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黄小桃的车,催促她赶紧开车,黄小桃问:“你想到什么了,能和我说说吗?”

我说道:“死者腿有一个针眼,可是血管里什么外来物质都没有,我们一直想错了,那个针眼不是往体内注入东西,而是抽出!”

“抽出?”黄小桃纳闷。

“抽血!”

黄小桃一脸错愕:“我还是不明白。”

“待会明白了,赶紧,抄近路!”

黄小桃噗嗤一笑:“瞧你急的,我飞过去算了。”

半小时后我们来到市局的物证心,我冲进血液检测处,几名技术人员正在忙活,我焦急的询问:“之前我从现场带回来的血液样本呢?”

一名技术人员道:“你说的是那个up主?在这呢。”

他从冰柜里取出来,被过滤和分层的血液样本存放在几个试管里,我拿起来看了看道:“杂质呢?”

技术人员解释道:“宋顾问,你又不是外行,化验血液当然要把杂质过滤掉了,哪有连着杂质一起……”

“杂质呢?土壤呢?”我打断他。

可能是我有点凶,把屋里的人都吓得停下手的工作,那名技术人员说:“扔进废物处理袋了,还没有清理。”

“赶紧取出来,化验!”我说道。

“化验什么?”技术人员一头雾水。

“纤维!”

对方说道:“可我们现在还有别的工作要做,能不能等一等……”

我正要开口,黄小桃道:“用显微镜行了吧,让孙冰心来做吧!”

“有多少人叫多少人!”我红着眼睛说道。

我们从物证心尽可能多地借来显微镜,然后将那些杂质带回局里,让所有有空闲的警察过来帮忙,我本来是理科生出身,知道怎么用显微镜,其它人不太懂行了,孙冰心简单教了他们一下。

我特别叮嘱:“我们要找的不是血液的东西,是血液面沾附的东西,工作量很大,大家一定要仔细。”

“好的!”众人答道。

我们开始了这项艰巨的工作,几公斤的土壤样本要一点点放在玻璃片用显微镜看,一连几小时下来,不少人都眼睛酸痛,期间老幺还跑进来好道:“这是在干嘛,好像很好玩,我也来。”

他坚持了一小时受不了了,道:“太无聊了,我走了!”

我们一直看到晚,黄小桃给我们买饭买饮料,我感觉眼睛酸胀得要爆开了,不知不觉到了凌晨一点。不少警员想回家,也有人发牢骚说:“什么都找不到嘛。”

黄小桃安抚道:“大家再坚持一下,还有三分之一,事后特案组会给你们发一笔津贴。”

大家叹息一声,揉着肩膀、捏着太阳穴继续开工。

我从下午到现在一直没停过,我的脑袋已经晕得厉害,当我转身去洗玻璃片的时候,突然感觉脑袋一重,脚下好像踩了棉花一样,倒在地不省人事。

我醒来时发现天色大亮,我躺在局里的一处休息室里,旁边放着一瓶水,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是黄小桃的字迹:“你昨晚晕倒了,我们把你抬到这里休息,放心吧,警局的兄弟们还在继续。”

我站起来,一阵头晕脑胀,我来到技术心,看见警员们有的坐在椅子的,有的蜷缩在地,还有的躺在桌子下面,东倒西歪地睡成一片。

黄小桃靠在椅子睡着了,孙冰心坐在她身,趴在桌子睡觉。

看到这一幕,我心一阵感动,为了我的无理要求,大家拼到这个份。

我把孙冰心和黄小桃弄醒,黄小桃打着哈欠说道:“我怎么睡着了。”

孙冰心揉着眼睛道:“宋阳哥哥,找到你说的东西了。”

“在哪?”我激动地问道。

“保存在冰箱里面了。”

我打开冰箱,里面放了十几片玻璃片,每一个里面都夹着土壤样本。我一一拿到显微镜下面看,结果令我激动不已,这些土壤样本里有一些细小的纤维物质,是一种多孔结构的纤维。

我突然大笑:“果然如此!我猜对了!”

黄小桃和孙冰心看看我,黄小桃问道:“你要疯了?”

我说道:“这个局我解开了,走,去找千言胜刀,是时候揭下这位东方福尔摩斯的伪装了。”

我们三人驱车来到千言胜刀的家,我看见院墙面有人用喷漆写着:“杀人凶手”这样的话。

开门的是慕容夫人,她神情冷漠地看我们一眼,问:“你们又来干嘛?”

“找你先生,聊一聊!”我说道。

慕容夫人不情愿地打开门,引着我们来到客厅,头一次进来的孙冰心好地东张西望,慕容夫人在书房前面敲了敲门,道:“亲爱的,有警察找你。”

片刻之后,门开了,千言胜刀穿着正装走出来,手里拿着烟斗,望向我的眼神十分傲慢:“宋大神探,又来拜访吗?”

“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我解开了你的局。”我说道。

千言胜刀冷笑一声,在沙发坐下,放下烟斗,取了一只雪茄:“洗耳恭听!”

“这个诡计其实一点也不复杂,我们看到的犯罪现场,并不是第一现场。”

黄小桃惊讶地捂住嘴:“可是现场有血迹!”

我笑道:“那才是障眼法的关键!”

千言胜刀按了几下打火机,点着雪茄,深吸一口,他在故意掩饰自己的紧张。

我开始诉说我的推理,整个犯罪流程是这样的,在死者遇害前两到三天,已经被千言胜刀绑架,秘密关押在某个地方。

在此期间,千言胜刀从死者腿抽取了大量鲜血,也可能是少量多次抽取的,暂时冷冻存放了起来。

案发当日,死者被装进了suv,九点半左右,千言胜刀在车里虐待并杀害死者,然后将事先冷冻保存的血液放进一块海绵里,使它置于常温状态下,和死者的身体细胞同步坏死。

随后,千言胜刀和妻子进入酒店,渡过了平静的一夜,尸体一直在车里放置。

第二天一早,千言胜刀驾车来到郊外,伪造了一下现场。最重要的一环是把那块浸透了鲜血的海绵放在地,用棍棒重重击打,制造出喷溅状的血迹。

然后他撤掉海绵,把尸体摆放在面,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这里遇害的一样。

“任何诡计揭开那层面纱都很简单,也是说,真正的犯罪现场是在那辆车里,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慕容先生,你可真是技高人胆大!”我赞叹的拍了拍手掌。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