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小磊从一开始知道,在南江市作案,一定会遇全国最强的特案组!但他并不在乎,甚至有种想挑战我的想法。

之后慕容小磊接连作案,慕容夫人一直都是知道的,但她知道木已成舟,劝是劝不动的,只能默默祈祷丈夫平安无事。

直到他们的儿子因意外车祸,夫妻二人彻底崩溃了,他们在医院攥着儿子的手哭了很久,这时慕容小磊道:“亲爱的,我已经回不了头,唯一的牵挂是你。客厅的第二层抽屉里有我为你定好的机票,准备好的银行卡,快走吧!越远越好,我会想办法继续跟宋阳周旋,为你争取时间。”

然而慕容夫人并不想失去丈夫,于是决定自己去顶罪。

那天她找到了当年那个诋毁丈夫的编辑,第一次杀人她很害怕,但她必须要做,于是她近乎疯狂地一刀一刀捅向对方的胸口,直到对方没有呼吸。

随后警察赶来,命令她放下武器,那时她一心求死,认为只要自己死了,死无对证,丈夫便可以永远自由。

但没想到的是,训练有素的警察开枪打她的腿和手,最终将她逮捕!

说到这里,慕容夫人捂着脸恸哭起来:“原本多么美满幸福的一个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黄小桃说道:“人只要犯罪,代价是很大的。”

“你们会抓他吗?”慕容夫人问道。

“会!”黄小桃点点头。

“那他会被判死刑吗?”

“死刑应该是跑不了的。”

慕容夫人听到这里,反而不再哭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深深的绝望,她说道:“最后帮我一个忙,把那扇窗户打开,我想透透气。”

我们看向锁着的窗户,黄小桃安慰道:“好好活着,我会替你尽量争取缓刑。”

当我们离开的时候,慕容夫人在病房里撕心裂肺地喊道:“我的人生早已毁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感到内心一阵刺痛,这个问题是我无法回答的。

随即,黄小桃调集大批警察赶往慕容小磊的家,却发现他穿着短披风,戴着猎鹿帽,含着烟斗,仿佛福尔摩斯一般料事如神的坐在沙发等待着我们。

慕容夫人无意透露了一个关键线索,我们径直来到卫生间,把管道拧开,在里面仔细寻找,果然,我们找到了一块凝固的血迹!

之后经dna鉴定,血迹属于第一名受害者,至此,我们终于掌握了关键性的证据。结合慕容夫人的口供,和其它的间接证据,足以形成证据链,给慕容小磊定罪。

1月旬,南江市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轰动一时的作家杀人案在这里开庭审理。

法庭的慕容小磊完成了人生的最后一次精彩辩护,他成功将慕容夫人的故意杀人扭转成了自己胁迫杀人,将全部罪名通通扛下,我和黄小桃全程都保持沉默。

最终慕容小磊被判处死刑,他回头冲我露出感激一笑:“谢谢你宋阳,这次我输的心服口服!”

慕容夫人鉴于是被胁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离开法庭之后,我望着飘雪的天空,心无限感慨,却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

黄小桃说道:“终于结束了,好累啊!”

我笑笑:“去我那里坐坐吧。”

回到我的住处,王大力激动地说道:“阳子,阳子,你这回可出名了。”

“这可能是今年最轰动的大案了!微博有百万吃瓜群众在讨论这件事,大家先开始觉得这个慕容小磊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狂,但后来发现络暴力确实很伤人。之前有一名身患白血病的作者靠写书买药,却被喷子故意抹黑,最终病情加剧离开了人世。还有一名作者靠着稿费养活一大家子,却被几个喷子逼得跳楼自杀。慕容小磊还曾经替他们讨过公道,但这种个体事件实在太小,我国法律对于络暴力又没有严格的量刑,最终只能不了了之,慕容小磊每年都会给那两位去世作者的家庭寄一笔生活费,那次以后他也把自己的笔名改成了:千言胜刀,意思是人言可畏,尖酸刻薄的话往往刀子更锋利!有大v推测是从那时候起他动了杀人的念头。”

王大力拿着手机大声念道:“还有还有,因为这案子的舆论太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很快各大站都要推进实名制追责制度了!键盘侠无罪的口号即将成为历史。”

我叹息了良久道:“照你这么说,他还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伟大对手!但愿他的死能让社会的那些络暴民,从今天开始,学会什么叫做尊重。”

“对了,有东西给你!”

王大力从柜台里取出一封信,信封是黑色的,周围有一圈美丽的花边,正当用金色的颜料写着一行字:“to mr.song”。

我拿在手翻看:“什么玩意,新年贺卡啊,你小子品位不错啊!”

“我去,新年还没到呢,再说了,我给你寄个毛线贺卡,直接微信发红包得了。”王大力直摇头。

我打开一看,这是一封英信,好在黄小桃英语还不赖,替我翻译。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份信竟然来自牛津推理俱乐部,面说在国发生的这宗案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我的推理精彩至极,是当之无愧的东方神探,因此他们打算破格邀请我加入俱乐部,我将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非作家成员。

读完之后,王大力大叫:“太nb了,宋阳,你现在是世界级推理大师了,我真是太崇拜你了!等过年的时候,咱们一起去趟伦敦玩吧,哈哈,福尔摩斯的故乡,我也跟着沾沾光。”

黄小桃说道:“真是讽刺,千言胜刀煞费苦心想加入的俱乐部,反而成全了你。宋阳,你打算去吗?正好可以和这些推理大师讨教一下。”

我把信拿在手拍打着,突然说道:“不,替我写封信拒绝吧。”

“为什么?”两人一起震惊地说道。

我叹息道:“看到这场对决的结局,我哪里还有一丝胜利的喜悦,让我去和这些杰头曼坐在一起,喝着香槟,悠哉地玩着推理游戏,我做不到!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目睹每一桩命案带给人们的痛苦和创伤,这正是残酷无情的现实,如果把它们当成推理游戏来看,是对死者的不尊重……我只是一名仵作,绝不会有其它身份。”

“果然符合你的性格。”黄小桃笑着挽着我的胳膊:“不过你的最后一句话我可不同意哦,你还有一重身份,那是我的老公!”

“哇,这是反向求婚吗?”王大力惊讶地说道。

黄小桃昂着头:“才不是,我只是表明态度!宋阳,你自己看着办呗。”

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在黄小桃灼灼的注视下,我吩咐王大力道:“我的抽屉最里面,藏了一样东西,帮我取出来。”

一会功夫,王大力取来那东西,是一枚装在盒子里的钻戒,他惊呼:“哇,不是吧,你居然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我接过来:“你瞎激动个啥呢?又不是给你的。”

王大力捂着胸口:“呃,太伤人了!”

戒指是我从澳门回来之后悄悄买的,它本身并不重要,当时觉得前路凶险,我应该早点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才是,可是心里又犹豫不决。江北残刀还未铲除,等着我们的将会是一场暴风雨,现在求婚真的好吗?

我一直没能下定决心,后来发生了这案子,我把这件事给搁下来了。

我第一次求婚,紧张得不行,羞愧地问黄小桃:“需要跪下来吗?”

“当然,仪式感很重要!”

我单腿跪下来,打开盒子,深情地问道:“黄小桃,你愿意嫁给我吗?”

黄小桃捂着嘴,幸福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答道:“一百万个愿意!”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