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黄泉买骨人的逃走,我的生活突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杀夫同盟案结束的第二天,我和黄小桃在街上逛街,突然一个穿着卫衣的男子从人群中冲出来,举起手中的刀便朝我刺来,幸亏黄小桃眼疾手快,迅速将他撂翻在地

我们把他抓回去审问,起初这家伙嘴很硬,在我对他用了两次冥王之瞳之后,他终于招了,原来黑道出了两千万的暗花悬赏,要摘我和另一个人的一根骨头。

我问他哪一根,他指指自己的脖子,看来这次黄泉买骨人是打算要我的命!

我又问他另一个人是谁,他回答:“一个叫宋鹤亭的女人,道上已经有人查到她现在在市第三人民医院。”

闻听此言,我们立马赶往医院,幸好我们来得及时,一个伪装成护士的杀手正准备往宋鹤亭的输液管里注入毒药,被黄小桃及时阻止。

千金易骨令一旦下达,所有潜藏在附近省市的罪犯会像飞蛾扑火一样疯狂地朝我们扑来,于是我们立即将宋鹤亭转移。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月,我和宋鹤亭呆在黄老爷子提供的一间位于郊外的安全屋内,与世隔绝,每天黄小桃会过来看望我们,医生护士也会过来给宋鹤亭治疗。当然,我们目前的处境,不能随便放人进来。所以大部分时间,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换吊瓶、换氧气罐、打针都是由我来完成的,而帮宋鹤亭擦洗身体之类的

就全部交给黄小桃了。这一个月我闷得几乎要发疯,黄小桃时不时将外面的情报告诉我,为了让我们避过这段危险期,黄小桃和王援朝利用他们手上的线人在黑道四处散布我和宋鹤亭已经

被人猎杀的假消息,老幺还了我们的尸体照片,现在在市局外和卫生巾店外蹲点的可疑分子已经日渐稀少

前几天,光头强听说我死了,领着一帮小弟穿着黑西装跑到市局门口哭,非要送我最后一程,黄小桃不能让他们知道我诈死一事,便把他们强行驱散了。受伤的特警,宋星辰、宋洁他们陆续康复,此外,杀夫同盟案因为检方已经掌握了大量证据,不久前进行了缺席判决。检方认为四个女人在无法伸冤的情况下,对杀

害自己母亲、姐姐、前辈的凶手进行报复,可以酌情减刑,判决结果,她们统统没有被处以死刑。

当然,目前一名嫌疑人死亡,三名在逃,检察院已经向全国发下通缉令,缉拿她们归案。

法律最终还是展现了它公正的一面!还有就是关于我和黄小桃的处分,处分是由公安部直接下达的,因为特案组拥有特案特办的权力,加上目前敌我形势严峻,所以没有对我们放跑嫌疑人的行为做出行

政处分。只是停了我俩一年的津贴和奖金,并要求我们戴罪立功,尽快将以黄泉买骨人和六道狂厨为首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拿到处分通知的时候,我心中一阵感动,我看到了特案组被寄于的厚望,我对黄小桃说道:“小桃,我有个想法,等江北残刀覆灭之后,特案组就散了吧!”黄小桃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她淡淡一笑:“其实我最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没有了对手,特案组也就没有了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而且我也有点累了,想好好放

一阵子假。”

我握住她的手道:“小桃,等一切结束了,我们去渡蜜月吧,这次不再是黄警官和宋顾问,而是你和我。”

黄小桃脸颊一红:“我答应你!”

这天,宋鹤亭醒来了,比医生预期的时间早了两个月,果然她的身体素质非常人可比。

宋洁闻讯之后立即赶来,激动不已地抱着宋鹤亭哭泣,宋鹤亭坐在轮椅上笑着安慰她道:“傻孩子,妈妈怎么可能会死呢。”

宋鹤亭看向我们,微笑道:“宋阳,黄小桃,谢谢你们这一个月的照顾。”

重伤初愈的宋鹤亭,少了往日的霸道,多了几分人情味。趁着这天大家来看望宋鹤亭之际,我提出一个建议,六道狂厨的六道极宴将在两个月后举办,现在江北残刀的局势是龙虎相争,六道狂厨和黄泉买骨人都想一家独大

,新的黑暗七天王将在下一次修罗血祭之后经过选举诞生。

我们应该早点做打算,准备好一场攻坚战,把这两人和他们的手下全部消灭干净!

对付景王爷、铲平小丑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主动出击,任何敌人都是可以打倒的。

我的提案包括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让王援朝训练一批尖兵,不光要勇敢无畏、各项全能,考虑到情况复杂,还需要他们灵活应变、能屈能伸。六道极宴上,相信会有一堆来自五湖四海的罪犯登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有独当一面的能力,队伍里的短板就是我,除了冥王之瞳我毫无自保能力,我至少要学会射

击和一些基本的保命手段,不能总是指望宋星辰。关于六道极宴的情报,我们所知甚少,会在哪里开?怎么开?一无所知。我需要黄小桃通知全国的警察,密切注意他们辖区内罪犯的行踪,尤其是澳门那边,澳门现

在已经是六道狂厨的地盘,这些罪犯里就有被邀请的客人,如果能提前逮捕一两个,审问出情报,会对我们的行动大有帮助。

接着向公安部申请一次跨省联合行动,我们要对黄泉买骨人和六道狂厨进行一些釜底抽薪,在我们去赴六道极宴的同时,把他们名下的产业全部封锁。

我说完之后,王援朝沉吟道:“我会从学员里面挑一批底子干净的,带到深山的特警基地里,对他们进行魔鬼式特训!”

黄小桃叮嘱:“这是玩命的任务,任何人都可能一去不回,你一定要和他们反复说清楚,确保这批孩子是自愿参加的。”

王援朝深吸一口气,缓缓点头:“我明白!”

宋鹤亭忽然道:“宋阳,射击我虽然不会,但我可以教你一些简单易学的武功。”

我可没想过要学武功,有点为难地望向宋鹤亭:“姑姑,武宋练的都是童子功,我能学会吗?”“文宋武宋,本来就是一脉同源,我不教你复杂的,只教你三招就足够保命了,有我这个师父你还怕学不会?”宋鹤亭朗声大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