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骨子里透着人渣的气味。小男孩跟父亲在这里躲藏的两日,大概除了泡面没吃过别的,我递个眼色给黄小桃,她立即会意,亲切地摸摸小男孩的脑袋:“小朋友,饿了吗?跟姐姐出去吃东西呗

!”

小男孩对陌生人有点戒备,看了一眼父亲,徐渭生冲外面摆手道:“去吧去吧,这阿姨不是坏人,给我也带一份。”

一听到‘阿姨’两个字,黄小桃气愤地咬咬牙,当着孩子面没有发作,领着他出去了。

我把门关上,问:“知道那女人为什么来杀你吗?”

徐渭生两手一摊:“我怎么知道!我是一个守法公民,从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坏人来杀我,你别在我头上找原因,去找坏人啊。”

“你别把邪火往我身上发,我们是来帮你的。”我说着搬了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上:“还有一件事,在我面前不要撒谎。”

“我没撒谎……啊啊啊!!!”

我对他用了一次冥王之瞳,没什么目的,纯粹看他不爽,反正这又不算私刑。

徐渭生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刚刚是怎么回事,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恐怖?”

我冷笑:“这就是撒谎的代价,还敢撒谎吗?”

徐渭生用又敬又畏的眼神看我,把脑袋摇着波浪鼓。

我说道:“二十年前,你是一个论坛的版主,当时你……”

我把他干的勾当全部说出来了,徐渭生听得冷汗直流,我故意说得很慢,让他有足够的心理压力,感觉破案久了,我也会耍点小心机。

最后,我说道:“不过,我们并不是来查你敲诈勒索这件事的!”

徐渭生抬起头:“那你们要查什么?”

“二十年前,有一桩很轰动的杀妻案,你知道吧?”

他点头。

“你敲诈过当事人,对吗?”我逼问道。“没……”结果看了一下我的眼神后,他又把话咽了回去,改口道:“是的!谁叫他们不开眼呢,在我的论坛里讨论这件事,被我发现了,就狠狠敲了一竹杠。不过是他

们杀妻在先,这四个人就是禽兽,连自己的妻子都杀,我这完全是为民除害。”

我冷冷地怼回去:“为民除害?他们讨论的时候,应该没有落实犯罪吧,你知情不报,等犯罪成为既成事实,再去敲竹杠,根本就是罪加一等!”

徐渭生低着头,汗如雨下,手瑟瑟发抖地去拿桌上的烟,屋子里本来就够臭了,我不想再吸他的二手烟,就随手把烟拿走了。

我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不追究,我要知道当时的详情,四个人分别是谁?”

徐渭生满脸堆笑地说:“哦,他们分别叫王磊、张伟、牛志国、马新。”

我一眼识破他的谎言,我说道:“你挺厉害啊!”

“过奖过奖,我早盼着警察来把他们四个绳之以……”

“现编谎话来糊弄我?”

徐渭生立马狡辩:“我说的全是实话!”

“看着我的眼睛!”

“不敢看!不敢看!”他别开脑袋拼命摆手。我恨不得再对他用一次冥王之瞳,可是对这种小人使用有点不值,我郑重其事地道:“徐渭生,如果你再说一句谎话,后果自负!我们在查刑事案件,但不介意稍带破

一桩敲诈案。”

“警察小哥,你真的不追究吗?”徐渭生咽了口唾沫。

我含糊地‘嗯’了一声,怎么可能不追究。当年他敲诈的钱财让他逍遥了二十年,说不追究就不追究,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对敲诈什么的倒无所谓,关键是当年他如果及时报警,那四个女人可能就不会死,我心中暗暗发誓,这个人渣我非惩治一番不可。

“那些资料在我硬盘里面。”他答道。

“硬盘被拿走了?”我问道。

“是的!不过我有备份,存在网上,需要一台电脑。”

“为什么要留备份?”我定定的望着他。

“因为……因为我当论坛版主敲诈过不少人,怕这些人秋后算帐嘛,就留一手,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你说是不是?”徐渭生满脸堆笑地说道。

我又问:“那四个嫌疑人,你见过吗?”

“没有,我只和其中一个人接触过,我们在火车站交易的,我没看见他正脸。”

“行,跟我们回局里!”我点了点头。

一会功夫,黄小桃领着小男孩回来了,我们把徐渭生父子俩带上车,回到局里,正好在走廊上遇见老幺,老幺惊叹道:“神速啊,嫌疑人抓到了?”

我说道:“不是,他是当年那个版主!”

老幺惊讶地嘴变成了o字型,拍着我的肩膀道:“可以啊小宋宋,上午才知道这人,下午就逮回来活的了,效率够可以的……原来人渣长这个样子。”

“别贫了,借用一下你的电脑。”我说道。徐渭生用电脑登录一个邮箱,从里面取出一份压缩文件包,里面的内容相当多,分门别类地记录了他敲诈的人和事件。后来这案子结束,黄小桃顺便给反贪局送了份

大礼,通过这个文件夹揪出好几个藏在干部队伍中的蠹虫。

他打开一个文档,里面是四个人的论坛聊天记录,四人分别叫“厨子”、“司机”、“商人”、“铁匠”,聊天记录比较长,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厨子道:受不了这黄脸婆了,三十如狼四十似虎的话真不假,什么时候动手啊?

商人道:别急,时候还没到。

铁匠道:我说,我们真的不会被条子盯上吗?

司机道:我的计划万无一失,意外,谁能看出来?而且我们几个现实中又不认识。

看这对话,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在商量杀妻一事,我感到一阵兴奋,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

徐渭生打开另一个文档,是四人的姓名和住址,其中丁皓赫然在列,黄小桃指着一个名字说:“李凌寒,他就是我父亲那个合作伙伴,一家出租车公司的老总。”

“想必这人就是代号‘司机’的人吧!一会再讨论。”我指指徐渭生,有外人在场。

老幺戳了一下徐渭生:“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姓名和住址的,论坛资料不是假的吗?”

徐渭生猥琐一笑:“二十年前怎么上网的,你知道吗?”

“拨号上网!”老幺灵机一动。

“对,当年没有网吧,每个IP都和一个电话绑定,我只要去电信局一查,就知道他们的具体住址和姓名。”

“可以啊,兄弟。”老幺惺惺相惜地说道,拿手拍打着他的肩膀。

“行了,别跟敲诈犯嫌疑人称兄道弟的!”我提醒老幺。

徐渭生立马慌了:“什么敲诈犯?警察同志,你不是答应我……”“我说了吗?”我一挥手,早在门外等待的警员立马冲进来:“拘起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