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用枪指着血鹦鹉,愤怒地叫道:“你这不要脸的女人,总算让我逮到你了,这次你别想逃掉。!”

血鹦鹉毫不畏惧地笑笑:“开枪啊!”

“你以为我不敢吗?把手举起来。”

血鹦鹉作势要举起双手,突然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手里多了一只飞镖,锋利的刃贴在我的喉咙,她威胁道:“开枪试试!”

楼梯传来一阵脚步声,警察们听见动静旋即折返回来,看见这一幕,大家纷纷拔枪,屋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我既然答应了血鹦鹉要合作,在这个节骨眼,必须配合她演下去,我悄声说道:“推我!”

血鹦鹉将另一只手移到我的腰部,用力一推,我顺势倒向黄小桃等人,用身体挡住枪。趁此机会,血鹦鹉破窗而出,当众人追过去时,发现她已经消失在夜幕。

黄小桃关切地问我:“宋阳,你没受伤吧?”

“没事。”我淡淡地说道,目光和宋星辰对视了一下,欺骗黄小桃让我感到一阵愧疚。

我暗暗发誓,这案子结束,我必须向她坦白一切。我们来到楼下,在周围调查,地留下了一些刹车痕迹,消防栓下面发现了一块擦掉的车漆,还有撞碎的车灯碎片。据此判断,三个女人开走的车可能是一辆黑色轿

车,车尾灯损坏。

此外,地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血迹,一道越野车的痕迹,我在下水道附近找到了一根黑色烟头,我闻了闻,里面有一股药草味。我说道:“这应该是怒目金刚的车,一辆越野车。消防栓是被那三个女人撞坏的,越野车随后追来,轮胎沾了一些水,从水迹的长度判断,双方出发的时间差为十五

分钟左右。”

黄小桃立即给交通部门打电话,并催促所有人车,准备出发。

五分钟后,交通部门汇报说,两小时前确实有两辆这个特征的车,经过了几条街,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是前庄路的一个十字路口。

得到情报之后,我们火速出发赶往那里,抵达那个路口之后,黄小桃把队伍分成三批,朝三个方向追出去。

几辆车行驶在夜色,突然砰的一声,好像撞到什么东西,车身剧烈颠簸一下。我从倒车镜向后一看,后面几辆车纷纷爆胎,横七竖八地歪在这段偏僻的马路。

我赶紧下车,朝地一看,地面撒满了铁蒺藜,这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黄小桃说道:“看来凶手在前面不远处了,下车步行!”她用电话通知另外两组人马,经过这一段的时候从两侧的荒地绕行。我、黄小桃、宋星辰还有宋洁以及几名警察朝前面走去,我们三个姓宋的都有洞幽之瞳,便叫其它人不要开灯,走了一段,路面出现一道长长的刹车痕,宋洁指着

一个方向道:“堂哥你看!”

路边的荒草地里,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发动机还在冒烟。我们走前,我发现车窗玻璃碎了,边缘沾了一些血迹,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旁边的草地有倒伏迹象,面也沾了血,看来怒目金刚和三个女人在这里打斗

过。

我环顾四周,果然在不远处的一条水渠里发现了一辆越野车。

血迹仍然新鲜,可能凶手正在行凶,我叫道:“时间紧迫,我用天狗寻踪术吧!”

宋星辰道:“小少爷,谨慎行事!”

“没事的,找人交给我,找到之后交给你们。”

我掏出一盒浸在药液的银针,刺向自己的几个穴道,打通嗅觉神经之后,空气的血味立即变得无强烈,我的鼻子被刺激得产生了一种疼痛感。

我强行压抑着天狗寻踪术带来的负作用,说:“这边!跟我来!”

我在前面带路,血味一路都没有消散,看起来某人受伤了,走了约摸二十分钟,前方出现一座废弃的乡镇工厂,整个工厂已经被掏空,剩下一副空壳子。

血味在这里变得更加强烈,我迅速拔掉银针,黄小桃一招手,警察们便训练有素地向四周包抄。

我说:“打开无线电联络,先不要开灯!星辰、宋洁,你们各自跟一队警员,当他们的眼睛。”

我们慢慢深入建筑,突然听见某间屋里传来女人的哭喊声,我和黄小桃立即赶到那里,只见一个女人被绑着双手倒在地,裤子被扒掉了,两腿之间不断流出鲜血。

我走过去,那女人在黑暗不知谁来了,吓得挣扎哭闹起来,我安慰道:“别怕,我们是警察!”

这时我才发现,墙根下面坐着另外两个女人,她们都被绑了双手,用布堵住了嘴,脸泪痕斑驳,这两人正是王静雅和许萍。

而地躺的这个是陈阿娇。

我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她的性命倒无大碍,只是有人往她的下身塞了一个恶毒的东西——开花梨。

看来怒目金刚确实在执行委托人的要求,让她们死得很惨,反而让我们有了救援的机会。

我解开她手的绳子,问道:“折磨你们的人在哪?”

女人只是哭泣,说不出话来,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枪声和打斗声,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神,黄小桃道:“你在这里守着!”说罢黄小桃冲出去,我听见宋星辰和宋洁的喊叫声,他们正在缠斗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虽然我对宋星辰的身手完全放心,可在一片寂静,听着外面的厮打声,心

难免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这时,一串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我扭过头,看见血鹦鹉走了进来。她一言不发地来到陈阿娇身旁,说道:“别怕,我是来救你们的!”说着她掏出一根注射器,把里面的药液全部注射进陈阿娇身体里,陈阿娇像是极度兴奋般拱起脊梁

,嘴一张一合。

我担心地道:“你给她打了什么?”

“吗啡!不然她这个样子,你以为逃得了吗?”

我一阵震惊,这么大的剂量,对身体的负作用很大,更危险的是,可能会成瘾!血鹦鹉将一只冰凉滑腻的手覆在我脸:“小宋阳,有些东西很毒,但却可以救人一命……轮到你履行承诺了,协助我们逃出去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