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等人的突然闯入让周围的空气僵硬起来,黄小桃质问我:“你在帮她们逃跑?”

宋鹤亭说道:“你没看错,宋阳在帮这三个杀人犯,帮那个组织的女人!”

黄小桃错愕地瞪大眼睛,我看见她的眼眶湿润了,这样的反应令我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她,她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回答我,宋阳,这不是真的。”

一阵死寂,血鹦鹉突然笑道:“宋阳,不乖乖照我说的做,你休想拿到解药。”

我愣了一下,突然明白血鹦鹉想替我找借口,把罪名揽到自己身。但在这个节骨眼,我不想再撒谎,我也不想明哲保身,让这三个可怜女人逃掉是我的希望。在这种僵局下,能使之实现的唯一希望是说服黄小桃,虽然这几乎不可

能,但我还是要试一试。

我吞咽了一下唾沫,道:“小桃,我向你坦白,我在和血鹦鹉合作!”

“什么?”黄小桃的声音让我内心一阵刺痛。

我指着那三个女人,道:“我答应协助血鹦鹉,帮她们逃过法律的制裁,我这样做是因为,我从内心深处认为,她们是无罪的。”

我的话说完,警察们错愕地交头接耳,我想我的形象已经完全毁了吧。

无所谓了,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这是先祖宋慈,是爷爷,是刀神,也是血鹦鹉教给我的!

黄小桃哭泣着埋下头,喃喃道:“你明白你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明白!等这案子结束,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我大声说道。宋鹤亭突然大笑:“宋阳,你怎么这么愚蠢!这女人说什么你都相信?别忘了她是个什么货色,她是组织的人,她嘴说着要保护这三个杀人犯,可你知道她的真实目

的吗?”

“我知道。”我用带着怒火的声音大吼:“她只是想保护那些无辜的女孩子。”

“你鬼迷心窍了。”宋鹤亭恨声骂道。“01年靳南龙口村发生灭门惨案,一家四口惨死,当时锁定凶手是一个被拐卖到村里的少女,可是血鹦鹉突然出现,抛尸地附近出现大量新证据,重新调查之后专案组一致认定,凶手是血鹦鹉;05年京门纵火案,四个有轮-奸嫌疑却逃过法律制裁的富二代在火灾惨死,当时警方锁定凶手是被他们轮-奸的少女,可是因为血鹦鹉的出现,她成了嫌疑人与通缉犯;07年浙西无头惨案,一个虐待、性侵女童的继父被割掉脑袋,当时也锁定了凶手为女童生父,同样是因为血鹦鹉的干扰,警方的怀疑转到了她身

……”

我不断说着这些案件,总共居然达到了五十多宗,众人一个个惊讶不已。我看见血鹦鹉也异常震惊,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我目光炯炯的道:“那天晚,我花了一整夜梳理了血鹦鹉犯下的所有‘罪’,发现这里面大有蹊跷,我不否定她确实亲手杀害过一些人,但是她也曾替许多弱小无助的女性扛下了罪名。这个女人并不像你们认为的那样坏,某种意义来说,她和刀神一样,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法律,保护

弱者!所以我愿意相信她。”

“之后我无数次的翻阅《洗冤集录真本》,我在想如果是先祖宋慈,他会怎么做?答案是一定会放。”“当年先祖宋慈担任广东提点刑狱,曾抓获过一名侠士,这名侠士不求官不图财,只是专杀欺负弱女子的纨绔子弟,有"qiangjian"民女后抛尸井的,有毒杀其夫霸占其妻

的,但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花钱收买人证物证,逃脱了法律制裁。”“先祖宋慈当时左右为难,按照法理侠士当斩,按照道德侠士却是大快人心!他这么思考了一天一夜,等第二天打开提刑司衙门,却发现门外大雪跪满了百姓,他们有受害者的老母亲,有受害者的亲人,更有附近州县的请愿百姓,一致哀求宋慈放过那名侠士!那一刻先祖宋慈笑了,他心已经有了答案,只在案件批写下十

二个大字:常怀洗冤之心,无愧朗朗乾坤。”

“宋慈因此被连降三级,那名侠士也被宋慈所感动,发誓永生永世守护恩人,倾尽所学,代代相传,这也是宋家武宋一脉的由来!”

漫长的沉默,空只有风声,我看见血鹦鹉的脸蠕动着两道亮晶晶的泪痕。看来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一直以来把自己伪装成坏人,去保护自己的同胞。

她不愧为楚嫣的母亲!

黄小桃放下枪,悲恸地问道:“宋阳,你知道你这样做,代价是什么吗?”

“窝藏、包庇罪,三年以,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妨碍执行公务罪,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我愿意来承担这一切罪名,触犯法律应该被惩罚,这是我对法律的尊重!”

说完,我心一阵刺痛,我把地的女人扶起来,带她们离开,这一次谁也没有阻拦我。

突然一声枪响,我错愕地回头,看见黄小桃对着自己的属下,手的枪指着天空,她喝道:“谁敢阻止宋阳,我打死他。”

警察们纷纷道:“黄队长!”

黄小桃用枪指着众人,后退,声音里带着哭腔:“不许过来!都不许过来!”

我心头一颤,黄小桃打算和我共同承担罪名,我在心默默感激黄小桃的支持与牺牲。

宋鹤亭于心不忍地摇头:“为什么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当年先祖宋慈如此,之后兆麟和孙虎如此,如今你们也要这样,为什么?”刀神把一只手搭在她肩膀解释道:“因为有些时候,正义并不在法律划定的界限之内!你枉为大宋提刑官的后人,却读不懂他那颗洗冤之心,还有什么脸面去当武宋

的族长?”

宋鹤亭羞愧的放开了血鹦鹉,血鹦鹉站起来,却没有马走,而是在朝天看。

我也朝那里看,注意到半空有一个亮点,那个闪烁的亮点越来越近,伴随着气流搅动的声音,随着它的接近,我渐渐看清,那是一架直升机。

直升机盘旋着接近我们,突然拉开舱门,一挺机关枪露了出来,我大喊:“赶紧回到建筑里!”

话音刚落,子弹便汹涌地扫射下来,一些警察朝天开枪,黄小桃大喊:“不要开枪!”

枪火暴露了我们的位置,火线迅速朝我们逼过来,数名警察枪,同伴掩护着受伤的人朝建筑里跑。刀神冲过去,一手抓起一个,飞快地冲过火线。

我们全力跑回建筑里,外面的枪声越来越疾,打在建筑的外墙,不断发出劈啪的响动,头顶的尘土簌簌震落。

我们清点了一下人数,人都在这里,但是有三名警察枪,我赶紧给他们急救处理了一下伤口。他们伤得很重,如果半小时内不能接受治疗,怕是会有性命之虞。

宋鹤亭用拳头砸了一下地面,骂道:“该死,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老骨头来了。”血鹦鹉淡淡地说,随后一指不远处怒目金刚的尸体:“一定是他死前发送了自己的坐标,而我们又在这里逗留太久。”

“黄泉买骨人?”我和黄小桃一阵震惊。直升机的螺旋桨声越来越近,声音大得我们根本没法说话,停留了一会儿,声音消失了,然后我听见四面八方有许多双脚在跑动,往墙安装什么东西,我听见滴嗒

滴嗒的声音。

宋鹤亭站起来一抖汉服:“这个败类自己送门来了,我出去收拾他们!”

“别冲动!”刀神劝住她。突然几束强光从窗户和门里刺进来,在场的宋家人的眼睛同时出现短暂失明,普通人在漆黑的午夜突然被一束强光照眼会感到眼珠刺痛,对我们宋家人来说,这种痛

苦更是强烈十倍。

黄泉买骨人简直对我们的弱点了若指掌!我、宋星辰、宋洁都痛苦不堪地捂着眼睛,过了好一阵我才勉强能够看见东西,只见从正门射来的强光里,一个穿着红西装的人背着双手踱进来,我根本看不清他的

长相。警察们齐唰唰举起枪对准他,那人从容不迫地站定,说:“各位晚好,鄙人正是——黄泉买骨人!”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