砷也叫砒,是较常见的有毒金属,死者身出现多处毒体征,是这块金属块所为。!

死者被烫伤之后,肾腺素分泌,血液循环加快,被蒸发出的砷大量进入血管,在极短时间内毒发身亡。

我解释完毕,众人纷纷点头,我招招手说:“李警官,麻烦你拿个尖嘴钳过来。”我用尖嘴钳把钢丝剪断,那些金属片一一取下来,有一些已经和死者腰部的融脂凝在一起。我把金属片放在地,孙冰心说道:“咦,这些金属片看去好像是一整块

钢板剪下来的。”

我看了一眼,确实如此,似乎可以拼成一块大钢板,不过含有砷的钢板,这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

我掏出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躯干,肝脏和肾脏已经硬绑绑的了,这是毒物侵入体内的征状,此外我听出来,有一定程度的内出血。

随后我把死者的衣服剪开,注意到他的身有一些焦痕,呈两点状,周围血管发青,主要集在肋下。

我用手抚摸着焦痕,道:“是电击枪造成的,这种程度的伤痕,可能有百伏特。这应该是凶手迫使死者范的手段。”

孙冰心问道:“之前那名死者呢?”

我说道:“他身没有明显外伤,感觉更像是用酒精或者其它麻醉物来使他‘听话’的。”

孙冰心点点头:“我作了血检,没验出什么成分,血样现在送到了物证心,那边设备较好,大概能化验出来。”

我和孙冰心合力将尸体翻转过来,死者的手是被绳子绑起来的,绳结和一名死者脚部的有点像,绑得很紧,也很马虎,似乎是那个粗心的女凶手干的。

和一桩案件一样,这起案件也呈现出了多人作案的迹象,铁裙的制作非常完美!我让黄小桃给我取来验尸伞,下午外面天色放晴,拉开窗帘,阳光撒了一层。我撑开验尸伞在死者身照验,头一次看见这幕景象的李警官等人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

声。

验尸伞下出现了清晰的手印,我让孙冰心赶紧拍照,手印总共有三组,似乎属于三个人,从手掌长宽和着力强度看,似乎全部是女人!

对此我并没有感到太震惊,这案子和一桩案子本身呈现出强烈的女权色彩,用封建时代惩治女性的手段来对付男性。

不过,铁裙是用来惩治过去被认为‘不守妇道’的女性的,我问李警官:“死者私生活方面怎么样?”李警官说道:“刚刚派人打听了一下,死者私生活方面似乎不怎么检点,听说二十年前他有一个结发妻子,为他的事业提供了不少的帮助和牺牲,后来他发迹之后,在

外面包养小三,和妻子离了,孩子归他所有。再后来又把小三踹了,认识了现在这位年轻貌美的夫人,不过这二十年间,他吃喝嫖赌一样没误。”

我问道:“谁提供的情报?”

“他的秘书。”

“你打算怎么查呢?”我想听听常规的意见。李警官说:“凭感觉来讲,一任妻子嫌疑最大,因为他当时离婚的时候耍了一个滑头,他事先转移了资产,并找朋友伪造了大量欠款单。按照婚姻法,离婚之后双方

要分割财产,债务也要共同背负,结果他第二任妻子一毛钱没分到,反而白白背了许多债,到现在还在打工还债,可是丁皓每天却过得花天酒地。”

孙冰心骂道:“这也太卑鄙了吧,她妻子不能去告他吗?”

李警官苦笑:“告了,但是败诉了,因为从法律角度,这是合法的,除非能找到他伪造欠款单的直接证据。”

我补充一句:“这叫作钻法律漏洞。”

“卑鄙无耻,死了活该!”孙冰心愤然道。

李警官问我:“需要去找他第二任妻子了解下情况吗?”

我正沉吟间,突然一名警察喊道:“我找到一样东西。”

那名警官在架子的一本书里发现了一张金属卡片,看见之后我大吃一惊,这正是血鹦鹉的卡片,这卡片我见过两回,所以无确信,是如假包换的真货。

加前两天在车站惊鸿一瞥地看见血鹦鹉,我早该想到的,这种风格的案件太像是出自她手了。

黄小桃接过卡片查看,发愁的说:“又是这女人,不是说金盆洗手了吗?”

我苦笑:“像她经常说的一样,女人唯一不变的是善变!”

黄小桃和孙冰心同时盯着我,黄小桃质问:“你说什么?”我连忙改口:“说血鹦鹉的,不是指所有女人啦。”

李警官问道:“宋顾问,你们知道这名凶手?”

我点头:“怕是和我们正在对付的这个组织有关,这案子我们特案组接手了。”

我请李警官他们帮忙把尸体和现场的证据送回市局,从现场出来,李警官道:“对了,死者的店在附近,需要去看看吗?”我点点头,随后我们来到一家铁板烧烤肉店,店里的员工尚不知道经理遇害,此时正值饭点,大家正在忙碌,虽然是大年初一,店内仍有不少客人,可见平时生意

兴隆。

店员过来问我们:“几位?”

我亮出证件:“我们不是来吃饭的!”

看见证件,店员突然一脸慌乱,满脸堆笑地说:“找我们经理吗?他现在不在,需不需要给他打个电话。”

我摇摇头:“不必,对了,把大堂经理找来。”

“好的,您稍等!”

店员走了,孙冰心望着铁板滋滋作响的烤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她最爱吃这个,孙冰心小声道:“待会在这吃饭?”

黄小桃笑道:“不好吧!一脸严肃地调查完案子,又坐下来吃饭,你说人家是结帐好,还是不结帐好?不结帐的话,不成了滥用职权了。”

孙冰心失望地说:“哎,那这家店以后都不能来喽?当警察这点不好,总得板着脸。”

我说道:“工作需要嘛,像这些店员必须笑脸相迎一样,从事一份职业得付出相应的牺牲。”

黄小桃赞道:“说得好!”这时侧面传来一阵呕吐声,一个男的抹着嘴,对他女朋友说:“这什么玩意,一股苦味,你还说好吃?”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