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起来揉揉肩膀,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我竟然看卷宗不知不觉地看了一宿,桌放的全是我用来提神的薄荷饮料。昨晚我一直在看回孙老虎给我的U盘的资料,重新梳理了一遍黄泉买骨人所犯过的罪。果然,以98年为分界,他的犯罪风格发生过一次很大的转变,这印证了宋

鹤亭的说法。

熬了一夜,我困得不行,给黄小桃发条消息:“我睡一会,有事叫我!”

黄小桃回复:“一宿没睡?你下午再过来吧!好梦。”

我恭敬不如从命地倒头大睡,下午起来的时候精神已经恢复了,毕竟年轻,还经得起折腾,我看了下手机,有不少短信,还有黄小桃的几个未接电话。

我立马穿衣漱口下楼,经过店的时候,看见王大力已经开张了,客人还不少,我问道:“这么积极啊,这才大年初三。”

王大力说道:“一年之计在于春嘛!你马要结婚了,我不多挣点钱,到时怎么礼啊。”

我哈哈一笑:“我又没说到时要请你。”

“不是吧!”王大力捂着胸口作受伤状。

“走了,事情办完我再回来帮你照顾店里。”我摆摆手。

“行了行了,走吧走吧,店里有我成!”王大力道。

来到市局,警员们已经回来班了,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热闹的景象,不少警察见到我都打声招呼:“宋顾问,新年好啊!”

我点头回应:“新年好!”

我来到黄小桃的办公室,问有什么进展,黄小桃说道:“三件事,发现尸体的湖我叫人去打捞了一下,找到了一些物品,不过可能不是死者的。”

“发现血鹦鹉的卡片了吗?”我问道。

“对,这才是关键,没有找到。”

“第二件事呢?”我继续问。

“昨天发现尸体的仓库,我找遍了,没找到什么东西,不过地有一个被挖开的洞,里面有什么东西被取走了,我怀疑和二十年前的案子有关。”

我沉吟道:“东西怕是销毁了,这只有抓到血鹦鹉才能知道。”

“还有一件事,是老幺查到的,第四名死者潘德在死前有过大笔支出,大概一千六百万的样子。”黄小桃说道。

“一千六百万?”

这个数字让我想到了驯狗师,组织替人洗罪,明码标价四百万保一个人,我说道:“潘德在接到李凌寒电话之后,打电话给组织,请求保护?”

“从时间线看,似乎是这样!”黄小桃点头。

“可是为什么是一千六百万,李凌寒打电话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个人活着了……”

“会不会是江北残刀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呢?”我暂且放下这个疑问,在头脑重新梳理了一下,潘德遇害和血鹦鹉现身,似乎是同一时间,我说道:“血鹦鹉是组织派来保护他的人,不过看起来,她并没有认

真执行委托,主要行动都在毁掉二十年前的证据面。一定是黄泉买骨人发现这案子又浮出水面,才让她这么做的。”

“有点怪,血鹦鹉的性格是不可能保护这种渣男的,组织为什么要派她来?”黄小桃问。

我耸肩:“谁知道!”

黄小桃问我有没有吃饭,我说没呢,她给我叫了一份猪排盖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李豹和其它学员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看见我们在屋里,又退到门外,敬礼喊报道。

黄小桃挥挥手:“进来吧,查到了?”

“查到了!”李豹兴奋地说,把手里的一个信封放在桌:“四个受害者妻子的信息,全在这里面。”

我和黄小桃打开来看,果然是新人,调查的东西虽然多,却不得要领——

杨骎妻子陈阿娇,现年三十二岁,以前在夜-总会工作,人际关系较复杂。

丁皓妻子张蓉,现年二十九岁,是农村来的,在丁皓的饭店里当过一阵子服务员,后来和老板勾搭,成功小三位。

李凌寒妻子王静雅,现年三十岁,以前是被李凌寒资助过的一名大学生。

潘德妻子许萍,现年三十五岁,过去是一名自由工作者,和潘德是在酒吧认识的。

黄小桃笑了一声:“猜到你们查不到重点,都没吃饭吧?”

大家摇头,黄小桃说道:“给你们点份吃的,算是犒赏你们的,一午辛苦了。”几人都有点怂,以为黄小桃要批评他们,据我对黄小桃的了解,她从来不说阴阳怪气的话,这大概是在卖关子,我说道:“黄队不会骂你们的,况且她又不是你们教官

。”

大家各自点了一份外卖,在屋里吃起来,气氛静得有点尴尬。

一小时后,走廊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我突然明白了,我说道:“你另有准备?”

黄小桃笑笑:“当然,这么重要的情报,我怎么放心让一帮孩子去查,正好给他们一课。”

只见王援朝走进来,穿着一件军大衣,嘴叼着烟头道:“小桃,你叫我查的情报查到了!”

那些学员一见自己的教官来了,吓得赶紧起立,王援朝扫了一眼,没理他们,径直在一张椅子坐下。王援朝告诉我们,第一名死者的妻子陈阿娇,她是饭店老板丁皓第一任妻子的女儿。当时她母亲是未婚生子,怕周围人说闲话,一直把女儿放在老家由父母带大,所

以这件事连她的丈夫都不知道。

而丁皓的现任妻子,是第四名死者李凌寒前妻的表妹,她小时候学期间,曾经在表姐那里住过一阵子,关系非常亲密。

李凌寒的现任妻子,是潘德前妻的侄女。

最后,潘德的现任妻子,年轻时曾在杨骎前妻经营的花店里打过工,受过她不少照顾。

王援朝说完,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人物关系有点混乱,但总体和我料想的完全一致,四名死者的现任妻子,都与二十年前的四名死者有着密切关系!

爷爷曾说,一个案子如果不能从动机入手,从关系入手。

眼下发生的四宗命案,单独来看瞧不出什么,可是摆在一起,再和当年的命案一较,会发现这层隐密的关系。至此,真相终于揭开一角,当年的四个女人被杀害,警方却未能破案,她们的后辈长大之后,牺牲色相傍四个逍遥法外的凶手,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组

成了杀夫同盟。替自己的母亲、长辈、前辈复仇!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