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已经下午五点了,我们打算见完丁皓的前妻,再回去吃饭。

我们几人开车赶往那里,路我和孙冰心在讨论案子,从目前情况看,凶手是血鹦鹉这个假设,还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

这时黄小桃的电话响了,她低头查看的时候,突然一辆车从旁边路口冲过来,我叫道:“小心!”

黄小桃立马踩刹车,可是雪天路滑,还是撞了。咣当一下,我被颠得七荤八素,不过这场事故不算太严重,我们都系了安全带。我们赶紧下车,与我们相撞的是一辆法拉利,从面走下来一个披着貂皮的女人,其实这场事故,责任双方都有,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道歉:“不好意思!我赶时间,

开得太快!”

黄小桃道:“要不私了吧!”

“行行。”女人豪爽地说,从车里取出一个小包,从里面取出支票本,刷刷地填了一个数字,撕下来给黄小桃:“五千块修车费够了吧?”

我注意到那辆车的后座有人,可是却故意躺在后座,似乎不太愿意被人看见。

出于职业敏感,我问道:“后座坐的是谁?”

女人一反先前的好说话,皱着眉头问:“管你什么事?”

我亮出证件。

她陪着笑脸说:“警察同志啊?怎么,要去办案?后座是我妹妹,生病了,我正要带她去医院……没啥事我走了,再晚一点医院该关门了。”

说完女人了车,她慌慌张张的,关车门的时候夹住了裙子下摆,又重新关了一次。

等车开走,我的视线一直注意着那辆车,自言自语道:“有点古怪!”

黄小桃道:“你现在警察还像警察……糟了,刚刚的电话是程厅长打来的。”

黄小桃用手机拨回去,程厅长问:“小桃,宋阳,找我有什么事?”

黄小桃说道:“有一桩二十年前的陈年旧案想请教您,这案子我们在市局里找不到卷宗。”

“你们说的是杀妻同盟那个案子?”程厅长居然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令我们看到了一丝希望。

“对对!”黄小桃连连点头。

“你们是从哪里得知的?”程厅长疑惑的问。

“孙局的一份遗书……”黄小桃道。

“呵呵,我知道他一直耿耿于怀,这案子我确实知道一些情况,不过电话里不便详谈。这样吧,我这边的汇报工作结束了,要不你们来一趟武曲市?”

黄小桃却说:“程厅长,实际我们现在有案子要办,恐怕来不了。”

“那我坐车来找你们,我晚八点到,会在这里停留两个小时,在市局见面吧!”程厅长道。

“太谢谢您了!”黄小桃道。

“不,不客气,这案子也该重新调查了,当作是我对你们特案组的支持。”程厅长说道。

挂了电话,黄小桃看了下时间:“现在六点,抓紧时间吧!”车自然是没功夫修,我们来到丁皓前妻的住处,一处破败的老式筒子楼。我们敲了几下门,一个脸色憔悴的年大妈来开门,我们看见屋里放着缝纫机,地到处是

碎布头,墙挂着几件成衣,一股布匹的味道。

“请问是李女士吗?”黄小桃问道。

“是我,找我有事?”

黄小桃亮出证件,李女士并未惊讶:“想调查什么?”

“实不相瞒,您前夫丁皓于昨晚被人杀害,我们来了解一些情况。”黄小桃开门见山。

李女士惊讶地瞪大眼睛:“他被杀了?呵,那男人禽兽不如,早该有此下场,请进吧!”

她的反应非常真实,让我感觉,她不太可能有犯罪嫌疑。进屋之后,我们连坐的地方也没有,李女士把床收拾出来让我们坐。黄小桃打听了一下她的情况,原来她几年前离婚之后,背了大量前夫捏造的债务,为了还债只能

打好几份工,同时在家里帮人做做衣服,每天只有六个小时睡眠时间。

交谈我注意到她的手,一双沧桑的手,她的年龄只有四十多岁,可是头发却已经斑白,眼角布满皱纹,看去好像六十多岁似的。李女士拿过一张照片,给我们看,那是她年轻的样子,是一个美人胚子,她说道:“你们能想象到吗?这是十年前的我,跟了这个男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其实你们刚

刚说,他死了,我心里什么都痛快,我知道你们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我说实话说吧,我没有杀他,但我巴不得亲手杀了他!”

我们一阵唏嘘,我问道:“问您一个敏感问题,当初您是小三位吗?”

“我呸!”李女士反应激烈:“一定是那个不要脸的男人说的吧!我和他是正当结婚的,当时他三十来岁,隐瞒了自己前妻死了的事情,我是婚后才知道的。”

“他前妻死了?”我惊讶的站起来。“是的,你们不知道这男人心眼有多歹毒!他当初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打工仔,后来勾搭第一任妻子,是一家餐饮店老板,两人年龄差距较大,而且那女人也离过婚。他勾搭她全是为了图她那点产业,结婚后一直没要孩子,大概三年后,他第一任妻子走在路叫车撞死了,他顺利地得到了她的全部遗产,摇身

一变成了老板。”

原来秘书的话是假的,估计也是丁皓自己捏造的,我脑海突然冒出一个字眼——杀妻!

我问道:“他第一任妻子死亡,是什么时候?”

“算下来正好二十年!”

听到这里,我们错愕了交换了一下眼神,难不成……

黄小桃继续问:“那他的儿子是……”“是我生的!”说到这里,李女士擦拭了一下眼泪:“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离婚之后不让我见儿子一面,说儿子看到我的样子会受到不好的影响。你们说说,这人的良心

是不是叫狗吃了,天底下哪有不让儿子见亲生母亲的道理。”

“那你们当初离婚是谁提出的?”我问道。“是他!我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了,可是不管我怎么吵怎么闹也没用,他是个没有心的人。有一天我出门买东西,有个小伙子过来帮我拎包,陪我走了一段,小伙子走了,谁知这一切都他安排的,他雇私家侦探暗拍了照片,说我出轨!然后甩给我一张离婚协议书逼我签,我当时已经心如死灰,心想以后再也不指望他了,只要儿子跟着我行。谁知离婚之后,我一下子背了几百万的外债,法院也把儿子判给了他,那几年我真的很想自杀,可是一想到儿子还在这世,我咬牙硬挺过来,希望有

朝一日能再见到他……”说到这里,李女士泣不成声,我们都感到心一寒,天底下竟有这样的负心汉!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