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同盟?”郑局沉吟了片刻道:“不好意思,我二十年前还不是警察,这是一桩悬案吗?”

我说道:“算是吧,你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我以前在市人民检察院当检察官,如果你说的这案子开庭审理过,我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我猜,这案子没有走正式法律程序。”郑局解释道。

“谢了!”我们来到勘骨寮,这里由于门窗朝向,原本室温低,现在又多了一个大冰坨子,更是冷得彻骨。王大力是头一次进来,他摩挲着肩膀,瑟瑟发抖地道:“可以啊宋阳

,弄这么大一间工作室。”

我说道:“别废话了,把空调打开吧,冷得我手都在抖,调到十度差不多了。”

开了空调后,气温渐渐升了来,感觉舒服一些,老幺一向对验尸没太大兴趣,说声告辞回办公室打游戏去了。

王大力倒是很激动,激动万分的道:“老久没看你验尸了,手艺有没有见涨?”

我笑骂一声:“你当炒菜啊?还手艺见涨?”

我兑了百分之四十浓度的酒精溶剂,略微加热,放进喷枪里,对着尸体全身喷撒了一下,他身的冰渐渐消融了,我取了一小块冰作样本。

然后我戴橡胶手套,验尸之前,把一根棉签捅进死者的鼻腔深处,取了一些水样,作为样本二号。

我对孙冰心道:“两个样本待会作个对,看看死者吸进的水,是不是这片湖里的。”

“好的!”孙冰心在备忘本记了一下。

首先还是搜刮一下死者全身,他身找到了一些钞票、纸巾、烟,但是唯独没有辨识身份的证件和手机,怀疑是被人拿走了,另外他双脚"chiluo"。

我在他身摸了摸,摸到腰部有一圈古怪的隆起,飞快的叫道:“剪刀!”

王大力递来剪刀,我把死者的西装脱了,衬衣剪掉,下面出现的东西让我们所有人一惊!只见他身环了一圈易拉罐,这些易拉罐用铁丝首尾相连。

我用尖嘴钳把铁丝剪断,托起一个易拉罐掂了掂,然后交给黄小桃,她讶然地道:“哇,还挺沉,里面装了什么?”

“打开看看呗!”

我们剪开其一个,易拉罐里塞的全是一元硬币,一个易拉罐放了百枚,所有易拉罐是几千枚,按一枚硬币6克计算,重量达到了几十公斤。

这应该是用来加速死者沉下去的重物。

我拿起易拉罐一一查看底部,黄小桃问我在看什么,我拿起两个易拉罐较给她看,道:“瞧,这个眼打得不错,相当专业。”

“凶手是干这一行的?”黄小桃问。“这我不清楚,但我想,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你仔细看,洞眼周围有铅笔描过的痕迹,凶手为了把眼儿不偏不斜地打在心,事先打了草稿,其实这个原本没有必要

。”

我又指着猪笼,猪笼一看是手工编出来的,因为这种东西现在很难买到,凶手应该不会蠢到去买,留下那么明显的线索。

我说道:“这个猪笼编得很粗糙,柳条削得宽细不一,有些地方还断裂之后又接,编猪笼的人较粗心了。”

黄小桃道:“也许凶手的工作是打眼,所以在打眼方面很专心,其它方面差强人意。”我摇头:“一个人的性格是稳定的,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在任何事情都会有所体现。即便凶手的工作与打眼有关,我举个例子,你们见过工厂里活儿干得最好的老师傅吗?他们不但活干得细致,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很细致,也许他不是天生如此,是在工作潜移默化地发生了转变。再如说那些老医,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很规律,经

常锻炼调理,七八十岁仍然身体健康,职业对人的影响是巨大而持久的。”

黄小桃点头:“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是两个人?”

我说道:“暂时还无法下定论,姑且存疑吧!”我把剩下的衣服全部剪开,死者是个五十多岁的年男子,身体肥胖,全身没有明显外伤,从身体局部的一些特征看,至少有二十多年以的肥胖史。因为人一旦过于肥胖,体外的雄性激素会被转化为雌激素,作为男性,一些第二性征会不太明显,甚至会发出乳腺异常发育的情况,所以肥胖的男人看去一般都较缺乏阳刚之

气。

当死者完全-裸-露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发现他的四肢被冻得苍白,可是躯干部位却沉积了大量血荫,黄小桃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笑道:“冰心,你来说吧!”孙冰心点了点头:“人在被冻死的过程,会有一次二次供血,身体为了保护躯干的重要器官,会将四肢的血逆流回躯干,冻死的人往往会有一种全身燥热的错觉,

甚至在死前将衣服脱-光,是这个原故。死者的血全部逆流回了躯干,所以四肢全是苍白的,尸斑也集在了躯干部位。宋阳哥哥,我说的对吗?”

“完全正确!”我说道:“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死者在水下的时候,仍然是活着的,这可以当成是溺毙的一个佐证。”我把束缚死者手脚的布条剪断,绳结完整保留下来,留作证物。让我感到怪的是,手和脚的绳结绑法完全不一样,而且手部的结用力点朝左,脚部朝右,似乎捆绑

绳结的人惯用手也不同。

手腕周围出现了一些针状的皮下出血点,证明死者是生前被捆绑的,而且捆绑时间相当之长。我用洞幽之瞳检视死者全身,果然,由于在水里浸泡时间太久,水的压强作用,使得身的阳印痕已经无迹可寻。但我注意到死者的肩膀处有一个细微的抓伤,只有

这一处,而且是生前伤,看去不像是斗殴过程造成的。

我叫王大力用我的手机拍下这个细节,然后我用手划着,寻找留下这个抓伤的正确姿势!抓伤是朝外的,证明这个人是站在死者脑袋一侧,我感觉似乎是在搬运过程,不小心抓破的,我用棉签在伤口里取了一些组织液样本,交给孙冰心待会去化验一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