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讨论了半天,孙冰心提出的每一条反对意见,我们基本都能驳倒。

正所谓理不辨不明,通过这场小辩论,目前来看,千言胜刀非常接近嫌疑人的形象,当然,最关键的是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他还在安全区,我们也不能使用强制手段调查。

老幺拿筷子敲了敲锅边,吼道:“你们还吃不吃饭了,不吃我把肉都解决掉了哦!”

我说道:“不吃了,我现在要去见见那个保姆,确认一下不在场证据。”

孙冰心和黄小桃也不想吃了,我们对案件的关注胜过了食欲,老幺叫住我:“那啥,这顿饭算你的哦。”

“算我的算我的,敞开了吃!”我一边穿外套一边说。

我们离开包间的时候,听见老幺在里面喊:“服务员,再五盘羔羊肉!”我暗暗苦笑,这小子真不是省油的灯。

联系保姆,她说要晚十点才下班,挂掉电话,黄小桃道:“保姆的口供未必可信,千言胜刀可能会在家里交代她一些话。”

我笑笑:“权当走个过场吧,我们要等到十点吗?”

黄小桃说道:“要不要去见见下一个受害者,我派的人已经盯他了。”

孙冰心问:“不是说不打草惊蛇吗?去找他有什么理由?”

“说的也是。”黄小桃点点头。

我这时候道:“把次那个记者叫来,我有些话想问他。”

我们给李记者打了电话,叫他来一趟市局,等待期间,我让技术组的警员帮我处理了一段音频,其实是在千言胜刀家里录下的一段音频。

半小时后李记者赶到,怯生生地问:“几位找我有何贵干?”

我安抚道:“不用紧张,找你是想请你辨认一段音频。”

我把千言胜刀的原声放给他听,李记者摇头表示没听过,然后我放了另外几个版本,用技术手段压低音调的,李记者仍然摇头:“我印象太模糊了,当时又害怕,记不住了。”

我略感失望,如果李记者能认出来,嫌疑人的身份基本板钉钉了。

黄小桃问道:“那你还记得他的身形吗?”

“有点印象!”

黄小桃搜了一张千言胜刀的照片,用手指遮住脸,给李记者看:“是他吗?”

李记者拧着眉毛盯了半天,这才摇头道:“不清楚,不太像!”

送走李记者,我沮丧地抓抓头发,黄小桃安慰我说:“别气馁,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这时一个电话打到黄小桃手机,是保姆打来的,她说下班了,约我们见面。

随即我们来到距离千言胜刀家仅半公里的一家咖啡厅,保姆三十出头,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见到警察有点怯生生的。

我们询问了关于慕容小磊不在场证据一事,保姆肯定地回答:“先生的生活一向很规律的,这一个月晚没有出过门,我肯定他在家里。”

保姆是个不善撒谎之人,说这句话时,我明显感觉到她的眼神在游移。

我问道:“你的意思是,他那两天晚,全程没有离开过你的视线?”

“那怎么可能?”保姆干笑一声:“他一直在书房工作,开着灯的。”

“我之前去过他的宅子,好像那房子有一个带后门的院子吧,书房里也有窗户和后院相连。”我继续追问。

保姆微微吐露出不快:“你想说先生偷偷翻窗出去了?不可能的。”

“是吗?如果我们去院子里调查一下呢?”

这当然只是虚张声势,我们现阶段是不可能强制搜查的。

保姆默不作声,低头玩着辫子,无论我再问什么,她也不回答,我意识到自己言辞有些过激,黄小桃打起了圆场:“行了,谢谢你的配合……服务员,结帐吧!”

我们点了四杯饮料,服务员过来看了一下单子,说要一百二。

我正要付帐,保姆说道:“不不,不用你们掏钱,我来吧!”

她从钱包里拿出两张崭新的票子,在她打开钱包的瞬间,我发动了洞幽之瞳,用残象的能力注意到她钱包里的票子全是连号的。

不由自主的,我的眼神看得犀利起来,保姆怯怯地道:“你盯着我干嘛,我脸有字啊?”

“最后一个问题!”我说道:“你钱包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少说有五千块吧。”

保姆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刚取的。”

我说道:“你才下班,从慕容先生家到这里一路没有atm机,你从哪里取的钱?”

保姆脸色一凛:“我……我刚领的工资。”

这是一口气突破的好机会,我故意冷笑一声:“是封口费吧!”

保姆瞬间慌乱不已,黄小桃趁热打铁地说:“你知道做伪证是什么罪名吗?”

现在只是调查阶段,撒谎是不犯法的,黄小桃充其量只是吓唬一下她,但这对这个没什么化的小保姆很管用,她立马吓哭了:“求你们不要抓我,是先生给我的钱。”

我知道我们有点卑鄙,但这个突破口可不能轻易放过,我问道:“他为什么要给你钱?”

“他……他叫我不要透露他外出的事情,他说警察在乱怀疑,要是他那天晚外出被发现,解释不清了,所以叫我别说……然后,给了我五千块钱。”

“这么说,他24号和26号晚出门了?”我眼睛一亮。

“我只知道他26号晚不在家,夫人她每天晚睡得很早,26号那晚先生确实外出过。”保姆回答。

“你确定是这个日期?”我又强调了一次。

“确定啊,那天晚我最喜欢的电视剧播出最后一集,所以我印象很深。”保姆咬咬嘴唇,欲言又止:“我不知道你们在查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他出门也没干坏事。”

“怎么说?”我问道。

“因为……因为先生有外遇!”

保姆说,慕容小磊有个外遇对象,以前也是他的读者,两人通过信件认识的,每周三和周五晚他会出门去会一次小三,两人的交往持续了五个月左右。为什么她知道这件事,因为慕容小磊叫她替自己打过掩护。

“先生是个好人,虽然在外面有外遇,可是对夫人一直很好的,我可以发誓。”保姆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们都没料到会有这样的转折,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又出现一个小三,可是从保姆的神情看,她所言确实属实。

保姆告辞后,黄小桃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打破沙锅问到底,去找这个小三!”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