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电话把情况告诉黄小桃,让她询问一下案发地点。!

我在市局门口等了一会儿,二十分钟后,黄小桃把车开来,招呼一声:“来!”

车后,我问道:“你们盯着的第三个喷子现在怎么样?”

“一切正常,真是没想到啊,第三个受害者竟然是另一个up主。”黄小桃连连摇头。

“他既然吐槽这本书,说明也是读者,同时也是喷子,完全符合条件……意料之外,情理之,不愧是小说家!”我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黄小桃给她雇的私家侦探打了个电话,问他昨晚慕容小磊的去过哪里,侦探回复道:“他和老婆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我没有跟了,也没必要,所以回来了。”

“当时是几点!”我在旁边问。

黄小桃重复了一遍问题,侦探道:“大概九点半的样子。”

发生命案的地点是郊区,目前正在负责的警官是桃源分区的张队长,我们赶到的时候,看见一片麦田周围停满了车,除了警车以外都是记者的车。

记者们举起话筒,扛着摄相机询问案件进展,也有人要求进去拍摄死者,张队站在警戒线外面阻拦,显得焦头烂额。

见我们走来,张队正要打招呼,黄小桃作了一个不要声张的手势。这种场面如果暴露身份,肯定是体无完肤的下场!

然而我们的到来还是吸引了一帮记者的注意,纷纷围过来提问,我打着哈哈说:“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来堪称现场的技术人员,对案件不了解,借光,借光!”

走了警戒线才终于清净下来,黄小桃问道:“是谁走漏消息的?”

张队抹着额头的冷汗道:“是视频站在微博发说的,哗啦一下跑来一大帮记者,搞得我们尸体都没法验。唉,大晚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我问道:“法医来了吗?”

“没有。”张队摇了摇头。

“行了,交给我们吧!”

我们走到尸体前面,死者呈‘大’字型躺在地,脑袋被砸陷进去了一块,形成了放射状伤口,感觉像是钝器砸伤的,周围溅了不少血。因为是泥土地面,血迹被吸收了不少,另外我发现,脑袋下方的血迹似乎有点多。

我翻看死者的眼睛,捏了捏他的肌肉,身体尚未形成尸斑。我向旁边的警察要了一个温度计,我把温度计插进死者直肠测了一下肛温,肛温现在仍然有20多度。

我说道:“死亡时间应该在二十六小时左右。”

死者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我在他身搜出一包烟、一个钱包、一部手机,手机有不少未接电话,最后一次通话是在昨晚六点。

我看了一下最后的通话记录,把手机交给黄小桃,道:“最后这个号码查一下,问问当时说了什么内容!”

由于这里记者太多,我没有把死者的衣服扒开,只是解开了衣,用手隔着内衣检查了一下,和之前二桩命案一样,死者身被多处殴打致伤。

然后我用听骨木对着死者的胸膛倾听,死者的肋骨有轻微骨裂,肝脏和肾脏有轻微衰竭的痕迹,胃里较空,再观察他的脸色,有点肌黄,感觉像是饿过一阵子。

我拿起死者的手看了看,手腕有捆绑的痕迹,凶手似乎垫了毛巾等柔软物体,但是因为长期捆绑产生了淤肿。感觉死者在死前曾被囚禁过一阵子,从肝脏自消耗的程度看,假定他在囚禁期间一顿饭也没吃,囚禁时间应该是三天左右。

我问张队:“这人生活状态怎么样?独居吗?”

张队回答:“是的,独居,加是一名做视频的,平时和外界联系都是通过社交软件,也每周四晚站人员会联系他一下,因为他每周五要传视频。”

我暗暗沉吟,独居、封闭,完全的受害对象!

我发动洞幽之瞳环顾周围,地有一些皮屑和毛发残留,混在草丛里不是很容易发现,不管怎么看,这里都是第一案发现场。

我突然发现草丛里有一样东西,是一个小纸包,我拿起来打开,里面是有五个桔核,黄小桃眼神一变:“这难道也是……”

我点点头:“对,《五个桔核》也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一篇,毫无疑问,是同一个人凶手……”

说到这里,我心情一阵低落,最让人沮丧的莫过于弄错了嫌疑人,这等于所有努力前功尽弃。因为从这里去慕容小磊住的酒店有一小时车程,直到今晚九点半还有侦探在盯着他,他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而且是我们为他制造的。

排除掉一切不可能,剩下的是唯一的可能……千言胜刀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注意到我黯淡的眼神,黄小桃立即明白我在想什么,她把手放在我的手背轻拍了一下:“先不要想这些了,继续验尸吧!”

我点头,对张队说道:“让那些记者不要拍照,我要把死者的衣服脱下来。”

张队带所有警员去挡住记者,我解开死者的衣服垫在地,用洞幽之瞳审视他全身,他身确实有留下手印,从其分布看,死者曾在被捆绑状态被搬运过。

我统计着伤口,棍伤16处,踢打伤5处,钝器击打伤7处,施力方位和力度都与此前的死者相仿。

我让黄小桃帮忙把尸体翻过来,检查了一遍,突然我注意到他的大腿内侧有一个针眼,但是这个针眼已经化脓感染,感觉像是旧伤,至少是在三天前留下的。

我用手指量了一下,说道:“针管好像挺粗,应该是被注射过大剂量的药物,回头验一下。”

验完之后我久久没有站起来,我一直在想,哪里出错了,是我的推理错了,还是说千言胜刀玩了什么花招?

我沮丧地说道:“小桃,这次我可能真的弄错了!”

黄小桃安慰道:“宋阳,要相信自己,因为我们都相信你。曾经那么多次,大家都认为你错的时候,结果你坚持主见,最后把案子破了,所以有时候固执一点也未尝不可。”

“固执一点?”我惨然一笑:“我几乎百分之八十认定,凶手是千言胜刀,可对方强大的刑侦知识却让我根本无法攻破。现在,面前的这具尸体又狠狠打了我的脸,他没有作案时间。”

“那么,会不会是模仿作案呢?”黄小桃问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