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屋的位置很隐蔽,入口处有几道锁,还有警报装置,外人几乎不可能进来。

我们所有人警觉地盯着入口,门慢慢推开,只见刀神走了进来,黄小桃不禁松了口气:“前辈,你不要吓人好吧!”

宋鹤亭问道:“老人家,伤好了吗?”

刀神的话语依旧充满阴森的气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我做了一些调查。”

他从斗篷后面取出一个大信封扔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份名单。此外还有一张老旧的合影照,上面有五个人,四男一女,后面的日期写的是99年。

我传给其它人看,经过宋鹤亭手中的时候,她惊讶地叫道:“这是当年我派出的五名宋家子弟,你从哪搞到的?”

“我自有渠道。”刀神淡淡地回答。

宋鹤亭指着其中一人:“这人就是宋远溪,现在的黄泉买骨人!”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有点咬牙切齿。

我问:“姑姑,宋远溪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想了想,说道:“他是我一起长大的胞弟,他性格软弱,从来不与人争执,经常会主动作出让步,小时候我可没少欺负他,大家对他的评价都是老实忠厚,认为他将

来可以成大事我做梦也想不到,这样老实的人竟然会做出这种首鼠两端的事情,沦为江北残刀里最大的魔头。”

我想这种性格,多半是过于压抑自己,加上生长在封闭的宋家村,没有经受过诱惑,在前任黄泉买骨人的煽动下便释放了本性。

我一直认为,每个人内心都藏着一只野兽,在一定的环境下,任何人都有可能异化成魔鬼!信封里的名单是黄泉买骨人名下的产业,这家伙的生意几乎遍及大江南北,囊括了房地产、石油化工、网络游戏等许多暴利行业,出乎意料的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合

法注册的公司。

刀神曾说过,黄泉买骨人有好几个名字,这些名字都能在全球富豪榜上找到,他在各处的资产总和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刀神解释道:“别看这些公司都是合法的,暗地里却都从事一些非法交易,比如毒品、枪支、"seqin"业,据我的调查,景王爷覆灭之后,黄泉买骨人还接手了他的器官销

售渠道,把原班人马全部替换成自己的人。这个人唯利是图,只要是挣钱的行当,哪怕是出卖自己的灵魂他也愿意。”

宋鹤亭皱眉道:“出卖灵魂,他不是早就做了吗?”

黄小桃震惊地说:“那条从中国到东南亚的器官秘密销售渠道依然存在?太可恶了,我以为景王爷死后,已经没有这种生意了。”

我恨声骂道:“看来,这家伙是非死不可了!”

这份名单由黄小桃收下,她会尽快提交给公安部,完成我们釜底抽薪的计划。我们第二天就动身出发,这次我让孙冰心在家呆着,队伍成员包括我、黄小桃、宋星辰、宋洁。王援朝会晚一点来见我们,至于刀神,又跟往常一样又下落不明,我

想他应该会在暗中支援我们吧。我们来到甘肃省西平县,没时间观赏高原风光,也没时间品尝这里的烤全羊,直接来到当地市局。局长告诉我们,前两天他们在某夜总会抓到正在吸毒的惯犯康小八

,此人是当地一个混不吝,涉嫌过多宗少女失踪案,是看守所的常客,后来因为戴罪立功得到了减刑,出来之后当了警方的线人。

这家伙十分滑头,他这个线人其实是双面间谍,一方面向警方汇报其它罪犯的情报,又一方面又把警方的抓捕行动泄露给一些黑道大佬,害警方屡次抓捕行动失败。警方对他的态度一直是半监视半放养,只要他犯事立马抓他,正好那天接到群众举报说某夜总会涉毒,警方赶到后逮到康小八和几个狐朋狗友正在吸毒,就抓回来了

在审讯期间,从他身上搜到了一张奇怪的金属卡片,是一个戴着厨师帽的骷髅,因为此前公安部向全国各市局发出了协查函,于是就通知了特案组。我要过那张卡片看了一下,果然没错,正是六道狂厨的卡片。这卡片比其它天王的略厚一些,里面藏了电子芯片,想不到这样一个混混级别的人也是六道狂厨今年的

座上宾。

黄小桃道:“康小八?怎么这么耳熟?”

我说道:“这名字,是清朝最后一个被千刀万剐的江洋大盗,网上还有照片呢,贼血腥。”

黄小桃笑笑:“瞧这名字起的,一看就是个不怕死的狂徒!”我们立即来到审讯室见康小八,他被拷在暖气片上,估计已经拷了很久,整个人都蔫了,嘴里不停地嚷嚷:“政府,那毒品不是我带来的,我早就改邪归正了,都是那

帮狐朋狗友搞到的,我就试了一下,你们就进来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局长正色道:“还不老实,有人来治你了!”

康小八冲黄小桃和宋洁吹个流氓哨:“来两个大美女啊,哟,都是我喜欢的类型。要来美人计了吗?”

黄小桃平时早习惯了,宋洁头一次被流氓骚扰,脸颊羞得通红,怒气冲冲地问道:“我可以揍他吗?”

我砸了咂嘴:“你下手,还不把人打死宋星辰,你代劳吧!赏他几个耳光。”

宋星辰早就在一旁握拳,我这一吩咐,他立马上前,在康小八的肩胛骨附近捏了一把,康小八笑嘻嘻地说道:“哟,大爷被按得好舒服”

然后他脸色突然煞白,嗷嗷叫起来:“疼疼疼,大侠,快解开!我错了。”

宋星辰刚刚那一捏,把他的筋错位了,压迫到他的神经,就会产生持续的剧痛,古代所谓的点穴就是这个原理。

宋洁问道:“还敢说不正经的话吗?”

“不不不不敢了!快解开!”康小八疼得哭出来了,脸上布满汗珠。我递个眼色给宋星辰,他又捏了一下康小八的肩胛骨,把他的筋给拧回来了,康小八倒吸了一口气,露出格外畅快的表情,贱兮兮地道:“哎呀,真舒服,比按摩还爽

。”果然是个混不吝,我和黄小桃都露出鄙视的神情,我对一旁的警员道:“解开吧,这次由我们来审他!”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