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局里之后,痕鉴科已经把我提交的几样线索化验出来了,地的血迹确实属于死者,从血红细胞坏死的程度看,与死者遇害时间一致。

现场周围撒落的身体组织、毛发全部被证明是死者的,凶手和之前一样谨慎,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另外痕鉴科给了我一份死者的血液化验单,他的身体里一切指标正常,是体内的肾腺素有点偏高,但这也在正常范围内。人在遭遇极度危险情况下,肾腺素确实会增多。

看着这些报告结果,我心里有点失落,目前的种种线索都表明,那里完全是第一现场,没有任何作伪的迹象。

那么只能从其它方面下手,证明当时千言胜刀没有呆在宾馆。

我让黄小桃雇的侦探把拍到的所有照片给我们,侦探拍了大概二十多张照片,记录了夫妻晚七点从家里出门,开着车去一家酒庄取了预订的红葡萄酒,然后去了酒店吃饭,并在那里住宿。

黄小桃派出警员去酒店调取监控,也证明当晚两人没有离开过房间。

我把这些资料全部摊在桌,对着它苦苦思考:“破绽到底在哪呢?在哪呢?”

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这份不在场证明是非常完美的,除非他会分身术。”

孙冰心的言下之意是,千言胜刀并非凶手,我摇头:“不,他今天亲口对我说,只要能解开这个诡计能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相当自信。”

“好狂啊这家伙!”黄小桃说。

我叹口气道:“我们全部梳理一遍,鸡蛋里面挑骨头,看看能不能找到破绽……对了,我去把老幺也叫来,他对视频较擅长。”

我把老幺弄过来,我们重新看了一遍视频,视频当然是很无聊的,那对夫妻走进房间后,整整四个小时镜头一直对着房门,那是十六楼,他不可能从窗户离开。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视频可以清晰地看见,走进去的二人确实是这对夫妻。

死者遇害时间估计为前天晚10点半,正好是两人走进房间的这个时间点,但是死亡时间一般会有一小时左右的浮动区间,这要视具体的温度和湿度情况而定。

向前推一个小时,假设是9点半,当时两人在吃饭,被拍过照片。

往后推一个小时,假设是11点半,他们在房间里,直到第二天早晨八点才离开。

可以说,是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据!

我们用四倍速看完监控,大家都有点昏然欲睡,我问道:“如果要从这个房间离开,有什么办法?”

老幺抓耳挠腮之后道:“是我的话,大摇大摆走出来,然后黑进酒店的监控系统,用之前的一段视频覆盖掉这一段。”

我说道:“这个很难吗?”

老幺笑了笑:“对于会黑客技术的人来说,挺容易。”

“说到这里,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弄明白,千言胜刀既然能逆向追踪到受害者,说明他拥有一定的黑客技术。”

“可是他那台电脑啥也没有,我不是看过了吗?”我说道。

黄小桃插话道:“那是有两台电脑!”

我开口道:“姑且假设千言胜刀黑客技术了得,老幺,如果视频被覆盖,还有办法还原吗?”

老幺摊手:“这个常识你应该有的,件被删除,无论多久都可以恢复;可是如果被覆盖,想恢复非常非常难了。”

“难?意思是也能办到?”

老幺苦笑一声:“哎哟你饶了我吧,确实可以,是会费点功夫。”

我命令道:“那行,其它事情你不用干了,视频你拷贝一份,前后对一下,每一个象素点都不要放过,看看是不是被篡改过。”

老幺不伦不类地敬个礼,答道:“yes,sir!”然后拿u盘走了。

我问黄小桃:“死者生前最后一个电话,查到内容了吗?”

“查到了,是他的一个异性朋友,对方约他改天出来逛街,死者一直说‘好好’、‘嗯嗯’,据对方反应,并没有什么异常。”黄小桃回答。

“我们看过尸体,尸体在被害前有被囚禁的迹象,他打电话的时候很可能凶手在旁边……咱们看下照片,找找破绽。”

我把所有照片摊在桌,我们左看右看,寻找蛛丝马迹,突然孙冰心道:“哎,千言胜刀出去过结婚纪念日,为什么开这辆车?”

这么一说,我也注意到了,他们开的是一辆黑色suv。

然而第一次见到千言胜刀的时候,他开的却是一辆进口轿车,两人出门,不带孩子,有必要开这么大的车吗?况且照片车窗紧闭,完全看不见车内的情况。

我说道:“这车,藏个人绰绰有余!”

黄小桃道:“你的意思是,当时死者在车?”

孙冰心分析道:“不管他把死者藏在哪,关键问题还是,千言胜刀要怎么在被监视的情况下,抽身去犯罪现场?那里距酒店有一小时路程呢,来回需要两小时,还不算折磨虐杀死者的过程,少说得两个半小时。”

我说道:“如果这样想,那我们又绕回来了,既然现在出现这个疑点,我们先从这辆车查起!”

黄小桃起身:“我立刻派人去查吧!”

“行,我想再去一趟现场,你们和我一起来。”

我们立即驱车赶往犯罪现场,路孙冰心看着手机道:“千言大大那本书最近停更了,正好停在一个案件完结的地方。”

我冷笑一声:“也是说,他之前准备的章节没有发布,看来他有点畏惧了。”

重回犯罪现场,之前死者躺过的地方铺着一块防水布,我把它揭开,地的血迹已经变得很淡了。

我对着地面思考,这既然是一个诡计,不能用常规思维去考虑,究竟是哪里有问题,究竟是哪里?

他有帮凶?

这似乎是最有可能的方式,可是通过这几次打交道,我看出来千言胜刀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直觉告诉我,他是凭一己之力完成这个局的。

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

不知不觉我居然站了三个小时,黄小桃把手放在我肩膀,我被惊醒,她说道:“别想了,还是回去吧!”

我问道:“有铲子吗?我要把这些土全部带回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