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胜刀和我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由于他现在关注度超高,走到哪都有可能被人注意,所以来赴约的时候,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穿着一件黑色卫衣,此前那股儒雅范荡然无存。

落座之后,千言胜刀直接发问:“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我觉得这个时候挑明立场很重要,直接承认了:“我不公开线索,你哪来的素材写书?”

千言胜刀一阵慌乱,一瞬间露出险恶的表情,于是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大作家,在我眼,无论是偷情、出轨、受贿,都抵不过两个字——杀人!无论出于任何理由、任何动机的谋杀,我都不会原谅,而且会和对手纠缠到底。”

千言胜刀盯着我,突然笑了:“堂堂宋大神探,原来不过尔尔。那帮络暴民现在一口咬定人是我杀的,我以为高明如你不会被误导,没想到连你也这么认为?你一直以来都是拼感觉和运气在破案吗?”

“错,是推理和经验!”我毫不畏惧的迎他的眼神。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推理?现实的案件,阴谋机关都毫无悬念,别以为破过几个案子是推理大师。推理大师是独自布局、破局,你是靠一个团队,离开你的特案组,你什么都不是。”千言胜刀露出一个王者的笑容。

“那么,你认为自己是推理大师?”我反问了一句。

“你听说过牛津推理俱乐部吗?”千言胜刀道。

牛津推理俱乐部,我有所耳闻,这是一个秘密的超级精英俱乐部,据说每二十年才增加一个新会员,只有全世界最著名的推理大师才有资格加入,约翰·卡尔、阿加莎·克里斯蒂等人都是它的成员。

难道,千言胜刀还有这重身份?不过我并不在乎,他有任何头衔都吓不倒我!

我们相互注视着,第三次见面,我们之间的客气已经荡然无存,但从他的眼神我看到了真实的他,一个骄傲、自信、不容否定的人。

千言胜刀突然靠坐在椅子,移开视线道:“你身后那个老太太,她是一大早从农村来城里看病的,显然她的医药费还没有筹措齐,正在等伸出援手的人来帮助,极可能是她的直系亲属。”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老太太,不等我发问,千言胜刀便解释道:“她脚的军用鞋沾了泥,前天晚下过一场雨,但市里几乎已经没有积水,会踩到泥的地方只可能是乡镇及郊区。刚刚点饮料的时候,她反复看价格表,点了最便宜的咖啡,说明她经济拮据,可是却挑了这个地方等人,多半是对方要求的。她喝了一点咖啡,然后把附赠的炼乳加了进去,尝了一下再没喝了,并且一直在用手揉自己的腹部,说明她有不能摄入糖分的疾病,高血压、糖尿病或者肾结石,结合她的脸色我倾向于肾结石。她选择了冲门的座位,并且一直朝那里看,显然是在等人,我推测很有可能是借钱给她的亲属。”

合格的推理,我心暗暗称赞,但我是不会服输的,我望向他身后的一个男人说道:“你身后的男人,他正在等的人是自己的女友,但是他正在酝酿分手的说辞!女友的经济水平应该他高。”

千言胜刀回头看了一眼,我解释道:“从我们进来到现在,他一直在用左手敲打桌子,说明情绪紧张。同时他在咬右手拇指,从行为学分析,这是在做某个艰难的决定。他右手手腕戴着一部腕表,表盘边缘是粉红色的,已经严重磨损,说明是来自重要异性的礼物,而且被长期佩戴。可是从刚刚起,他不断把表摘又戴,前后三次,说明他要做出的重要决定和表的主人有密切关联,据此我推理出是提出分手。此外他穿着一身廉价西装,点的饮料也不贵,手的表却是名牌,证明这名异性的经济水平远他高。”

千言胜刀微微一惊,慢慢鼓掌道:“我收回之前的话,你果然很不一般。”

“小游戏罢了!”我淡淡一笑:“回到我们之前的话题,我也不对你隐瞒了,我在你的电脑发现了未完成的书稿,你像预言家一样猜到了即将发生的命案,这要怎么解释呢?”

“学本身具有预见性。”

我笑都懒得笑了:“你觉得这解释靠谱吗?”

千言胜刀两手一摊:“随你怎么想,只要你手没有证据,我是清白的!保护我的,正是你捍卫的法律!”

“这么说,你承认了?”我问道。

“我可什么都没说。”

他准备站起来,我突然冒出一句话:“他们仅仅是批评了你的书,该死吗?”

“批评?那分明是攻击!”千言胜刀低吼:“他们根本不愿意费脑子去琢磨剧情,一帮什么都不懂的人,为了哗众取宠的在书评区表达自己多厉害,多高人一等,大言不惭地诋毁无数作家的心血和梦想,这种心情……”

说到这里,千言胜刀突然咬紧牙关,不再说了。

我知道他此刻情绪极度不稳定,所以我见缝插针地刺激了一下他,没想到真的逼他露出原型了,我对他的怀疑又升了几个百分点。

这时有客人进来,是一男一女,女人衣着奢华、身材火辣,来到那个西装男的座位,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另一个看似白领的男人,则坐到了老太太的对面,老太太从手袋里取出一张储蓄卡推给男人,说:“这钱你先拿去还债,不用顾虑我们,我和你爸身体都很好。”

白领男半推半地接过卡,感激地道:“妈,这可是你们的血汗钱啊!我下次再也不乱投资了。”

与此同时,咖啡厅里传来一个女人的暴吼,那个女人把咖啡泼在西装男脸,大声骂道:“什么意思?我们交往这么久,都快结婚了,你现在和我提分手。”

西装男尴尬地说:“小雯,你冷静点!”

“我冷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自卑,难道门当户对那么重要吗?一个大男人,这么没有胆量,我真是看错你了。”说罢,女人掩面哭泣起来。

两幕悲喜剧发生在我们身旁,千言胜刀的脸颊微微抽搐,看来刚刚的推理小游戏,是我占了风。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幕刺激到了千言胜刀,他凑过来冲我低语:“宋阳,如果你能揭开这宗命案的诡计,你能赢,但你永远揭不开!这是福尔摩斯向你发出的挑战。”

说罢,他拍拍我的肩膀,大笑着离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