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道:“今天是农历二月二十九,明天就是交货日期。”

我点点头:“那咱们就放长线钓大鱼吧!”

宋洁走到池子边查看那些女孩,问道:“宋阳堂哥,这些女孩怎么了?”

我过去摸了摸她们的脖子,感觉脉搏很微弱,应该是被注射了什么假死的药物,我问康小八:“你给她们下了什么药?”

康小八瑟瑟发抖地回答:“微量的河豚毒素,还有一点地塞米松。”

我心想,这家伙是行家啊!

我们假装交货,肯定不能用这些女孩。我和黄小桃商量,决定从当地征调一批特警,明天让他们藏在袋子里,等透骨香现身就立马逮捕他,再从他嘴里拷问出情报。

此举有点冒险,透骨香对六道狂厨忠心耿耿,不过这是目前最折衷的方案了。

黄小桃立即给局长打电话,我把康小八叫过来,威胁道:“你听着,我不和你兜圈子,你犯的罪死刑绝对跑不了,你只要和我们合作,我们可以给你减到二十年。”

康小八皱眉:“二十年可我出卖了透骨香,就算我藏在月球上,他们一样会把我做掉!”

我说道:“我们会把你送到其它地方的监狱,给你一间单人牢房,任何人都接近不了你假如你耍滑头!”我递个眼色给黄小桃。

黄小桃走到他后面,用枪顶着他的后背,用汇报的口吻说道:“嫌疑人在逃跑途中被我击毙!”

这可不是虚张声势,特案组有根据情势处置危险罪犯的权力,完全可以先斩后奏。

康小八吓得浑身筛糠,说道:“合作,一定合作!”

一会功夫,局长带人来了,看见地下室中的一幕,警察们震惊不已,一名警察冲过来要揍康小八,被局长喝止住了。

局长痛心疾首地说道:“想不到这个畜生还在为害人间,是我们的失职,如果不是你们特案组到来,恐怕我们怎么也发现不了。”

我安慰道:“灯下黑也是正常的。对了,趁现在天黑赶紧把这些少女移送医院,全程都要保密,她们只是中了河豚毒素,进入假死状态,医院是可以解毒的。”

“行,我这就去办!”局长连忙敬礼。

等少女被转移走,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我们多开了一房间用来关押康小八,局长拨了两名警员连夜看守他。

隔日一早,我们就准备行动,带上五名特警来到那间屋子,五名特警在袋子里藏好,我们静静等待。

这一等就是一天,我们吃饭喝水全是自带的干粮,一步也没有出屋,期间康小八不停地和我们说:“他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转眼到了晚上,大家都很焦躁,连我都快守不住了,坐在那里感觉困意不倦。

突然外面开来一辆车,康小八激动地站起来,冲到窗台上:“来了!来了!”

“不许乱动!”黄小桃大喝一声,把他拽回来。

我说道:“待会知道怎么说吧?”

“知道知道,您都教了我八百遍了。”康小八拼命点头。

外面那辆车闪了两下灯,突然扬长而去,我命宋星辰赶紧去追,看清楚车牌号,宋星辰回来之后摇头:“车牌被东西遮住了!”

“怎么会这么警觉?我们应该没有暴露才是啊。”说着,我环顾四周,突然注意到窗台上有些不对劲。

我走过去一看,窗台上原本放着一个剪开当烟灰缸的易拉罐,上面积了不少灰,我突然发现易拉罐被人转动过,上面还沾着指纹。

我突然间明白来了,走过去拿起康小八的手,看见他手指上沾着灰尘。

康小八嬉皮笑脸地望着我,我顿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有生以来我就没动过这么大肝火,我恨不得一脚把这个两面三刀的混混踩死。

黄小桃他们拦住我,黄小桃问道:“怎么了宋阳!”

我怒不可遏地说:“这家伙在发信号,刚刚那辆车就是看见窗台上的易拉罐被转动了,才走的。”

“王八蛋!”宋洁怒骂一声,朝康小八的肚子踹了一脚:“一天全白费了。”

康小八被踢得弓着腰,口吐酸水,嘴上还在狡辩:“我不小心碰到的,真不是故意的。”

黄小桃拉开枪栓,指着他的脑袋:“你平时和透骨香怎么联络!”

“饶命,饶命!”康小八跪在地上:“看见门口的牛奶箱子了吧,他每次要找我,就在里面塞一张纸条,不过最近我一直没收到。”

“你就等着死刑吧!把他弄走。”黄小桃咬牙切齿地骂道。

我们把康小八弄出去,这时旁边的小巷里冲出一个男人,我本以为是个路人,谁料他突然掏出一把刀,大喊:“康小八,我杀了你!”

宋星辰眼疾手快地把他撂翻在地,那是个中年男子,两鬓斑白,倒在地上痛苦地拱着后背。

康小八愣愣地看着他:“政府,这人我不认识。”

男子怒吼:“还记得杜小雨吗?那是我老婆。”

康小八眯着眼睛,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

我作个手势,叫特警把康小八先送回去,然后我将中年男子扶起来,说道:“我们是警方的人,你当街行凶,不怕坐牢吗?”

“原来是警察啊。”中年男人羞愧地道:“我气昏了头脑,对不起,对不起!”

黄小桃哼了一声:“你刚刚那下,说轻了是意气用事,说重了是杀人未遂,说说咋回事吧。”

“好的,好的,几位要换个地方吗?”中年男人问道。

我们同意了,在那间又脏又臭的屋子猫了一天,肚子又饿,于是我们去了附近一家快餐店,简单地点了些吃的,天色已晚,这时店里几乎没有外人。中年男子自称李闯,当着明人不说暗话,他坦诚地告诉我们,他是一名没有注册的黑医,平时经常和一些黑道上的人接触,帮他们挖个子弹、缝个刀伤,还有就是做

一些整型手术。当初干这一行也是迫于无奈,几年前他结了婚,他的妻子以前是一名夜总会女郎,长得很漂亮,他也很爱自己的妻子,夫妻俩只想好好过日子,等攒够了钱就离开这

个城市,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然而有一次康小八看中了他妻子,他跑来找李闯,扔给他一枚饕餮币,道:“叫你老婆陪我玩半个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