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引爆器被按了下去,我们所有人都吓得噤若寒蝉,可是这栋建筑并没有爆炸。

黄泉买骨人慢慢站起来,左手高举过顶,捏着遥控器。我这才明白,那是松发式引爆器,按下并不会爆炸,但是把手松开会立即引爆。

“妈的!”黄泉买骨人骂了一声,朝着刀神的腿踢了一脚,刀神立即倒在地。

他并没有立即杀掉刀神,而是转向宋鹤亭:“姐姐,我对你们宋家人已经足够仁慈了,只要我愿意,我有无数次机会杀掉宋阳。”

宋鹤亭跪在地,口齿不清地说:“要杀……杀……”

“哼!”他冷笑一声:“放心,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这里每个人都会死,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血鹦鹉,你这个贱女人,给我滚出来。”

众人将视线移向血鹦鹉,她慢慢站起来,冲我惨笑一声:“想不到要在这里告别了。”

然后她对黄小桃道:“请你放心,宋阳是个好男人,他从来没有动摇过。”

“贱人,给我滚过来!”黄泉买骨人暴吼道。

血鹦鹉慢慢走了过去,我们的心都揪紧了,当走到黄泉买骨人面前时,他突然一枪托砸在她脑袋,血鹦鹉满头是血地倒在地。

黄泉买骨人阴森森地俯瞰着她:“给你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血鹦鹉一言不发。黄泉买骨人拿枪指着她:“我命令你找机会干掉这个烦人的老东西,结果你只是捅了他一刀;在澳门的时候,我命令你去带回vIP,你却放跑了她,还对我撒谎;现在

,我叫你杀掉这四个女人,你居然想救她们!贱女人,你已经把我对你的信任消耗殆尽,今天死在这里吧。”

一声枪响,吓得我浑身一颤,血鹦鹉趴在地一动不动,原来黄泉买骨人故意射偏了,他吼道:“说话!”

血鹦鹉不卑不亢地答道:“我本性如此,不想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你叫我往东,我是要往西;你叫我杀人,我偏要救人。”

黄泉买骨人怒极反笑,一阵癫狂的大笑之后,他骂道:“你这条捂不熟的狗,我真是白养你了。”

“不,你得到了我的爱!”

这句话我明知道是撒谎,可是黄泉买骨人却动摇了一下,他更加暴怒地说:“闭嘴,你这个满嘴谎话的表子,相信你是我瞎了眼!”血鹦鹉用胸口顶着枪口,慢慢站起来,把手搭在黄泉买骨人的肩膀,柔情似水地道:“已经到了这个份,我还有必要骗你吗?我爱你,一直如此,在我死前,给我

一个吻吧。”

明明是很肉麻的话,可是她却说得无真诚,黄泉买骨人也是男人,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了血鹦鹉的魅力。

他慢慢放下枪,抓住血鹦鹉纤柔的肩膀,两人深情地吻了起来。我注意到血鹦鹉的右手在慢慢从黄泉买骨人的肩膀向下移动,移向他握着引爆器的手,突然她抓住黄泉买骨人的手腕,闪到他的侧面。同时从他肩膀拔下刀神那把

削铁如泥的匕首,对着黄泉买骨人的手腕狠狠斩下。

“嗷!!!”

一声痛叫响彻夜空,四周的狙击手纷纷用激光束瞄准他们,可是血鹦鹉离黄泉买骨人太近了,狙击手们投鼠忌器,不敢开枪。

在这时,倒在另一侧的刀神朝黄泉买骨人的脚踝狠狠踢了一脚,我听见踝骨骨折的脆响,黄泉买骨人倒在地,怒吼:“杀了他们。”

“开枪!”黄小桃下令。

警察们朝四面八方开枪,双方激烈地交起火来,不停歇的枪声突然出现了突击步枪的声音,外面不断传来惨叫声。

我们立马意识到,有援兵来了!

场面一时大乱,我朝建筑入口处看去,黄泉买骨人、刀神以及血鹦鹉都不见了,地放着黄泉买骨人的断手,那只断手仍然紧握着引爆器。

我深呼吸几下,冲到宋星辰和宋洁身边,宋洁昏迷了过去,宋星辰尚有意识。

在我的帮助下,宋星辰一瘸一拐地挣扎起来,和我一起把宋洁搀扶起来,这时一个手握冲锋枪的大汉从倾刺里冲出来,将枪口对准我们。

我发动冥王之瞳瞪他的眼睛,大汉一声惨叫,下一秒他的额头多了一个血洞,软软倒下。

开枪的人正是黄小桃,她带了一队警察过来,协助我们把受伤的宋洁和宋鹤亭弄了出去。来到建筑外面,我们发现这里已经被大批特警和装甲车包围,领队的正是王援朝和孙冰心。事后才得知,原来王援朝和孙冰心赶来之后,看见几架直升机降落在这里

,他们立即呼叫本部支援,幸好赶了。

原本我们是瓮之鳖,现在却对歹徒形成了里外夹击之势,将他们尽数歼灭。

歹徒们暴露在特警火力之下,却仍负隅顽抗,其一部分人竟然跑到一架直升机四周,围成一个圈,用血肉之躯替直升机挡下特警的子弹。

在这帮歹徒舍命的保护下,那架直升机起飞了,黄泉买骨人捂着断肢,阴森地望着下面。

“把它打下来!”王援朝下命。

一队特警蹲下来,将枪口瞄准天空,直升机底部被打得噼里啪啦火花四溅,腾起一股烟。可惜并没有携带重武器,最终它还是消失在夜空,逃往下一个隐蔽处。

这个漫长的夜晚终于结束了,我们所有人都累得快要瘫了,我方牺牲了一名警察,受伤五六名,第一件事是赶紧将伤员全部送往医院。

当我们清点现场时,我发现刀神、血鹦鹉还有那三个女人统统消失了,有人向黄小桃汇报说丢失了一辆车,黄小桃淡淡地说了句“知道了”,继续照顾伤员。我们在医院呆了一宿,凌晨六点,伤员们基本都脱离危险,被送到IcU病房。其伤得最重的是宋鹤亭,医生说她的伤势换成一般人根本活不下来,可她却顽强地挺

了过来,只是目前还没有恢复意识。

我和黄小桃终于放下心,准备回去休息,望着天边的曙色,黄小桃惨然一笑:“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了。”

我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陪着你。”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血鹦鹉给我的那一部。我看了一眼黄小桃,按下接听,血鹦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再会了,宋大神探,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你们找不到的地方。

我问道:“刀神呢?”

“放心吧,他还活着呢,这个顽固的老家伙,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医院,还好我较擅长治疗枪伤。”

“血鹦鹉……不,嫣语兰,祝你好运!”一阵漫长的沉默,我以为她把电话挂了,当我准备挂断的时候,我听见电话里传来哭泣的声音,我静静等着,等她开口,最后血鹦鹉说道:“宋阳,谢谢你,我会做一

个好人。”

电话挂断,我心一阵怅然,从那之后,这部电话再也没有响起过。而血鹦鹉这个人,也永远地消失在我的视野,像天边一朵绚烂的烟花。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