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虎在信提起一桩二十年前的案子,那是他和爷爷联手合作的最后一桩案子。

当时南江市有几个女人死于意外,她们的共同之处是都是三十多岁,有夫之妇,而且夫妻感情不合,一开始警方以为是杀妻案,但每一名丈夫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爷爷介入之后,发现这些案子是相互关联的,每一桩命案都带有多人犯罪的色彩,他提出一个惊人的假设,这几个丈夫联手杀妻,彼此掩护。

随着调查的深入,陆续有三个人招架不住招认了杀妻同盟的存在,但这时,其一个最有权势的男人请来了神秘外援,这人便是江北残刀的黄泉买骨人!

黄泉买骨人一出手,把他们的罪名洗得干干净净,在暗处和爷爷还有孙老虎斗智斗勇。

在黄泉买骨人的帮助下,嫌疑人一一洗脱罪名,大摇大摆地走出公安局,案件陷入僵局,绝望之,爷爷和孙老虎做了一个决定……

“对手实在太过强大,那是我们第一次决定使用法律之外的以暴制暴,是对是错我无权发言。但最终,这案子以我们的惨败宣告结束,我和兆麟都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

这封遗书到这里戛然而止,后面是一片空白。我看了一下日期,写于vip案件之前,也许他原本打算回来再继续写,却没想到,他这一去再也没能回家。

看完,我们几人久久沉默,我说道:“老幺,找找看有没有别的东西!”

“哎呀,过年还要工作,有天理吗?”老幺抱怨。

我斥责道:“还不是你挑起来的!”

老幺满腹牢骚地在电脑寻找其它件,孙冰心倒没有太悲伤,毕竟这封信主要是在说案子,我见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怎么了。

她说道:“我爸以前和我提过,他说他以前是有机会升厅长的,后来因为一件事降为局长……我一直都当他在吹牛,也没当真,毕竟他那个年纪的大叔爱吹牛。”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在孙叔叔的葬礼,程厅长也提过这件事,也许程厅长知道什么情况。”

黄小桃问:“宋阳,你的意思是,查一查?”

我点点头:“看到了这封信,我怎么可能不好呢。”

“哈哈,确实是你的性格,不过咱们先不必舍近求远,既然这案子发生在南江市,档案室里想必有卷宗,明天去找找吧!”黄小桃建议道。

对此我不太抱希望,因为档案室里的卷宗我基本都看过,尤其是爷爷参与的案件我一件没落,如果有的话,我早该知道了。

老幺最终什么也没找到,到了十二点,外面并没有响起此起彼伏鞭炮声,今年市内鞭炮管制,取而代之的一些市民发生的欢呼声:“新年喽!”

黄小桃拍拍孙冰心:“走,去外面给你爸烧纸钱吧。”

一提到这事,孙冰心又黯然神伤,点了点头。

我们几人来到外面,我点着一沓纸钱放在墙根,孙冰心从袋子里取出一条围巾扔到火里,她双掌合十对着夜空许愿:“爸,天冷了,我给你织条围巾,你在天堂好好的哦,不要喝太多酒……”

说着,孙冰心眼眶一红,落下泪来。想到孙老虎生前的种种关怀,想到他那豪迈的大笑,又想到他突然的辞世,我也感到一阵心酸,一旁的黄小桃也在暗暗抹泪。

我们对着火堆静静站着,直到它完全熄灭,黄小桃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塞给孙冰心:“送你的!”

幸好我也有所准备,我买的是一副可爱的耳坠,我掏出礼物送给孙冰心。

没想到连老幺也准备了礼物,我实在小看了他,他笑嘻嘻地掏出一个报纸包的盒子,交给孙冰心:“冰心妹妹,新年快乐!”

最惨的是王大力,他目瞠口呆地道:“不是吧,你们都准备了礼物,我什么也没准备,明天一定奉。”

孙冰心羞涩地回答:“好啦,不用啦,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黄小桃微笑道:“这一次嘛,下次不送了。”

我们都不想回去,我提议出去散散步,今天晚我特别想破一次酒戒,如果能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进去浪一回。

大家一直赞同,大年初一的凌晨,在冷清的街道散步也别有一番感觉,黄小桃建议孙冰心搬到她家去住,两个女孩子可以相互照应。

孙冰心道:“那不好吧,宋阳哥哥不是经常来你家,我去合适吗?”

黄小桃笑道:“没事,我叫他别来是了。”

“那我岂不是成了电灯泡?”孙冰心指了指自己。

“哈哈,有什么大不了,反正我和宋阳以后几十年都在一起。”黄小桃大气的挥挥手。

“话说,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答道:“现在不会考虑,等组织全部覆灭,我们才会安心结婚。”

孙冰心问道:“那一天会到来吗?”

我坚定地回答:“一定会的!”

王大力这时插话:“宋阳,你考虑清楚啦?这么年轻要步入爱情的坟墓了?这世可没有后悔药的。”

我看着黄小桃笑道:“爱情的坟墓也有不同的好吧,我这个是泰姬陵级别的,我情愿一辈子躺在里面。”

黄小桃不禁咳嗽:“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我赶紧啐了一下:“刚刚说的话不算!”几人都笑了。

话题又回到孙老虎的遗书面,从信看,当时他和爷爷在对抗组织无望的情况下,使用了非法手段。

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不会赞同的,但随着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渐渐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有时候执法者也会一脚踩在那条界线,但只要心是正的,手段是可以原谅的。

正所谓: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而我身边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刀神!

随着我越了解他,越能感受到他的正义和正直,他一直在执行自己的信念,哪怕手段是肮脏的。

我突然想,这件事,刀神会不会知情呢?有机会最好问问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