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铲子把沾了死者血迹的泥土全部铲起来,装进几个袋子,回去之后交给物证心化验,让他们用各种手段来验,对我而言,任何细小的线索都是有帮助的。!

黄小桃派出的警员也回来了,他告之我们,千言胜刀的那辆跑车几天被刮伤,在案发当日被送到了4s店修理,所以当天才开了一辆家用车。

又是合情合理的解释。

黄小桃问我:“要去一趟他家吗?”

我摇头:“现在没这必要。”

我虽然能识破谎言,却不能逼人说真话,算当面对质,千言胜刀也是什么都不会告诉我们的。

另外,我也有一点不服输,下一次站在他面前时,我一定要解开这个局!

之后两天,我陷入痛苦的思考,几乎茶饭不思、废寝忘食,老幺仔细检查了视频,没有被覆盖的迹象,那是原始视频。

另外,他查了一个牛津推理俱乐部,这家俱乐部由于太过保密,在极难找到资料,不能确定千言胜刀是否其成员。

血迹化验,仍然没有进展,所有一切都是正常的。

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成为警方顾问以来,我头一次遇到如此厉害的对手,明明知道是他,然而真相面前却竖起了一道铁壁,让我一步都无法前进。

这天黄小桃来找我,走进屋门她咳嗽了几声,惊讶地说:“宋阳,你要把自己变成鬼啊?宅在家里几天不出门了,也不知道开窗透透气吗?你看看你的模样。”

“我的模样?”几天没好好睡觉,我脑袋昏昏的。

我知道我最近确实有点疯魔,王大力晚回来,我让他别和我说话,别烦我。结果第二天王大力没回来了,可能是在店里睡觉,也可能是到学校找洛优优去了。

屋里的地摊着几本书,还有一些饼干包装和矿泉水瓶,这是我几天内唯一摄入的食物。

黄小桃拿过一面镜子让我照照,我被自己吓到了,我脸色蜡黄,眼角积着眼屎,头发蓬乱,两眼周围全是黑眼圈,眼白里布满血丝。

黄小桃在我身闻了闻,惊讶道:“你该不会是对自己用了药吧?”

我说道:“我吸了一点入梦散,想代入到凶手的思维,可还是失败了。”说着,我的脑仁一阵疼,这是吸多了入梦散的负作用。

黄小桃心疼地摇头:“有什么事大家一起讨论是了,去洗个澡,姐带你出去散散心。”

我问道:“你们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黄小桃娇嗔一声:“还念念不忘这事呢,快去洗澡,否则我什么都不告诉你。”

我快速地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刮了胡子。洗完之后,感觉全身非常疲惫,想睡一觉,但还是跟黄小桃离开了,她带我去了附近一家式西餐厅,点了我最爱吃的龙虾饭和葱爆羊肉卷。

黄小桃说,警方目前也是毫无进展,这才过去三天,公众已经对这事件淡忘了,千言胜刀又恢复更新,不过他发布的是之前我们没看过的全新章节。

经过这一折腾,他的读者人群变多了,好像还从受益了。

期间发生了一段插曲,死掉的那个up主犀利哥的家属跑到市局来闹,说警方明明锁定了嫌疑人,为什么不替他们儿子声张正义?黄小桃实在没法,后来死者家属又门去找千言胜刀算帐,警方只能出面劝住他们。

我说道:“现在案件的进展,完全卡在这一个点,像一根树枝卡住了齿轮一样。”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微博出现一个人,声称是此案凶手!”

我微微一惊,黄小桃掏出手机给我看,那个微博名叫雨夜屠夫,他总共发了三条微博,详细描述了三起命案的细节,包括我们一直没有弄明白的点,现场出现的书。

雨夜屠夫自称是千言胜刀的忠实粉丝,从他还未出名之时一直追他的书,他看见这些喷子肆无忌惮地攻击自己的偶像,心义愤难消,采取了过激手段。

他找到这些喷子,虐待他们,并逼他们有感情地朗诵书章节,然后杀掉他们,目的正是为了告诫所有人,不要随意践踏别人的心血。

雨夜屠夫的微博一经出现,被多方转发,但不少人怀疑他只是蹭热点的路人甲,也有人说无图无真相,这些字不足以服众。

黄小桃说道:“我们内部讨论的时候,不少人也认为,凶手另有其人是完全可能的。”

我笑道:“这只是障眼法,这个人确认身份了吗?”

“注册信息是瞎填的,使用的是代理服务器,ip落地也是一些提供免费wifi的地点,不确定真实身份。”黄小桃摇摇头。

“是障眼法,绝对是障眼法!”我不服气的大声吼道。

黄小桃看我一眼,欲言又止,我明白黄小桃在想什么,她想劝我放弃,但又不忍心打击我。

我现在的态度有点疯魔,有点偏执,但我必须坚持主见,如果连我都不坚持,那么千言胜刀真的逍遥法外了,我相信我是对的!

饭菜陆续来,我大口吃起来,黄小桃安慰道:“慢慢吃,我去给你弄杯饮料,喝点什么?”

“可乐!”我说道。

“你平时不是只喝茶的吗?”黄小桃一阵意外。

“脑袋需要糖分。”我答道。

“好,等我。”

黄小桃走了之后,旁边有一桌客人突然骂起来:“怎么搞的,我在这里坐了快半个钟头了,我点的菜呢?”

店长和服务员跑来了解清楚,一核对发现出错了,原来服务员看错了号码,把菜弄到了另一张桌子。

店长不停地赔不是,客人余怒未消的骂道:“你们说的倒轻巧,这菜都凉了,我这半小时全白等了是吧!”

“要不这样,给您免单吧?”

“哼,这还差不多!”

我盯着那桌凉掉的菜,冥冥之受到了某种启发,原来如此,诡计是这样实施的!

我立马吐掉嘴里的排骨,连嘴都来不及擦往外跑,黄小桃问我:“哎哎,你去哪?”

“物证心!”我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