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鹦鹉受伤,我和宋星辰同时愣住了,宋星辰慢慢放下刀,一脸愧疚和不知所措。

突然血鹦鹉扬手射出一只飞镖,宋星辰下意识地向侧面躲闪,趁这一瞬间,她快速冲向窗户,从那里一跃而出,消失在夜色。

我走上前,用手指沾了一点地上的血,嗅了嗅,道:“是颜料!”

这女人又戏弄了我们。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黄小桃他们正赶过来,宋星辰鼻子嗅了嗅,提醒道:“小少爷,你身上有那个女人的香水味,赶紧避嫌一下。”

我摇头:“越描越黑,坦率一点吧!”

黄小桃和孙冰心赶来,黄小桃问:“发生了什么……”然后她就闻到了味道,眼睛一阵发直。

我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黄小桃咬牙切齿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我打开了走廊的窗户道:“她竟然会出现在证物室里,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孙冰心问:“会和这案子有关吗?”

黄小桃生硬地说:“本来就焦头烂额了,还来添堵!”然后走了。

我和黄小桃相处日久,自然知道她是在生气,宋星辰悄声道:“赶紧去吧,这里我来收拾。”

我追上黄小桃,她头也不回地出了门,坐进车里,我去拉另一侧的车门,结果发现门锁没开,敲了半天,她才打开门放我进去。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两人一直没说话,车里的气氛略有些尴尬。

我说道:“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抓贼,我可以发誓。”

黄小桃说道:“我知道!但她为什么老是对你这样,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过什么?”

我知道解释是苍白无力的,拉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道:“小桃,你要相信我,不管她怎么勾引,我对她毫无感觉的,我心中只有你!”

黄小桃挥开我的手,扒在方向盘,突然哭了,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她一边哭一边说:“我知道我是在无理取闹,可我心里就是有一股邪气!一个来路不明的漂亮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勾引自己的男朋友,怎么可能不气嘛!我不知道我

不该冲你发火的,但我又咽不下去,上次在澳门,你被绑架的时候,我好害怕你被她抢走。”

虽然她的话语无伦次,但字字都进到我心里,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小桃,她是比你漂亮!”黄小桃惊讶地看着我,我继续说道:“但是漂亮和爱情是两回事,我们共同经历过那么多事,一起出生入死,一起欢笑哭泣,这些是无人可以取代的,我爱你这点,是

没人能够撼动的。”

黄小桃破泣为笑:“嘴上说得好听。”然后扑进我的怀里。我们久久相拥,等她情绪平复下来,我才开口:“眼下这案子、当年的杀妻同盟,还有突然出现的血鹦鹉,怕是有某种联系。她现在就是一名犯罪嫌疑人,我向你保证

,下次见到她,一定会把她绳之以法。”

黄小桃嘟着嘴道:“你可千万不能犯原则错误哦。”

“不会的!”我松了口气:“刚刚那句话我只说了一半,她确实很漂亮,但你才是我喜欢的类型。”

孙冰心、宋星辰和老幺来到车边,孙冰心敲敲车窗玻璃,看见黄小桃的泪痕,问:“小桃姐姐哭了?”

“才没有……”黄小桃支吾着揉着眼睛。

我说道:“小桃眼睛进沙子了,我替她吹呢!”

孙冰心露出心知肚明的坏笑。

今晚我们还是去孙冰心家过的夜,第二天早上起来,简单吃点东西,就回局里继续开工。

老实说,春假期间太闲,我反正无精打采,现在有案子,感觉比平时精神多了。上午老幺还在继续看帖子,孙冰心负责化验dnA,我和黄小桃还有宋星辰去重勘了一下两宗命案的现场。公园里的警戒线已经撤掉了,湖边竖起了‘冰面脆弱,请勿行

走’的告示牌,今天是个大晴天,太阳出来了,冰面开始融化,没有行人往上面走了。

等气候再回升一点,我打算再叫人下去打捞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随后我们去了丁皓的家,现场倒是没发现什么,李队长说死者家属正在分局,问我们要不要见见。

我们来到分局,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用手帕拭泪,李队长在旁不停安慰开导,见我们来,介绍说:“这三位是负责此案的,这位是死者家属,张蓉。”

张蓉伸出一只手要和黄小桃握手,她的手十分纤细,保养得极好,一看就是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指甲却比较短,我注意到她的小指甲好像裂过。

黄小桃也注意到了,盯着她的小拇指看了一眼,张蓉却把手抽回去,捂着脸哭道:“老公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呀!”

我说道:“张女士请节哀,能提几个问题吗?”

“问吧!”

我问了几个常规问题,问问题倒是次要,主要一直在观察她的神情,我总觉得她有点紧张,而且脸上根本没有泪痕,似乎刚刚是在装哭。

这女人想必就是小三上位的那个,估计对丁皓这个五十岁中年人没有兴趣,纯粹是图他的钱财,所以他叫人杀了,也毫不悲伤。

但她的小指甲一直令我耿耿于怀,我说道:“最后再问你一个敏感问题,你知道你丈夫的第一任妻子是怎么离的吗?”

“我老公跟我讲是没有共同话题。”张蓉回答。

“那你见过她吗?”

张蓉的眼神突然有点慌张:“没有,我见她干嘛!”

“你丈夫平时有什么朋友吗?”张蓉仰起脸,咄咄逼人地说道:“你刚刚不是说最后一个问题吗?别来烦我了好不好?问这问那的,烦死了!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是所谓的小三上位嘛,怎么啦,难道年龄差距大一点,就不能有真感情了?儿子不是我亲生的,可我一直像亲儿子一样对待,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你们警察,思想一个比一个龌龊,就喜欢把人往坏

处想!老公出事的时候,我在我母亲家里看春晚,随便你们怎么调查我都无所谓。”见这女人如此凶悍,我也不便再问什么,只好道声“打扰了”,然后和黄小桃离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