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诉黄小桃我的发现,骑木驴这种酷刑本身是不会要命的,但凶手将竹管的末端削得格外锋利,刺穿了死者的直肠和大肠,造成了严重内出血,最后致命。

而且,在死者死亡的过程中,凶手还通过中空的竹管往里面放置了一些异物,加剧他的痛苦!

能从下方往肚子里塞东西,说明当时死者是俯卧位,或者侧卧位,不然血会不停地往外流,地上的血虽然看着一大片,但其实量并不算多。

我用手敲了敲竹管,传来的回声证明,竹管深处已经被凝血和碎肉堵塞了。

我不打算在这里把竹管拔出来,现场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待会回去之后让孙冰心解剖吧!

我继续检查死者全身,注意到他身上有不少被殴打留下的伤痕及淤青,这些淤青随着皮下组织的溃烂已经扩散开来,但这些伤都没有伤到要害和骨骼。

咽喉、脑袋也没有外伤,我说道:“直接和主要死因都是内出血引发的器官全面衰竭!”

黄小桃说道:“死亡过程一定很漫长。”我点头:“相当漫长,肠胃不是人体要害,但是有许多血管和迷走神经,出血量达到全身血量五分之一才会休克,三分之一才会有生命危险。日本武士认为灵魂寄宿在

肠胃里,所以把剖腹视为最尊贵的死法,不少武士剖腹之后几小时都死不了,有的甚至活活感染致死。”

我检查了一下死者的双手,发现手腕上也有被捆绑的痕迹,勒痕色如败革,周围有密集的皮下出血点,另外,以勒痕为界线,手部的颜色明显较淡。

死者曾被捆绑过,但在死后,凶手把绳子拿走了,看来凶手学聪明了,知道绳子会被当作证据。

我拿手指丈量着勒痕的深浅,深浅程度很均匀,看来捆得非常紧,而且捆绳子的人性格认真,做事一丝不苟!周围地上还有一些毛发,是死者的头发,死者本身毛发比较稀疏,我检查了一下头皮和发根,发现有被薅扯过的迹象。而且凶手下手很重,从发囊被拔起的方向看,

是从前面扯的,这种扯法非常疼。然后,我查看死者的腹部,发现了几个和其它伤痕不太一样的钝圆形伤痕。我研究半天没摸着头绪,视线突然落在门边的鞋架上,我招呼道:“小桃,把鞋架上的高跟

鞋给我拿一只。”

黄小桃走过去比较了一下,道:“这些鞋都是一个型号!”她拿来一只。我比对了一下,看来这伤痕确实是被高跟鞋尖踢出来的,但是大小不符合,我们挨个试了一下,没有找到吻合的,我说道:“看来朝死者腹部踢踹的这人,穿的鞋比较

小。”

我比划着:“用手薅扯死者头发,使劲地踢他,这样造成的伤势并不大,充满着一种宣泄的意味。”

殴打死者这人,和捆绳子的人,一个冲动不计后果,一个冷静理性,明显不是同一个人。和前两桩命案一样,这案子也呈现出多人合谋的迹象。

那么,血鹦鹉会这样不理智地殴打死者吗?我回忆血鹦鹉做过的案子,突然发现,她没有太明显的犯罪风格。她的犯罪风格主要体现在对象上,她只杀男人,尤其是负心汉,可是有时候是一刀致命,有时候又

是慢慢折磨致死,有时候甚至显得有点业余。

我和血鹦鹉也打过三四回交道了,她身手敏捷、心狠手辣,这种性格的罪犯一般会采取最高效的手法。

为什么会有这种前后不一致呢?我突然产生了一个颠覆性的想法,但这想法还比较模糊,我没有当着黄小桃的面说出来。

见我在发呆,黄小桃问道:“有什么发现吗?”我摇头:“信息有限!”然后我注意到旁边有个水晶花瓶碎了,我走过去把碎片拢起来,叫刚刚那个小学员过来帮忙,使唤了他几次一直没问名字,我顺口问道:“你叫

什么?”

“报告长官,我叫李豹,他们都管我叫小豹子。”

“我不是长官,叫我宋顾问就行了,帮我拼一下这个花瓶,大致拼一下就行了,看有没有少。”我命令道。

“好嘞!”

李豹满口答应,他的同学们都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心说这些小学员真的很单纯,一心盼着能多做点工作,多参与一些,只希望他们一直保持这份初心吧!

黄小桃询问他们,刚刚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注意到什么没有。

一名小学员掏出记得满满的本子,道:“黄队,请过目,全在这上面。”

黄小桃扫了一眼,递给我看,上面记了不少内容,但有点不得要领,我问道:“先前两名死者,彼此有私交吗?或者共同的朋友?”

小学员摇头:“没有任何交集!”

黄小桃沉吟道:“看来这几人挺谨慎的,现实中从不来往,要叫老幺查一下他们有没有在网上联系吗?”

我说道:“意义不大,我们已经证实,他们就是当年那四个嫌疑人,眼下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凶手的身份这方面。”

“不管怎么看,这案子都和当年的杀妻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复仇?可是当年那四个女人已经不在人世了,总不可能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吧!”黄小桃冥思苦想。

这时李豹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长官,花瓶我拼好了,少了将近三分之一。”

“少了三分之一?”黄小桃错愕地看向我。

我淡淡地道:“那三分之一的碎片,在死者肚子里,行了,不必解剖看一遍了。”

黄小桃说:“保险起见还是解剖一下吧,万一上面有指纹呢?”

一阵彩铃声响起,把所有人惊了一下。我意识到声音是从柜子下面传来的,我过去伸手一掏,掏出一部手机,上面正在响的号码,被标记为推销员。

我按下接听,果然是个推销员,我三言两语挂断了。这应该是死者的手机,电源已经不多了,当我解锁屏幕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叫黄小桃赶紧过来看。看见锁屏画面上的照片时,黄小桃惊讶地说道:“咦,好像在哪见

过她!”“何止见过,我们还和她说过话!”我说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