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咬牙切齿地喊道:“血鹦鹉!”然后拔枪朝方开了一枪,这一枪只是示警。!

血鹦鹉立即沿着房梁蹿到一堆建材的顶部,轻笑道:“有本事来抓住我啊。”

我听见绳子被割断的声音,喊道:“快跑!”

我们四人迅速后撤,堆积如山的建材哗啦啦倒下来,转眼把通道和地的尸体埋住了,当尘埃散尽,血鹦鹉也不知所踪。

我和黄小桃追到外面,环顾四周,明明地有积雪,却没有留下任何她逃跑的脚印,黄小桃愤然骂道:“该死的女人!”

我无力地说道:“去验尸吧!”

所幸埋住尸体的建材并不很重,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把它清理出来,原本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被砸坏了许多地方,并且沾满了尘土,增加了验尸难度。

我用手机把死者的脸拍摄下来,同黄小桃辨认了一下,此人是作建材生意的潘德,当年的四个嫌疑人,终于全部死光了。我戴橡胶手套,先确认了一下死亡时间,我说道:“血鹦鹉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觉得有点可疑吗?死者已经死亡三天左右,弃尸时间可能是一天左右,血鹦鹉为什么

还要回来一趟呢?”

“毁尸灭迹?”黄小桃猜测。

“然后被我们撞……总觉得有点刻意为之。”我皱了皱眉毛。尸体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西装,全身多处骨折,我拿手摸着断骨的部位,骨膜没有出血和炎症,这些骨折都是死后造成的。我搜了一下死者身,口袋基本空的,

我在领口、袖子、前襟这些容易被触碰到的地方撒了一些海草粉,并没有留下指纹,由引看来,凶手的手段在不断升级。

然后我发现死者下身一片血肉模糊,于是我把死者的裤子扒了下来,当看清他的下身时,黄小桃低低地发出一声惊呼。

死者的"shengzhiqi"只剩下一坨血淋淋的烂肉,从形状看像是被钝物反复击打过,似乎是一把锤子,黄小桃说道:“宫刑?”

我摇头:“不,这叫幽闭之刑!”幽闭之刑是古代对女囚使用的一种宫刑,古书记载:“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矣。”这种刑法是用木槌重击女囚子

宫,毁坏她的"shengzhiqi"官,使其永远丧失生育能力。

无论是对女性的伤害,还是羞辱,以及终身影响,都没有幽闭之刑更残酷的了。

死者不但"shengzhiqi"被砸得稀烂,下腹部位也受到了反复砸击,所以我判断,凶手是在复原古代的幽闭之刑。

我发现死者的腿部有不少鲜血,我把鼻子凑过去嗅闻,面不但沾了鲜血,还有尿液和精-液,我拿过裤子看了看,裤脚也沾了这些液体。

按理说,死者承受幽闭之刑的时候肯定不是站着的,血不太可能流到腿,或者流这么多。

我看了一下死者的脚,他的脚掌沾了许多泥沙,有多处磨损,我说道:“看来他被刑之后,自己又逃出来了!”

“逃出来?在这种状态下……”黄小桃咋舌。

“嗯!”

我脱掉死者的衣服,拿在手嗅闻了一下,面有一股霉味和机油味,看来他确实在车内呆过一阵子。随后我检查了他全身,死者身有多处擦伤和摔伤,却没有殴打伤,似乎是逃跑途留下的。然后我注意到他的后脑勺陷进去一块,皮下软软的,里面全是淤血,我

朝周围摸了摸,下面的骨板呈放射状骨裂。然后我掰开死者的嘴,朝喉咙里看了看,气管里积了一些带血的泡沫,我说道:“打在脑袋的这一下非常沉重,让死者当场进入强直状态,这是不是致命伤,我现在

还判断不了。不过死者全身没有其它外伤,证明凶手打了这一下之后,觉得没必要再补刀,所以我想,死者受到击打之后,不久便咽气了。”

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内脏,内脏倒是没有大损伤,看来头部这一下确实是致命伤。也是说,这桩命案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情况!凶手未能按原计划杀掉死者,死者逃脱了一段时间之后,凶手才找到他,并将其杀害,然后用一辆车把他装到这里弃尸

如果昨天和我们相撞的那辆车里装的是死者,那么命案应该发生在除夕夜。

我对着尸体思索着,这时黄小桃接到孙冰心打来的电话,她交谈几句之后说:“dnA化验出来了。”

我说道:“找块防水布或者塑料袋,把尸体装回去吧!”

两名学员帮忙抬尸体,没怎么经过这场面的学员心理素质实在不行,把尸体往后备箱里一放,立马跑到一旁呕吐去了。我们开车离开,这时天色已暗,到厂门口的时候,一束强光射来,只见一个大爷站在院门口,手里拿着手电,喝问:“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门的锁是不是你

们剪的。”

我们下车,黄小桃亮出证件:“大爷,我们是警察,正在查案!”

大爷嗓门很响地说道:“警察查案也不能随随便便进来啊,还把我这锁给剪了,这大过年的,进来个小偷不把仓库全搬空了。”我招招手,叫学员过来,问他们身带烟没有,给大爷点了根烟他情绪才略微缓和了些。原来这大爷是看门的,家住在附近,刚刚在楼看见院门大开,立马过

来了。

我心说这来的可真是时候,凶手进来的时候没发现,偏偏我们进来的时候发现了。

我问道:“大爷,这仓库是谁的,你知道吗?”

“知道啊!潘老板的嘛,他舅舅和我是老同事,看我退休没事,介绍我过来看门,四千块一个月。”

要是他知道老板现在在我们车里,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道:“对了,这仓库以前是干嘛的?”

“以前?以前是一家工厂,二十年前可能是煤气泄漏,发生了大爆炸,后来这块地皮被法院拿去拍卖,被买下来当了仓库。”大爷回答道。听到这里,我和黄小桃惊愕了交换了一下眼神。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