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进加长林肯车,慢慢地驶过小城街头,路上我一直绷着脸,黄小桃就像戏精上身一样,不停地说:“亲爱的,那家服装店好好看啊,待会我想去逛逛!”、“人家想要

钻戒了。”

我回答:“等事情办完,想买多少都行。”

“亲爱的,你对我太好了。”黄小桃搂着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一条古玩街,三人下车,李闯告诉我们狂厨的眼线在这里经营一家古董店,名叫静心斋。

我们走进古色古香的店内,一名伙计笑脸相迎:“几位是外地来的吧?来买古董还是文玩啊。”

我压低嗓音道:“叫你们郝老板出来。”

伙计去请老板,郝老板长得矮胖,穿着一件唐装,看上去像个不倒翁,他寒暄两句,问我们有何贵干,我照李闯交代的说道:“我手上有枚古钱,想请您过目。”

郝老板微微一惊:“哪朝哪代的呀?”

我笑道:“不是秦汉晋隋,也不是唐宋元明清!”说完掏出饕餮币放在桌上:“我想拿它换一杯茶。”

郝老板拿在手上检查片刻,点点头道:“里面请吧。”

我们来到一间密室,郝老板给我沏了一杯碧螺茶,问道:“老哥在哪里发财?”

“我只是一介商人,江湖兄弟抬举我,管我叫一声十三哥。”我淡定的回答。郝老板作了个揖:“十三哥,久仰久仰看来你也是道上混的,讲茶的规则想必是清楚的,我就不多废话的。不过这讲茶可不是好喝的,两人喝茶必有一人断头啊!”

说到这里,郝老板意味深长地做了个割喉的动作。我重重一拍桌子:“要断头也是那家伙断头!他妈的,那个叫猛哥的王八蛋吞了我的货,还想害死我,要不是老子吉人天相险些就着了他的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

我是懂的,所以我想请狂厨大人为我定夺此事,还我一个公道!”

这些话都是李闯教给我的,我只是加了一点即兴的表演,讲完之后,我有点心虚。不过好在我气势够足,郝老板完全被震住了,没有露出丝毫怀疑的表情。

“您息怒!”郝老板道:“你要喝讲茶的对象是猛哥对吧?本地黑道确实有这号人物要是决定的话,我就收下这枚饕餮币,去给猛哥下请柬。”

“多久能见到他?”我问道。

“这您放心,狂厨大人的请柬,没人敢不买帐,他今天晚上就到敢不到的话,会有人把他的腿打断抬到这里来。”

我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张卡:“一点小意思,劳忙您了。”

郝老板连连拒绝:“不不,我只是狂厨大人的一个小跟班,狂厨大人在江湖上以公道著称,这钱我是万万不敢收的。”

我当即把卡揣回口袋,他要真收了,我还舍不得呢,这里面是我全部的积蓄。

我们起身告辞,郝老板突然说道:“看您气度非凡,想必也是道上一号人物,今年举办的六道极宴,狂厨大人应该邀请您了吧?”

我点点头:“当然!”

我意识到这人知道点情报,就问:“三月初三六道极宴,可是到现在也没通知地址,您知道吗?”

郝老板笑笑:“放心,到时您会收到地址的,今年的六道极宴,会特别的热闹!”

我们辞别郝老板,去了城里最豪华的酒店住下,一千多块一天的住宿费,我还是有点肉疼的,然后我打电话把宋洁也叫过来。

宋洁和李闯一起来了,李闯手上还拎了一个化妆包,我问道:“大叔,你来干嘛?不放心吗?”

他摇摇头:“不是,听宋小姐说下午才正式办事,你们的妆怕到时候会有破绽,我来补一补。”

宋洁对着豪华的房间大加赞叹:“哇,这就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吗?好气派哦!堂哥,上午顺利吗?”

我说道:“挺顺利的,就是老绷个脸有点难受,在道上混也不容易啊!”

黄小道说:“我已经联系警方,安排一些便衣在酒店周围埋伏着。”

黄小桃打完电话,我又有点不放心,透骨香真会出现吗?我道出我的顾虑,李闯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剩下的就看运气吧!”

中午,便衣在酒店周围布署完毕,我这个有身份的人自然不能吃外卖,就叫了酒店的豪华套餐来吃。

吃过饭,李闯给我们三人补了下妆,刚刚补好,客房里的电话响了,前台说有人来找我们。

李闯和宋洁还在屋里,从酒店下去会被看见,我连忙吩咐:“赶紧去其它房间避一避,等我们办完事再出来。”

黄小桃问道:“宋阳,暗号记住了吗?”

“记住了!”我点点头。

那是我们和特警之间的行动暗号,只要我一下指令,他们就会冲进来,把屋里的其它人全部逮捕。

在屋里等了一会儿,有人来敲门,竟然是郝老板,他笑容可掬地说:“不好意思,透骨香大人说要换个地方喝讲茶,猛哥已经被先请过去了。”

我没好气地道:“怎么,怕我们是条子扮的?”

郝老板连连摆手:“不不,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我看见黄小桃把手藏在沙发下面,打开了无线电,于是我大声道:“那我们走吧,现在就去喝讲茶!”

我们下了楼,外面有一辆车正侯着,我环顾四周,周围的小摊、路边、商店里全是便衣,他们不动声色地盯着这边。

上车之后,郝老板开车,在城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我问道:“搞什么名堂,又不是卖毒品,用得着这么谨慎!”

郝老板活动了一下后视镜:“后面有辆车怪可疑的。”

我朝后面望了一眼,那辆车正是我们的人,我说道:“有什么可疑的,我怎么瞧不出来?”

一会功夫,车出了城,来到一片荒凉的郊外,这种一望无际的地方,便衣想盯梢就变得极为困难,我有点忐忑不安。

车越走越偏僻,来到一片荒漠上,这时已经走了两个小时,我不耐烦地催促:“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儿?”郝老板在后视镜中阴森一笑:“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