,关门后,黄小桃问道:“你刚刚在试探他吧?怎么不进一步调查呢,没准露出马脚了。”

我不禁发出感叹:“他很聪明,精通犯罪学,简直是东方的福尔摩斯,所以普通的手段对他无效。况且从程序来说,我们现在也没有搜查权,这趟当是敲山震虎好了。”

黄小桃大吃一惊:“敲山震虎?这么说你心里已经认定他是嫌疑人了?”

我笑笑:“还不确定,其实我刚刚作了一个小动作。”

我掏出手机,刚刚发来消息的果然是老幺,他只发了一个ok的手势,我拨过去问道:“查到了吗?”

“查到了!”老幺答道。

“行,出来吃饭吧,我请你。”我高兴的说道。

“好啊好啊,到市局对面那家重庆火锅店吧,我今晚非把你宰哭不可。”

挂了电话,我冲黄小桃作了一个‘走’的手势,黄小桃苦笑:“又卖关子!”

我们在火锅店见到老幺,孙冰心也想听听案件进展,外加蹭一顿饭,跟他一起来了。我们挑了一间包间,点完菜之后,我问道:“查到什么了?”

老幺打开笔记本:“他电脑挺干净的,全是一些写作素材和图片,反正我全部拷贝下来了,你自己看吧!”

黄小桃简直是云里雾里:“什么情况?你们什么时候干的?”

我笑着解释,刚刚等待千言胜刀的时候,我给老幺发了一条信息,叫他一会想法子黑进千言胜刀的电脑。千言胜刀出来的时候,电脑还开着,在我们和他聊天的时候,老幺暗渡陈仓。

黄小桃笑道:“你可真有两下子,连我都没察觉到。”

我打开电脑开始看,拷贝的件有一份书稿,是目前正在连载的这部小说,我点开随便看看,和在看到的差不多,于是我拉到最后。

“哇,是没有发布的新章节,可以提前看到哎!”孙冰心激动地跳起来。

我们三人凑在一起浏览着,这一卷的内容是写一宗连环杀人案,被杀之人都是某本书的喷子,但和眼下发生的案件相,手法要更加刺激一些。

看到一半,黄小桃惊讶地说道:“他竟然在写现在正在发生的案件。”

我笑了笑:“说不定,是他亲手炮制的呢!”

孙冰心不敢相信地捂住嘴:“不可能,千言大大怎么可能杀人!”

通过这份书稿,我基本已经认定千言胜刀和本案有莫大关系,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他是凶手,另一种是他认识凶手,在凶手作案之前已经交流过。

我道出我的想法,孙冰心出于喜欢这位作家,一直不太愿意承认千言胜刀有犯罪嫌疑,我说道:“那你来驳斥我们好了,尽一切可能推翻我们的想法。”

孙冰心怯怯地问:“可以吗?这不是给办案增加阻力吗?我知道破案不能有主观情绪,我应该退出才是。”

我说道:“作为破案人员,无可避免地会遇到这类案件,回避解决不了问题,要学会克服!”

孙冰心点头:“我会尽量客观。”

我们讨论起第一种可能,孙冰心立马提出反对的意见,她说道:“假如凶手真的是千言胜刀,他本身喜欢福尔摩斯,为什么要在现场留下与福尔摩斯有关的东西呢?这不是自暴身份吗?”

我笑笑:“说的好,这确实是个疑点!小桃你怎么看?”

黄小桃想了想说:“自我满足的情结吧!像许多罪犯喜欢留下自己的记号一样,他在标榜一种个人风格。”

我说道:“这说法我也是同意的,作家是矛盾的生活,他们既低调又有表现欲。犯罪本身和创作很像,在封闭的环境炮制现场和尸体,然后展现给外人看,作为作家,他会不会忍不住想要留下一些符号呢?”

孙冰心辩解道:“这也不能说明凶手是他啊?”

我说道:“这一条确实不能证明,我们现在像是在描图画影,所有轮廓都吻合才能咬定是他,这一点只能算是其的一笔线条。”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那他有这个体力吗?他不是有先天性心脏病吗?”

“先天性心脏病也不意味着本人虚弱无力,通过之前的接触看,千言胜刀身体很健康,而且目前发生的案件并没有需要重体力的环节,我觉得从身体因素来说,他是完全胜任的!”我铿锵有力的说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