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黄小桃拽到门外,黄小桃问我:“怎么了,神秘兮兮的,沙发下面藏了炸弹不成?”

我说道:“当然不是,是个摄相头,而且正在工作。”

“摄相头有什么好怕的?”黄小桃不解。“想想啊,屋里一片狼籍,屋主人不见,沙发下面却藏了一个正在工作的摄相头,这意味着什么?屋主人遇到了麻烦,他侥幸逃过一劫,于是人躲了起来,把这个家当

作一个哨卡,有任何外人进入他都会知道。”我解释道。

黄小桃似有所悟地点头:“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碰摄相头?”

我笑道:“此人现在是惊弓之鸟,如果我们发现摄相头,我怕他会再次转移,不如就装作‘寻隐者不遇’的样子悄然离开,不要打草惊蛇。”

黄小桃大笑:“寻隐者不遇,你的口才越来越好了。”

我也笑道:“能不好吗,天天和你在一起!”

我掏出手机给老幺拨过去,叫他顺着这个摄相头寻找躲藏的位置,老幺漫不经心地道:“地址!”

“锦绣花园小区。”

一阵沉默,老幺陡然拔高音量,震得我耳朵都疼:“小宋宋,你要我说几次,我要的是IP地址,不是物理地址,你当我是上帝啊。”

我苦笑:“我也不是上帝啊,一眼就能看见这里的IP地址。”

“得得得,教你个办法,你关掉手机上的杀毒软件,打开wifi,看看谁家没设密码就蹭进去,我通过你的手机当跳板,黑进局域网。”老幺在那边教道。

“行!”

我打开wifi,挨个蹭周围的wifi,半天没蹭进去,老幺焦急地发消息:“墨迹什么呢,光蹭蹭不进去啊?”

我回复:“都有密码!”

老幺连发几个愤怒的表情:“你把用户名输一遍,后面加个88888888,好多人的密码就这么简单。”照他说的做了之后,果然蹭上一个wifi,然后我手机突然显示有木马入侵,我置若罔闻。一会功夫,木马警报解除,老幺打电话告诉我:“跟摄相头连一起的是一部笔

记本,我查到了信号去处了,就在这个小区,从IP落地的前缀看,应该在负一层。”

我道了谢,看来那人就藏在地下室,我们向物业打听了一下,果然这房子有一个附赠的地下室,业主们都拿来当储存室用。来到这个单元楼的负一层,楼道里一片昏暗,堆积着一些纸箱、杂物,头顶上挂着腊肉、腊鸭。我们找到那间地下室,我正准备用开锁工具撬门,黄小桃低声说:“先

礼后兵,省得闹出什么误会。”

她在门上敲了几下道:“徐先生,我们是南江市公安局的警察,找你想了解一些情况!”

没有应答,黄小桃继续道:“你家是不是遭人袭击了,有邻居报警,我们就过来了。”黄小桃冲我耸肩,我轻轻地捅开锁,推门进入,一股霉味冲进鼻子里,屋里乱糟糟地堆积着一些家具。我突然察觉到门后面有人,连忙把黄小桃推出去,一根棍子抡

在我肩膀上,差点没把肩胛骨打裂。

黄小桃立即开灯,看见门后面站着一个男人,手里瑟瑟发抖地握着棒球棍,一个小男孩抱着他的腿,明明是他打我,结果他还吓哭了,我心想这人有多怂啊。

黄小桃叫道:“袭警啊!看清楚,是真警察。”说完亮出证件,过来检查我的伤势。

我说不要紧,冬天穿着羽绒服,应该没受伤。

不过我心中也有点后怕,刚才要不是我推黄小桃的同时,自己改变了位置,这一棍可能就落在我头上了,那后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咣当一声,男人手中的棒球棍掉在地上,他双手合掌道:“把我抓起来吧,我认了!只求你们一件事,照顾好我儿子。”

我们被他这反应惊了一下,我仔细观察他的长相,虽然人胖了,但看得出来就是徐渭生,我说出他的名字,他点头:“是我,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件事,谁袭击你了?”我问道。

“一……一个女人!”

“女人?”我一惊:“长什么样?”

“不知道,她蒙着脸。”徐渭生到沙发上坐下,双手哆哆嗦嗦地点了根烟,瞧得出来,他确实是吓着了。然后告诉我们,两天前他从单位回来,突然发现屋里有人在乱翻东西,是一个黑衣人

为啥能看出来是个女人呢,因为她身材实在太靓了,堪比模特。就在徐渭生愣神的功夫,那女人突然抽出一把匕首要来捅他,他吓疯了,绕着屋子到处跑,不停地把家具推倒,但那女人身手迅捷,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她制服

按在地上,用刀顶着他的喉咙。

徐渭生吓尿了,拼命乞饶,女人冷笑一声:“你知道的太多了!”

这时,他的儿子从卧室里出来,喊了声爸爸。说来也怪,女人竟然就放了他,并拍拍他的脸道:“赶紧逃吧,下一次来找你的,就没这么好心了。”

女人走后,徐渭生好一阵没回过神,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新旧电脑全被毁坏了,放在抽屉里的移动存储设备也不见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哪路大神,可是带着儿子,又是大过年的,能跑到哪呢?

思来想去,他找朋友借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藏在沙发下面,和自己的手机相连,然后躲到了地下室里。

“我刚刚以为,你们就是来杀我的第二波人,实在对不住,对不住。”徐渭生解释道。

我低声对黄小桃道:“是血鹦鹉!”

血鹦鹉从来不伤女人和小孩,可能是因为杀掉徐渭生,她必须把这孩子灭口,才动了恻隐之心;又或者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儿子看见父亲被杀。

男孩拉着徐渭生的衣服说道:“爸爸我饿。”

徐渭生不耐烦地推开他:“滚滚滚,没看见爸爸在谈事情吗?晚上给你泡面吃。”

男孩泫然欲泣地说:“我不想再吃泡面了。”

徐渭生又要推开他,被黄小桃阻拦:“喂,你知道好歹吗?是你儿子救了你一命!一看你平时就不是什么好父亲。”徐渭生痛苦地抱着脑袋说:“警察同志,你们不了解情况!其实这孩子是我年轻时睡过的一个女人生的,她那年把孩子往我这一丢,人就走了,找也找不着。这个拖油

瓶跟了我六年,我管他吃喝,帮他落户,送他上学,凭良心说,我已经算很尽职了。”我听得直皱眉头,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个,这男人也是够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