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我们通过户籍档案库查证了一下,河里打捞来的第一名死者名叫杨骎,是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总经理。

杨骎,丁皓,李凌寒,潘德,这是当年的四名杀妻嫌疑人。

杨骎的职业是进出口贸易,他应该是二十年前代号‘商人’的人;饭店老板丁皓,他是‘厨子’;出租车公司老总李凌寒,是‘司机’;做建材的潘德,是‘铁匠’。

四人已经有两人遇害,而且是以一种带有强烈惩戒意味的形式被杀的,其实我觉得,恐怕第三名甚至第四名受害者早已出现了!站在罪犯的角度思考,春节期间作案具有各种天时地利,市内人流和车辆稀少,移动的时候不容易被人目击到;各大商店歇业,监控设备平时少了三分之二;而且春节

和初一一般都不出门,尸体会晚一点被发现,越晚发现对凶手越有利。

黄小桃派出两名警员,分别去李凌寒和潘德的家里找他们。

我说道:“这案子从一开始透着强烈的复仇意味,看来是针对当年案件的。”

黄小桃说道:“会不会是血鹦鹉干的呢?你有没有注意到,血鹦鹉出现的两个地方,档案室和徐渭生的家,都与案件线索有关,我感觉她像是在执行杀人灭口的任务。”

“杀人灭口?因为什么呢?当初他们没付钱?”我问。

“距离案件发生至今,正好二十年,江北残刀一直都把替人洗罪当一份生意做,他们的保护是有期限的吗?难道说这保护期是二十年。”黄小桃猜测道。

我摇头:“这也说不过去,过了保护期灭口,那还会有人信任他们吗?血鹦鹉的出现必然与本案有关,可是这桩案子真是她做的吗?我心里是打个问号的。”

黄小桃捏捏拳头:“总之,还是先按常规案件来调查。”

黄小桃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来放在耳边,听着听着,眉毛拧了起来,对我说道:“宋阳,第三名死者出现了。”

如我所料!黄小桃派出的警校学员在李凌寒的家门外闻到一股腐臭味,于是撞开门,发现死去多日的李凌寒。我和黄小桃立即驱车赶往现场,推门走进现场时,看见一个穿着衬衣的

肥胖年男人,骑坐在一个用竹条编织而成的物体,那东西看着像一个巨大的马鞍,尸体向后仰着脖子,大张着嘴,看去死状极其痛苦。

发现现场的警校学员由于太过震惊,什么事也没做,在这里傻呆呆地等我们来,一个男学员叫道:“太恐怖了,和平时书的案例完全不一样!”

我说道:“你们那教材都是十几年前的版本了,现在时代日新月益,许多犯罪手法都是课本学不到的。”

众人点头,黄小桃喝一声:“都愣着干嘛,拉警戒线、拍照固定、给证物编号。”

刚刚那男学员回答:“可我们啥也没带。”

黄小桃说道:“我车后厢里有,去取来。”

众人去取了东西,笨手笨脚地开始忙活起来,这对他们来说是头一次实践,看得出来,不少学员都是既兴奋又紧张,生怕出错。屋里弥漫着一股腐臭味,待会触碰尸体的时候只会更臭,我和黄小桃各含了一粒苏合香丸,套鞋套、戴手套,来到死者面前。黄小桃仔细确认了一下死者的脸,说道

:“没错,他是我爸那个生意伙伴,次见面是我小时候,他来我家吃饭,想不到第二面是这种方式。”

“人生无常呀!”我叹息一声。

死者身下淌了一大滩腥臭的血液,已经凝固了,我俯下腰察看,飞快的说道:“直肠里被插了一根竹管,这种刑法是古代的骑木驴!”

黄小桃皱眉道:“一想到这种污辱女性的刑罚在古代是家常便饭,我感到不寒而栗。”

我点头:“是啊,有时候很庆幸自己生在红旗下,那些黑暗的历史将永远沉睡在书籍之。”

这个竹条编的木驴横亘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由于承受着一个成年人全部的体重,一端已经扎进沙发,我叫来那帮小伙子,众人合力将尸体尽可能维持原状地放倒在地。

屋里开着空调,加速了尸体的腐烂,加死者较肥胖,一些身体部位凝结出一层尸蜡。不动还好,一动这些尸蜡从他的脖子、下巴滴甩到学员们的手。

放下尸体后,学员们嗷的一嗓子,争先恐后地冲到卫生间去呕吐、洗手,黄小桃大喊:“哎哎,别用卫生间……得,说晚了!”

还好我们事先有准备,含了一粒苏合香丸,不过仍然能嗅到那股恶心的腐烂味,我验过那些多尸,这对我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突然发现,刚刚搬运尸体的时候,从尸体身掉下来一张金属卡片,面已经沾了一层尸蜡,我捡起来一看,黄小桃说道:“又是她!”

我把这张血鹦鹉的卡片先收了起来,开始验尸。我掰开死者的眼皮,又撑开他的嘴看看颚软骨的腐烂情况,软骨已经变得很薄,然后观察了一下他的尸斑,我说道:“眼球腐—败,轻度突出,角膜重度混浊;尸斑固定

,尸僵开始大范围缓解,颚软骨开始腐烂……死亡时间4到5天左右,可能在前两具尸体之前。”

“哎,不能再精确一点吗?”我摇头,指指空调:“凶手故意把屋内温度调高,加速了腐烂,其实判断死亡时间的精确度是从二十四小时开始慢慢降低的。刚死的尸体和死亡六小时的尸体差别巨大,但

死亡十一天和死亡十天,几乎没有区别,只能通过其它方式来判断准确时间。”

“胃容物呢?”黄小桃问。

“恐怕不行,这个样子,早已经胃穿肚烂了。”我无奈的道。

尸体腐烂的本质,是肠胃的微生物没有食物,开始由内向外侵蚀人体,这尸体表面都烂成这样了,内脏更是没指望。当然,我还是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果然,死者全身内脏烂得差不多了,腹腔里积着一些腐烂的组织液,用手敲打会听见液体晃动的声音。由于胃酸的侵蚀,在肚皮出现

了一大面积的侵蚀斑。我听见液体有一些小颗粒物,质地坚硬,形状不规整,不像是死者自身的东西。另外,刺入身体的竹管我想象的要长,大概有小臂那么长,而且末端被削得很锋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