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胜刀含泪大笑:“那是她的事情,我们的较量还没完。 ”

“你还想继续斗下去?”

黄小桃气得要前揍他,被我拦下来了。

千言胜刀有恃无恐地道:“打我啊,警察敢打人啊?你敢打我,我把你告到倾家荡产。”

我叹了口气说:“有意思吗?咱们斗到了这一步,你的家人已经全部搭进去了,那天我揭开你的诡计的时候,你已经输了。你之后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无聊的自尊心,你扪心自问,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如果一个罪犯主动认罪,他不是合格的罪犯!”千言胜刀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认真地说道:“这是我新书的简介,是不是很带感?我决定了,我要写一部史无前例的小说,一部罪犯打败警察的小说,唯有痛苦才能磨炼作家的灵魂,现在的我……浴火重生了。”说罢,他伸出双手,一脸陶醉。

我毫不留情地泼冷水:“看看你自己的微博和评论区吧,大家并不喜欢这样的小说!这里可不是美国,小说可以自由言论,在国邪恶永远都不可能战胜正义,哪怕你写了也不会出版,醒醒吧。”

“你们不会懂的!”千言胜刀暴烈地吼道:“我在用我的生命谱写一本高智商推理小说,谁也看不懂,你们谁也看不懂!哈哈哈哈!而且你们对我根本束手无策。”

我冷冷地道:“好好享受你最后的自由吧!”

我和黄小桃离开了这里,我对门外的便衣道:“增加盯梢的人,防止他做出过激的行为。他现在已经是个孤家寡人了,除了自己这条命什么都没了,但是我可不想在他被绳之以法之前自杀。”

回到局里,我意外地发现宋星辰也来了,他对我道:“小少爷,需要求助前辈吗?”

我摆摆手:“不,以暴制暴那我输了!我一定要找到铁证为他定罪,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这是我的执念,千言胜刀为了逃脱法,为我造出了一堵铜墙铁壁,我不会让他这么容易解脱的,他必将受到法律制裁。

隔日,慕容夫人好转了一些,我、黄小桃和孙冰心来到她的单人病房,慕容夫人一见我们来便说道:“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全认了!我爱我丈夫,我不忍心看那些人诋毁他的作品,所以才暗策划这一切的。”

她替丈夫背锅的决心很坚定,我也不打算开导她:“那从头到尾交代一遍吧!”

慕容夫人一五一十地说起来,从她供述的情况看,她确实是案件的知"qingren",但是有一些现场的细节却有出入。当说到第三宗命案时,我问道:“你是怎么转移犯罪现场的?”

“和你说的一样,开车把尸体运过去。”她的语气像死人一样平静。

“据我所知,你没有驾照!”

“没有驾照并不意味着不会开车。”

我又说道:“可是根据现场的痕迹,凶手明明是一名四十岁以的年男性,身高1米7以,体重140公斤。”

慕容夫人回答:“是我伪造的!”

黄小桃哭笑不得:“你有必要做到这份吗?你丈夫注定会被逮捕,会被判死刑,你知道他现在什么样子吗?他已经快要精神崩溃了,前途更是全毁,说出真相吧,对你对他都是解脱。”

慕容夫人的眼睛突然被泪水模糊,她犹豫了一瞬间,大喊道:“不,全是我做的!不管他怎么样,他是我丈夫,我爱他!这些全部是我做的,要抓抓我吧,要枪毙枪毙我吧。”

我们离开了病房,黄小桃叹息道:“执迷不悟!”

我说道:“那推翻她的口供吧!”

“怎么推翻?”黄小桃问道。

“她说前三起案子是她干的,如果有不在场证据呢?”我笑道。

找到不在场证据也不算太难,在之前的调查,我们曾了解到,慕容夫人每周三会外出锻炼,我们在她居住的小区周围到处打听,终于在一家商店门前的监控发现了慕容夫人夜跑的录相。

当时应该是第一宗命案正在发生的时刻,这足以推翻她的口供。

当我们第二次找到她的时候,慕容夫人哑口无言,沉默良久突然哭了,黄小桃安抚道:“说出来吧,心里会好受点。”

慕容夫人拭去眼泪,开始诉说。

她告诉我们,慕容小磊是一个自尊和意志都很强的人,他容不得别人对他的质疑,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从小到大一直在付出常人数倍的努力。

半年前,他看见慕容小磊对着电脑发火,原来有一些无知的读者在下面胡乱抨击他,这让他怒不可遏,慕容夫人劝了几句,慕容小磊却说:“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在络说话,随意的造谣,伤,诋毁,因为这样根本不受法律的制裁!假如有一个人站出来制裁这帮该死的喷子,或许会让整个社会学会什么叫做尊重。”

慕容小磊毕竟是一名作家,思维活跃,所以算说这些,慕容夫人也只是一笑置之。

差不多是那几天,慕容小磊收到牛津推理俱乐部的信,对方认为他不够资格进入俱乐部,慕容小磊气得把信撕得粉碎。

从那开始,慕容小磊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经常显得很疲惫,夫妻二人生活在一起,秘密是很难瞒住的。终于有一天,她发现了慕容小磊的秘密,原来慕容小磊用她的名义租了房,并在买了工具,他在策划一场犯罪。

慕容夫人吓坏了,百般劝阻,可是慕容小磊的性格她是知道的,一旦决定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且慕容小磊信誓旦旦地说,论犯罪技术,他不输给任何罪犯!那些罪犯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没有知识、没有计划、没有胆量,只要具备了这三样,炮制出完美犯罪是毫无问题的。

他还说,每年有那么多悬案、积案,警方的破案率根本不行,以他的智商完全可以把警察耍得团团转。

慕容夫人自始至终都不同意,当然,她太爱他了,所以不会去报警的。

直到有一天晚,她被水声吵醒,爬起来一看,慕容小磊正在卫生间清洗手的血迹。他兴奋地说,他杀掉了一个很多人都讨厌的喷子,原来杀人的感觉是这么爽!

那一瞬间,慕容夫人觉得自己的丈夫仿佛变得非常陌生。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