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句等我一会儿,朝厂区里走去。 天色已暗,我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血鹦鹉的脚印,随后黄小桃追过来道:“不急于一时,这里发现了尸体,我回去之后派人过来查封

,慢慢查。”

“你觉得这里会留下什么证据呢?”我问道。

血鹦鹉行动的动机,我已经弄明白了,她是在销毁当年那起案件留下的线索。

黄小桃道:“我不知道,不过孙冰心刚刚发短信说,dnA鉴定结果很有‘意思’!”

“行,那先回去吧!”

我们叫那两个学员留下来,稍后和市局来的人碰头,把现场保护起来,看门大爷一脸懵逼,一直追问:“到底出啥事了,到底出啥事了?”

我们火速赶回局里,孙冰心和宋星辰已经在物证心。

黄小桃问道:“鉴定结果怎么样?”孙冰心解释道:“这些骨骸是二十年前的,又被大火焚烧过,常规的技术鉴定不出来,我们紧急申请使用美国的Id-PLUS试剂鉴定技术,和样本——也是星辰大哥

的dnA对,发现里面有四个人是星辰大哥的亲属,其两人的匹配率高达99%。”

宋星辰眼神黯淡地说:“这两位是我的父母,时隔二十年,终于找到他们了。”

我把一只手放在宋星辰肩膀:“虽然很不幸,但总算有个交代了。”

宋星辰默默点头,他的神情既伤感又释然。

“还有一个呢?”黄小桃问道。

“还有一个不是宋家人。”孙冰心回答。

当年五名宋家高手死在爆炸,其一个不是宋家人,难道说,有一个宋家人活了下来?

孙冰心问:“活下来的那个,该不会是……刀神前辈吧?”

我摇摇头:“我更关心的是那个外人是谁!程厅长的叙述毕竟不是第一手情报,当年现场有没有外人我们都不清楚。”

宋星辰说道:“我已经联系了姑姑,她说近日会赶来……”

突然外面传来警卫员的喝声:“你是谁?站住!”

“我要见宋阳!”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我一激灵站起来,来到外面,只见宋鹤亭和宋洁站在走廊里,正在和警卫员对峙,宋鹤亭穿着一身白色搭铁锈色汉服,背着双手,她这次算是很客气了,没有动手打

人。

我忙道:“没事,是自己人。”

“好久不见啊,宋阳!”宋鹤亭微笑道。

“姑姑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通知我们去接你。”我说道。

“自家人,用不着客套。”宋鹤亭摆摆手。

宋洁一看见宋星辰,欢天喜地地喊一声‘堂哥’,然后扑到他怀里,见有其它人在场,宋星辰一脸不好意思。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说道:“姑姑,我们去局里坐坐吧。”

“随便!”几分钟后,我们全部来到一间会议室里,宋鹤亭慢悠悠地喝着茶,道:“情况星辰已经告诉我了,我真想不到你们会翻这桩旧案,不过既然已经查到这地步,我再藏着

掖着也说不过去了。”

我解释道:“倒不是我们想翻,眼下发生了一桩案子,死者全部是当年的嫌疑人,而且江北残刀的人也在暗活动毁灭证据。”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家伙慌了!”宋鹤亭咬牙一笑,告诉我们当年的事情。

杀妻同盟案一开始是我爷爷和孙老虎参与的,后来黄泉买骨人露面,我爷爷和他明里暗里地较量,看似处在被动,其实我爷爷已经将调查的重心转移。

跟官方的说法不同,我爷爷并非是在绝望之才采取非常手段,从一开始他打算将黄泉买骨人斩草除根!随着我爷爷的调查,他知道了黄泉买骨人的藏身之处,那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派出警察去围剿,很可能贻误战机,于是我爷爷向宋鹤亭求援,随后宋鹤亭派出了

五名当时的顶尖高手来暗杀黄泉买骨人……

说到这里,黄小桃打断宋鹤亭:“不好意思,有个细节我想追问一下,你们一直呆在福建,向你们求助不是更慢吗?”“不,我们当时在这里!”宋鹤亭说道:“因为我们宋家也一直在追踪黄泉买骨人,他曾经害死过宋家人,当然这属于报私仇,所以此事只有宋兆麟一个人知道,他向

我们求援的事情,也是到了最后关头才告诉孙虎的。”

可是,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却失败了,五名高手赶往黄泉买骨人的藏身之处了埋伏,五人死于爆炸。

从那之后,黄泉买骨人消失了很长一阵子,我爷爷和孙老虎再也没有合作办案。听完我略感失望,宋鹤亭提供的情报并没有太多意料之外的东西,我拿出刚刚的dnA鉴定结果,说道:“姑姑,我们化验了一下当年五名高手的dnA,其四位是宋家

人,还有一个不是,您当时派出的五个人分别是谁?”

“宋远桥、宋远溪、宋远山、宋洛语、宋兆貅。”宋鹤亭念出五个名字,当听见其两个名字时,宋星辰突然攥紧拳头,眼眶一阵发红。

我又问:“其有一个是外姓吗?”

宋鹤亭冷笑:“没有!”

孙冰心说道:“大概是没有找到骨骸吧。”

黄小桃道:“今天血鹦鹉去现场,难道是为了找这份骨骸?”

我注意到宋鹤亭一直在那里冷笑,神情透着不屑,她放下茶杯说:“你们这个特案组,不过尔尔嘛!”

“你什么意思?”黄小桃微微不快地道。

宋鹤亭摇头:“难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她的话猛然提醒了我,时隔二十年,江北残刀为什么要跑来毁灭证据,这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跟他们切身利益相关的信息。孙老虎也在遗书说,怕我受到伤害……我

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让我自己都有点害怕。

我慢慢地站起来鞠躬:“姑姑,后辈宋阳斗胆猜测,说错了请不要生气。”

“你说!”

“当年那个被炸死的外人是黄泉买骨人,有一个宋家人取代了他。”我眯着眼睛道。

此言一出,大家一片震惊,连宋星辰都错愕地瞪大眼睛,好一会儿,屋里惊愕的气氛才缓和下来。宋鹤亭缓缓点头,神情里有些悲凉:“你说的一点没错!是的,现任黄泉买骨人是我们宋家人,这是江北残刀最想抹掉的终极秘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