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救来之后,我已经冻得全身哆嗦,这种气温下全身浸湿会得低体温症的,我哆哆嗦嗦地对黄小桃说:“衣服……衣服脱掉……”

他们赶紧前,把我和那男孩的湿衣服扒掉,宋星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我披,黄小桃也脱下外套给那孩子披。

孩子的母亲跑过来,抱着那孩子哭了起来,说:“谢谢,谢谢你们,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紧裹着宋星辰的白色风衣,说不了话,我看见宋星辰神情复杂,既有责备又有无奈,不过在这种处境下,他什么也没说。

黄小桃对那母亲道:“没事的,赶紧去孩子去医院吧,这么冷怕是要发烧。”

男孩被母亲抱起来后,突然说道:“妈妈,水下面有水鬼抓我的脚。”

一听这话,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我问道:“你确定是个人吗?”

小男孩点头,母亲惊恐地叫道:“不要瞎说!”

我催促道:“赶紧去医院吧,不要耽误了!”

母亲千恩万谢地走了,我全身乏力,坐在地,几人过来问我状况怎么样,我说道:“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我阳气足,气血较旺盛,受这点凉还不至于生病。刚刚那一幕发生的太突然,现在仔细回想,那一块的冰壳似乎其它地方要薄弱,而且刚刚我脑袋进到水里之后,隐约看见水下有什么东西,只是水很混浊,我无法

确定。凭我的经验和推测,这里有可能发生了抛尸案,大冬天湖面冻结,凿个洞把人扔进去,等化冻大概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那时尸体早腐烂得不成人形了,毕竟水底

的鱼虾冬天也是需要食物的。

这种案件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没有南江市发生过,听说东北的一些黑道爱这么干。

我道出我的想法,黄小桃皱眉:“水温这么低,打捞难度巨大,是派潜水员下去也支持不了多久,得弄清楚才能打捞,要不然是白白浪费人力。”

孙冰心问:“要不要去水局借个设备,看看水下的情况?”我摆摆手:“用不着费那事,冰心,你去买两瓶饮料过来,再买一副球拍或者羽毛球拍,一些绑东西的绳子,一根结实的钓鱼线,回来路再捡一块石头……对了,

再给我买件衣服吧,太冷了。”

王大力自告奋勇地陪孙冰心去了,我坐在那不停发抖,宋星辰心疼地责备道:“小少爷,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不要自己往冲,我在附近。”

我笑笑:“我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唉,你啊!”宋星辰摇头。

“对了,能联系刀神吗?我有些事情想问他。”我说道。

“重要吗?我一会联系他。”

等待了一会,孙冰心和王大力拎着一个大袋子回来,孙冰心十分体贴地给我买了一瓶热饮,喝下之后,感觉身体舒服多了,我向她道了谢。

穿好衣服我开始准备,我把一个瓶子切成两半,两个瓶子瓶盖开洞,用尼龙线穿过去,在另一个瓶绑重物。一个简易的水下听音器做好了,这其实是对听音辨骨的活用,然后我用绳子在脚绑球拍,小心翼翼地接近洞口。老实说,刚刚差点掉进去,现在还真有点发

怵。

快到洞口的时候,我把绑有重物的瓶子扔进去,让尼龙线绷直,然后把另一端的半个瓶子扣在右耳,这样能听见水底的声音了。

结结实实的冰壳下面,一点也不平静,一些鱼在游来游去,水体不断波动,我头一次使用这一招,花了好一阵才适应,脑海慢慢有了水底的影像。

我拿手不停地拨着尼龙线,像拨动琴弦一样,使另一端在水底震动,产生回音。

我闭目凝神地倾听,水底似乎有一个人形的东西,在它周围有一个像笼子似的物体,当然,我的印象较模糊,但我能确定,那是一个人。

最后,我把工具收了,说道:“叫人打捞吧,水下有一具尸体!”

半小时后,附近分局派来一支打捞小队,我们请周围的群众全部退到湖外面,黄小桃让王大力帮忙,两人沿着湖拦一圈警戒线。

下面的水非常冷,潜水员身只有一件薄薄的橡胶衣,根本不能御寒,他连吞了几块巧克力,灌了大口热水,然后才戴呼吸器,手里抓着绳索跳进洞里。

我们在旁边焦急地等待着,突然绳子绷紧,岸的人大喊:“拉!”

众人齐力,把绳子往拽,先来的是潜水员,他被冻的样子,不我刚才好多少,岸边接应的人赶紧把他带到旁边的小帐篷里取暖。接着,冰壳喀嚓一声裂了一大块,一个很巨大的物体被拖了出来。那是一个柳条编成的笼子,洞眼很大,里面裹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年男子,手脚都被捆缚,整个人

已经硬绑绑的。

离开水面之后,他的身体迅速结了一层薄冰,和冰壳粘在了一起。

孙冰心惊讶道:“那是什么?”

我纳闷道:“感觉像是农村过去用来运猪的竹笼……浸猪笼!?”

毫无疑问,这是古代的私刑——浸猪笼,可是这种私刑往往是用来惩罚不守妇道的女性的,从来没听说过对男人使用。随着尸体的出现,岸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呼声,这里既冷又没有遮挡,我建议回局里验尸,于是黄小桃对打捞小队说:“各位兄弟辛苦了,麻烦你们把尸体送回局里

吧!”我们跟车回到市局,搬运尸体的时候,我看见郑局站在门口,大冷的天,他还是一副西装革履的打扮。我以为他是来数落我们的,主动认罪道:“真不好意思,害你大

年初一也不得安生。”

郑局正色道:“情况我都听说了,真没料到居然会在今天发现尸体,也是南江市破天荒头一回,需要人手的话说一声。”

我说道:“谢谢,我们特案组可以搞定。”

“那行,我在办公室,随时可以来找我。”他要走的时候,我叫住他,询问道:“郑局,有一件事想请教您,二十年前,孙叔叔负责过一桩杀妻同盟的案子,你有听说过吗?”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