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这两桩命案的受害者,是当年杀妻同盟的成员,那么我想,两名死者会不会彼此认识呢?

于是我出示第一名死者的照片,问李女士认不认识此人,她摇摇头:“没见过!”

我略感失望,黄小桃道:“李女士,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昨晚,也是除夕夜,你在做什么?”

“不在场证据吗?”李女士平静地回答:“昨晚我在家里做衣服,有一个给小孩订做新年衣服的邻居来过一次,在我这里呆了半个小时。”

黄小桃在本记下邻居的联系方式,然后我们起身告辞,李女士问:“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

黄小桃答道:“他和他妈……后妈在娘家,还不知道父亲遇害一事。”

“那他以后怎么办?我还能见到他吗?”说这话时,李女士的表情十分真诚,可见她想见儿子的心十分迫切。黄小桃道:“这样吧,我给您介绍一位专攻婚姻法的律师,您是孩子的生母,当年的离婚案也有许多站不住脚的地方,他可以帮您收集证据,尽可能多地争取一些遗产

。”

李女士沮丧的道:“可是我没钱。”

“不要紧,他是一名有道德的律师,胜讼之后再收费!”

说罢,黄小桃丢给她一个联系方式,李女士千恩万谢地送我们离开。

我们顺路去邻居家里,核实了一下李女士的不在场证据,她所言属实,然后黄小桃拨通了一个号码,给刚刚她说的律师打了一个电话。

“陈律师,这案子拜托你了,劳务费我待会给你打过去……不客气。”

原来刚刚黄小桃说的‘胜讼之后收费’是骗对方的,律师无论胜败,肯定还是要收一笔劳务费的。

黄小桃挂了电话,孙冰心问道:“小桃姐姐,你这个人好怪哦!有时候抠得不行,有时候却又那么大方。”

黄小桃笑笑:“同为女人,难免会感同身受吧,当积一次阴德。”然后她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你可不许学这男人哦?”

我义正词言地表态:“那种负心男,白披一张人皮,连人都算不了,拿他代表其它男性,是对男性的污辱。”

黄小桃拍拍我的肩膀,又说道:“可我们还要调查他的死,把凶手缉拿归案,有时候当警察是这么无奈。”

我们赶紧回去吃饭,回市局等程厅长到来。七点半左右,他到了,穿的是一身私服,自己开车来的,见到我们,他言简意赅地说道:“走吧,找个安静的地方。”

黄小桃说:“附近有家茶座。”

程厅长摆手:“不花那个钱,随便找个会议室行!”

我们来到一间会议室,孙冰心给程厅长泡了杯茶,程厅长喝了一口润润喉咙,说道:“其实,我早料到你们会翻这个案子,否则你们不是特案组了。”他告诉我们,二十年前,南江市发生了四起已婚女性被杀害案件,死亡受益人无一例外全是她们的丈夫,警方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杀妻。然而一调查发现,每个丈夫

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后来孙老虎和我爷爷介入调查,立马发现了破绽,这四个男人表面不认识,私下里却通过络联系,他们是合谋杀妻。和孙老虎遗书所言一样,案子前期势如破竹,两个老搭档联手,不断逼迫这四个男人的心理防线,逼他们露出马脚。然而在这时,组织介入了,他们把嫌疑人洗

得干干净净。

于是案件升级,变成了警方和江北残刀的较量,但敌暗我明,每次都是江北残刀占风,我爷爷查来查去只查到,对方的主使正是黄泉买骨人。

在此之前,我爷爷已经被黄泉买骨人挫败过一次,是凉川连环杀人案,他不想再眼睁睁地放跑嫌疑人,让组织得逞!

案子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硬是拖了一个月,孙老虎的级不断向他施压,命令他停止调查,在这种绝望之下,两人终于产生了以暴制暴的念头。

程厅长喝了一口茶,目光扫向站在一旁的宋星辰,突然问道:“这位小哥姓宋吗?”

我点点头:“是的,您怎么知道?”

程厅长笑笑:“因为我看过你们特案组的人员编制,而且二十年前这案子,也有宋家人出手……”

“宋家人?”我错愕地站起来:“难道以暴制暴是指……”“是的!这是我后来听老孙说的,在他有一次喝醉之后,他请了五名宋家当年的超一流高手,对付黄泉买骨人。听说当时,那五名高手把黄泉买骨人及其手下逼进了一

间工厂,准备把他们铲除,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一场大爆炸,半间厂几乎被炸毁,这是当时被报道的3.18爆炸案,也波及到了一些平民。”

宋星辰突然开口:“那五名高手呢?”“全部炸死了,尸体无法辨认,由于这件事影响太大,加老孙他擅长行动,动用私刑,受到了严重处分,被停职一年。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立过那么多功,本来

当厅长的应该是他才对。”

我们都感到无震惊,我有许多问题想问,我还没开口,宋星辰激动地道:“五名高手,有一男一女吗?”

程厅长摇头:“我不清楚,这些全是老孙转述的。”

我望着宋星辰:“星辰,你说的一男一女难道是……”

宋星辰眼神黯淡地回答:“二十年前我五岁,有一次我父母外出执行任务,再也没回来,后来我被姑姑收养,对于他们的去向,她从来都没有明说!”一阵沉默后,程厅长道:“老孙他可能是心怀愧疚吧,那次向我提到的时候,样子十分难过。他反复地跟我说,一名警察无论如何都不该越界,不择手段和凶手没有

区别。假如你们想验尸,可以去证物室看看,档案不在了,也许证物还在。”

黄小桃问:“您对这件事怎么看?”程厅长呷了口茶,说道:“我觉得全部是老孙的责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