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厅长继续说道:“作为决策者,理所当然要为自己的决定承担责任,所以我才说这全是他的错。 可是人都是受环境制约的,当时案子已经完全没法进展下去了,老孙他又

是一个嫉恶如仇之人,明明知道嫌疑人是那四个,明明知道他们杀了人还从受益,可是不能逮捕他们,这种绝望,作为同行,各位相当是理解的吧!”

我和黄小桃都点了点头,我了解那种心情,正义无法伸张,什么都痛苦。“假如我在他的处境,想必我也会这么做,况且老孙已经为他当年的决策失败付出了代价。”说到这里,程厅长叹息一声:“这案子,你们要查的话,千万小心行事,别

再重蹈覆辙。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回去了,祝各位好运!”

我们把程厅长送到门口,他自己开车走了,宋星辰说道:“小少爷,前辈我已经问了,他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他说,有需要他的地方,他会来帮忙。”

我点头:“看起来,姑姑应该知道。”

“我会想办法联系她。”宋星辰回答。除了证物,刚刚程厅长还提到了一点,当年这些嫌疑人全部在联系。二十年前,络刚刚兴起,QQ还没有普及,的人都是在论坛或者聊天室,或许可以顺着

这条线索查一查看。

我找到正在抠着脚丫打游戏的老幺,叫他查这个,老幺一脸震惊地道:“你有没有常识啊,二十年前的东西,肯定找不着了。”

我说道:“这四人既然都是南江市的,用的应该是本地论坛或聊天室,范围很小,你顺着这条线索查。”

老幺一脸为难地说:“可以是可以,但也只能碰运气,假如那个站不在了,或者硬件换了,我是有天大的能耐也查不着……我把这把打完。”

说着,他继续玩英雄联盟,我催促道:“投了!投了!有点敬业精神没有?”

“得得,为了不坑现实的队友,只能坑一把的队友。”说完,老幺把游戏关了,开始工作。

我们来到证物室,刑事证物理论是没有存放期限的,但警方的证物室不是无限空间,实际走了法律程序之后一般会销毁掉。

当年的案子没有经过正式诉讼程序,我们抱着一丝侥幸,挨个架子寻找,结果最早只有十年前的。

黄小桃忽然道:“这边堆了几个封存的箱子,打开看看。”

我有些犹豫:“面有封条呢!”

黄小桃道:“没事,先斩后奏,手续问题之后我再补。”

我们一一拆开箱子,里面的东西沾满灰尘,有凝固着血迹的刀,有淘汰多年的BP机,我按着面的编号查找,终于找到了一个小盒子。

拆开来,里面是五块焦黑的骨头,用证物袋分别封装。

看见这东西,我们一阵兴奋,我让孙冰心赶紧去化验dnA,孙冰心说道:“可是,对样本从哪来呢?”

宋星辰站了出来:“用我的,当年的死者应该是我的父辈们,大概会匹配。”

“行,星辰大哥,你和我来一趟吧!”

我头一次见宋星辰这么激动,我心里既不希望那里面有他的父母,又希望有,因为这样,至少有一个交代。

刚来到外面,老幺兴奋地跑来,喊道:“结果出来了!”

“这么快?”我大感意外。

“我是谁?”老幺得意地说道。我们来到办公室,见电脑密密麻麻的全是字,有一些字被高亮标识出来,诸如“杀妻”、“谋杀”之类的字眼,老幺说:“本地20年前的论坛、BBS有七个,我找到

了案件发生月份的数据,用关键词搜出这些信息,你看看。”

我坐下来一目十行地查看,这些信息都与案件无关,是普通的讨论,看完我说道:“这些?”

老幺回答:“只能找到这些!”

我一阵失望,黄小桃皱了皱眉:“他们不可能在明目张胆地讨论杀妻,肯定用了代名词。”

老幺拼命摆手:“叫我一个人看完七个论坛的贴子?要死人的。”

我说道:“找些警员,一起看吧!”

老幺一脸沮丧,黄小桃拍拍他说:“我给你找几个帅哥。”

老幺立马兴奋了:“好好好,我要小鲜肉哦,要长得像吴彦祖的,像杨洋的。”

黄小桃立即给王援朝打电话,问他警校那边有没有过年没回家的学员,拉几个帅的过来协助破案,愿意参加的人给加二十个期末分数。

我心说黄小桃真是太贼了,等那些警校学员屁颠屁颠地跑来,要是知道所谓的‘协助破案’是陪着老幺,对着电脑看贴子,心里该有多大落差。

我们离开办公室,此时已经是九点了,因为是新年期间,整个局里冷冷清清的,黄小桃道:“行了,今天不加班了,我们回去吧。”

我问道:“刚刚档案室门关了吗?”

“我忘了!”黄小桃反应过来。

“你先去取车,我去看一下。”

我来到档案室前,发现门虚掩着,顺手准备关。突然我看见有个人在里面,那人身法敏捷地躲到一个架子后面,我心里一阵紧张,竟然有贼溜进来。

我调匀呼吸,准备走过去制服对方,黑暗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不过我两手空空,于是随便从架子取了一个棍棒,当然也是一件证物。

到我走到那架子前时,突然那人蹿了出来,我举起棍棒要打,却愣住了。

不速之客穿着一身黑色紧身乳胶衣,勾勒出令人心悸的身体曲线,她扎着高马尾,戴着一副夜视眼镜,那对烈焰红唇绽出微笑:“好久不见!想我了没?”

不等我反应,血鹦鹉突然对我抛出一记飞吻。

这一次我没吃绝情丹,但却并未受到魅惑,而是立即追了出去。

血鹦鹉速度飞快地冲向走廊对面的窗户,这时宋星辰从转角处杀出来,不由分说拔刀斩向她,血鹦鹉像个灵动的精灵一样左闪右避。

“抓活的!”我大喊。

宋星辰一刀劈向血鹦鹉,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往那个方向闪,从我视角看,宋星辰结结实实地劈了她。

血鹦鹉后退一步,捂着脖子,血一滴一滴落在地板,她艰难地说:“你竟然……”这一瞬间,我心情难以描述,感觉像是自己杀了人一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