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道出这个结论之后,黄小桃颇为惊讶,连说了几个‘原来如此’,然后又道:“那血鹦鹉在这案子的角色呢?”

我说道:“血鹦鹉是来毁掉当年证据的,我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契机卷入这起案子,但从她的行动来看,她是在有意识地替四名嫌疑人承担罪名。 ”

“血鹦鹉有这么高尚?”黄小桃一脸难以置信。“不,血鹦鹉当然不高尚,她也是两手沾满鲜血的罪犯,但她的原则性极强,只杀男人,不杀女人和小孩。还记得我们去找徐渭生的时候,因为徐渭生的儿子在现场,

血鹦鹉饶了他一命。”

“确实!”黄小桃拍案而起:“那咱们现在行动,把四名嫌疑人控制起来,本案特殊,先把人控制起来,再想办法找证据定罪。”我说道:“证据我们是有的,本案的破案思路和当年的杀妻同盟是一样的,她们算装作彼此不认识,在行动之前一定会通过络联系,只要她们联络过会留下痕迹

。”

为了防止四名嫌疑人逃脱,必须同步行动,同时控制,于是我、黄小桃、王援朝、孙冰心各带几名学员,分别去找那四个女人。

我和李豹、宋星辰、宋洁坐一辆车,来找丁皓的妻子张蓉,之所以带李豹是因为我们仨都不会开车。

张蓉目前带着孩子住在她娘家,我们找到她父母的住处,我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宋洁跃跃欲试地说:“堂哥你让开,看我一脚把门踹开。”

我一阵咋舌:“你消停点吧,警察办案哪有这么野蛮的?”

宋洁笑笑:“我们四个,谁是警察呀?”说的也是,我是顾问,而李豹还是警校学员,我当然不会让她踹门的,我取出开锁工具准备撬锁,插进锁眼之后,锁头竟然活动了一下,我使劲往里面一推,锁掉到

门那边去了。

宋洁笑嘻嘻地道:“堂哥,你什么时候练的一指禅,一根手指把锁头捅掉了。”

我作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是有人强行把锁头撞开,又故意摆回原位,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我轻轻推开门,屋里安静得令人有种不祥的预感,我注意到地板很干净,鞋架的鞋也摆得整整齐齐,完全没有被入侵过的迹象。

我们来到一间起居室,看见两个老人坐在桌边,桌放着饭菜,他俩一动不动,显得特别诡异。宋洁害怕地躲到宋星辰身后去了,我拿手碰了一下其一位老人,对方一头栽倒在桌子,李豹吓得一声尖叫,我这才注意到,两个老人的脖子有一道极细的勒痕

我翻开死者的眼皮看了一眼,说道:“瞳孔已经模糊了,死亡时间应该在六小时左右。杀完人又摆成这样的造型,凶手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

“小少爷,瞧这里!”宋星辰指着死者的手背。

我朝那里看了一眼,只见两名死者的手背,都用红颜料画了一个佛教的万字,这大概是凶手的个人风格。

我让大家迅速在屋里搜索,李豹在另一个房间喊:“宋顾问,这里有一个活的!”

我们赶去一看,卧室里躺着一个小男孩,倒在地昏迷不醒,李豹把他抱起来,用手试探了一下,道:“昏过去了。”说完要掐人。

我忙说:“别!”

掐人其实不是一个科学的法子,仵作从来不用,人下面藏着一根直通大脑的血管,按住那里会让大脑急性缺氧,于是醒过来,这只适用于浅昏迷的人。

这孩子才十岁左右,昏迷程度较深,用这法子会害了他。我叫李豹去把窗户打开,然后让宋洁取来一瓶二锅头,我用手指沾了一些酒,揉捏他脖子后面的两个穴道。一会功夫,小男孩慢慢醒转,他一睁开眼睛,突然激烈地

扑腾起来:“别把我妈妈带走!别把我妈妈带走!”

这小孩看来是吓坏了,我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们是警察,告诉叔叔,谁把你妈妈带走了?”

小男孩抱着我呜呜地哭:“坏人!”

我继续追问,他只是哭不说话,我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指指自己的胸口。我掀开他的衣服一看,他胸前红肿了一大块,有人对着他的心脏踹了一脚,使他昏迷过去。

“对小孩下手,禽兽不如!”宋洁愤然道。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让李豹留下来照顾这孩子,来到客厅接电话。电话是黄小桃打来的,她问道:“宋阳,你抓到嫌疑人了吗?”

“没有。”

“该死,是不是走漏风声了,四个嫌疑人全跑了。”

“情况可能我们想的要复杂一些,先回去吧!”

我让李豹先带小男孩回局里,然后我留下来四处检查了一下,屋里有一些家具损坏,似乎是经历了打斗,但凶手非常细心地把它们复原了。

尸体也没有留下太多线索,凶手下手利落干脆,两名死者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害的。

当我走到门口,突然嗅到一阵气味,我问宋星辰闻到没有,他点头:“烟味!”

“和普通的烟味有点不一样,似乎掺了药草。”

我反复嗅着周围的空气,可惜时间太久,气味在门外不远处消失了,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即便使用天狗寻踪术,怕也是找不到。

这时黄小桃又打来电话:“宋阳,你怎么还没回来,老幺有新发现。”

“什么?”我问道。

“我派出去的几个警察在三泉路附近找到了李凌寒遗失的手机,老幺在面发现了一份音频讯息,是在他死前不久发出去的。”黄小桃答道。

“立刻发给我!”我说道。过了一会,老幺把那份音频发来,我打开来,里面是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有人在为当年的事情报复我们,我的三个哥们全死了,我怕是也活不久了!我的帐号里还剩一千六百万,是我的全部存款,密码是2167543,你们拿走吧!我没有别的要求,把这四个贱女人杀掉,让她们死得越痛苦越好,我知道你们信誉

最好,我信你们,请一定不要辜负我。”

听完我感到一阵愕然,原来那一千六百万不是用来保命的,是李凌寒临死前请江北残刀出面为自己报仇的!这案子,突然变得棘手起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