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默片刻,说道:“跟我来!”

血鹦鹉搀扶起受伤的陈阿娇,另外两人跟着她,我们来到外面时,看见宋星辰、宋洁正在下面和一个高大的胖子交手,黄小桃等人围在四周。

我打着手势,带血鹦鹉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路有一名警察注意到我们,喝问:“谁?”

由于我们没开灯,他看不清我们的长相,我说道:“是我,我和小桃先带嫌疑人离开。”

警察没有怀疑让开了路,很快我们来到了外面,看见月朗星稀的夜空,我长松了口气,同时心想,这下子我再也洗不干净了。

我挥挥手:“赶紧走吧!”

血鹦鹉笑道:“欠你个人情,后会有期。”

她走开几步,我叫住她,有些话想说,却又梗在喉咙。血鹦鹉像看穿了我的心事,道:“从今往后,我不再是血鹦鹉,更属于江北残刀,记住我的名字——嫣语兰!”

她带着三名嫌疑人消失在草丛里,这时前方草丛像波浪一样左右劈开,一个黑影跃出来,像鹰一样跃向血鹦鹉。

血鹦鹉立即将怀的女人推开,掏出飞镖掷向那人,来者竟然用肉掌挡开了飞镖,发出一阵金石之声。然后她落在地,这时我才看清,竟然是宋鹤亭!

她和血鹦鹉电光火石地交了几下手,血鹦鹉的身手在她面前像一个孩童,完全是被动挨打,最后她被重重一掌推开,在地滑行了数米,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

宋鹤亭背着双手,脸色凛然如霜,汉服衣摆在寒风微微抖动,她说道:“宋阳,你太令我失望了,你竟然在帮敌人。”

我解释道:“姑姑,她不是坏人,求你开一面,让她们几个走吧!”血鹦鹉满嘴是血地大笑:“哪里来的老太婆,别挡道!”她一跃而起,两手飞快地掷出飞镖,宋鹤亭轻描淡写地侧身让过,趁此机会血鹦鹉疾速冲过去,手的飞镖刺

向宋鹤亭。

我捏了一把冷汗,我不希望她们的任何一人受伤,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宋鹤亭一掌劈血鹦鹉的手腕,打飞了她的武器,然后一套凌厉的擒拿技将血鹦鹉按在地,用脚踩住她的后背,同时反向折着她的双臂。

血鹦鹉痛得脸色惨白,却没有叫出声。

“老太婆你才是坏人。”陈阿娇大叫一声,从地拾起一把飞镖冲向宋鹤亭。

宋鹤亭轻轻接住她的手腕,根本没看清她的动作,便把陈阿娇扔了出去,另外两个女人吓得噤若寒蝉。

“姑姑,手下留情!”我乞求道。

“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宋阳。”宋鹤亭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难道你想像你爷爷一样,践踏法律?你爷爷和宋家为此付出了多大代价,你还不明白吗?”

我说道:“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宋鹤亭气得手在发抖:“你承担得起吗?”

血鹦鹉突然发出一阵大笑:“老太婆,我知道你是谁了,二十年前你们弄巧成拙造出了一个江北残刀更可怕的大魔头,那你是正还是邪?”

“住嘴!”宋鹤亭一声厉喝,同时更加用力地折了一下血鹦鹉的胳膊,她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我咬紧牙关,宋鹤亭在我眼一直都是高山仰止的存在,我从未想过反抗她,但这一次我必须这么做,我闭眼睛又睁开,将洞幽之瞳切换到冥王之瞳。

看见我的眼睛之后,宋鹤亭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却没有退开,原来她的意志力如此坚强。

宋鹤亭用愤怒的声音吼道:“宋阳,你好大胆子!我和你说过,敢对我用这个,我挖掉你的眼睛。”

我不想再闪躲,大声说道:“一双眼睛又怎么样,我相信我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会坚持到底,我愿意付出代价,姑姑,请你让开!”

宋鹤亭气得两眼喷火,撇开血鹦鹉,大步冲向我,她的双指像铁刺一样刺向我的眼睛。

我想这大概是我最后看到的一幕了,我眼睛不眨地等着被刺瞎,在她的双指要碰到我的瞬间,突然变指为掌,重重拍在我胸口。

我感觉自己像被一辆疾驰的汽车迎面撞飞,身体像断线的风筝飘到半空,然后重重摔在地,摔得我眼前一阵发黑,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想吐。

“宋阳,我先记下这一次!”宋鹤亭把地的一把飞镖踢起来,用手抄住,转身朝血鹦鹉走去。

我立即明白她要做什么,也相信她做得出来,她要杀掉血鹦鹉。这时,一个人挡在血鹦鹉和宋鹤亭之间,他像从影子里钻出来一样突然出现,连我都没有察觉到,只见他披着一领黑色斗篷,戴着恐怖的青面獠牙面具,此人正是

刀神!

刀神亮出那把寒芒四射的匕首道:“够了,鹤亭!她不是我们的敌人。”

宋鹤亭呆住了:“连你也帮着她……”

“我并没有帮着谁,我只站在正义的一方,这三个女人忍辱负重终于杀死了逍遥法外的四个人渣,她们不该死,血鹦鹉在帮她们,所以我也会站在她这一边!”

宋鹤亭攥紧拳头,然后怒极反笑:“自古正邪不两立,这女人既然是江北残刀的人,那便是我们宋家的敌人,为了这一念之善放她走?恕我做不到。”

刀神举起刀,作出要迎战的架势,回头道:“快走吧,血鹦鹉!警察要来了。”

血鹦鹉慢慢爬起来,道了一声“谢谢”,正要离开,宋鹤亭一声暴喝:“不许走!”

她掷出手飞镖,刀神用匕首抵挡了一下,岂料宋鹤亭这一掷力道刚猛,匕首与飞镖擦出一道火花,刀神的身体也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刀神大喊:“宋阳,我拦住她,快带她们走!”

我立即奔向那三个女人,宋鹤亭准备来阻拦我,刀神刺出一刀,宋鹤亭出手如电地一拍下他的手腕,直接使出了宋家杀人技隔山打牛,刀神向后趔趄一步。

两人迅猛地交起手来,刀神明显处在劣势,他在尽全力缠住武学造诣近乎无敌的宋鹤亭。

我把倒地的陈阿娇扶起来,同时向另外二人催促:“走走走!”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只见黄小桃等人冲来。我心里一声叫苦,然而已经晚了,警察们迅速把我们包围起来,齐唰唰用枪指向我们。

他们开了电筒,那刺眼的光对宋家人的眼睛是很麻烦的,连刀神和宋鹤亭都暂时停下手动作。黄小桃震惊无地说:“宋阳,你到底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