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出现了一座老旧的工厂,从外表看根本瞧不出还在运作,我心念一动,郝老板所谓的绝对安全的地方该不会就是那间人肉工厂吧?

郝老板上前,移开门边的一块牌子,按下门铃,然后那两扇锈蚀的大门被人推开,两名黑西装保镖负手侍立左右。

郝老板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们走进厂房,举目望去尽是一些锈迹斑斑的钢梁,我笑道:“这是狂厨大人的地盘?从哪搞到这块宝地的?”

突然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尖叫,一个浑身**的女人冲出来,她背上插满管子,看见我们进来,女人便冲过来大喊:“救命!救命啊……”她后面跑出来两个打扮得像屠夫的壮汉,身上围着皮围裙,还沾着血迹。女人惊慌失措中被什么给绊倒了,两个屠夫立即冲上前,把她按住,其中一人狠狠地掌她的

耳光。

这一幕看得我热血冲脑,宋星辰也按捺不住了,下意识地上前一步,被旁边的保镖面无表情地伸手拦住。

我问郝老板:“这里到底是干嘛的?”郝老板满脸堆笑:“实不相瞒,此地是狂厨大人的食品仓库,看见她身上的管子没有,这里的工作人员往食材的身体里输送香料提取液,每天让他们呼吸纯氧、做运动,肉质就会变得鲜美异常,不需要任何调味直接蒸熟就可以吃。狂厨大人对美食的理解是我们这些凡人不可企及的。”说到这里,郝老板流下了贪婪地口水,那副嘴脸实在

令人恶心。

他自觉失态,用手绢擦了下口水:“等过两天六道极宴上,您也可以尝到这等美味,敬请期待。”

我尴尬地笑笑:“我很期待。”

那女人被屠夫拖了进去,她一边被拖走一边惨叫:“你们这些吃人的魔鬼!魔鬼!”指甲在水泥地上抠出血迹,看得我咬紧嘴唇。

郝老板带我们来到一间小房间,这里布置得古色古香,感觉是一间茶室,突然外面传来车声,黄小桃悄声说道:“有人把车开走了!”

郝老板道:“没事的没事的,这是出于安全考虑,待会喝完讲茶,我送你们几位回城。对了,待会要见透骨香大人,在此之前请大家配合一下。”

保镖上前来,我立即明白是要搜身,就张开双臂让他们搜。

我身上倒没什么,宋星辰身上带了一把匕首,被保镖拿走了,我比较担心黄小桃,她身上有无线电。

保镖把她的衣服拍了拍,要检查她的"xiongzao",黄小桃一巴掌打过去,柳眉倒竖地骂道:“好大胆子,这里也敢碰!亲爱的,把这家伙的手指剁了。”

我正色道:“谁敢碰老子的女人!”

郝老板连忙堆笑:“实在抱歉,这是规矩,请你们遵守。”

我说道:“假如我说不呢?”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郝老板虽然还在笑,可是眼神却透着一丝阴狠。

既然工厂地址已经查到,喝不喝讲茶已经不重要,我板着脸道:“算了吧,我十三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这种羞辱我可不愿意接受,这讲茶我不喝了,我们走!”

郝老板伸出一只手:“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宋星辰准备发作,只见两名保镖一人拔出一把枪,指着我们。我心里发虚,脸上却摆出狠表情,盯着郝老板一步不让,就在我们僵持之际,黄小桃突然道:“得得得,我自己来行了吧!”她把手伸进领口,将"xiongzao"拽出来扔在地上

:“看,有东西吗?疑神疑鬼的。”

郝老板把"xiongzao"拾起来检查了一下,交还给我:“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奉命办事。”

我哼了一声道:“我看在狂厨大人的面上,不同你计较!”

郝老板请我们落座,然后有保镖送进一些茶点、坚果和香茶,让我们在此稍候,他们退了出去,我小声问黄小桃:“无线电藏哪了?”

黄小桃笑着回答:“我在鞋底挖了个洞,藏在里面。”

“你真聪明!”

“近朱者赤嘛。”

我拿起点心和茶闻了闻,里面倒是没加料,便喝了一点。等待期间,时不时能听见建筑深处传来惨叫声,听得我攥紧了拳头。我虽然很想立即去救人,可是这里有多少人手、有多少武器我们完全不知情,只能暂且忍耐,继

续把戏演下去。

大约一小时后,门突然开了,一个戴大金链子的糙汉子被保镖推搡着进来,他留着莫西干发型,脸上有道疤,李闯和我描述过猛哥的长相,无疑正是此人。

我狞笑一声站起来:“猛哥,还记得我吗?”

猛哥瞪大眼睛:“你谁啊?把我叫来。”

“我排行十三,江湖人称十三哥!”

猛哥张大嘴巴,一脸惊愕,可是他的反应明显是装出来的,这瞒不了我的眼睛。猛哥身后是四名保镖,然后一身白西装的透骨香背着手走进来,身后跟着郝老板,人全部进来,门被关上,透骨香说道:“今天是十三哥指名要和猛哥喝讲茶,由我来

主持。”

我拱手道谢。透骨香继续道:“讲茶的规矩你们应该有所耳闻,但我还要啰嗦几句,中国人讲究在饭局上解决问题,没有什么是一杯讲茶解决不了的,无论你们此前有任何不共戴天

的矛盾,来到这里,一切由我来定夺,不许争吵斗殴。”

我点头道:“全凭您的安排。”

透骨香微笑着转向猛哥,猛哥没好气地道:“喝就喝!谁怕谁!”

透骨香来到上首,问道:“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二位有何过节,一个一个说。”他冲我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把之前准备好的话说了一遍,然后是猛哥,他自然全是撒谎狡辩,毫无事实根据,说这番话时我一直在观察他的微表情,此人没一句真

话。

透骨香了然的打了个招呼:“好,上茶吧!”

有侍者端着一个精致的茶壶和两个茶杯进来,透骨香拿起来,给我们俩依次斟茶,猛哥显然特别紧张,脸上全是豆大汗珠。

我仔细观察透骨香的手,他在给我倒茶时把茶盖拧了一下,原来是个阴阳茶壶,真是故弄玄虚。

“请用!只要你问心无愧,喝下这杯讲茶是不会有任何事的。”透骨香咧嘴一笑:“但如果你心中有鬼,这杯茶却是会要你的命。”

猛哥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看看透骨香,看看我,陪着笑脸乞求道:“十三哥,那批货我双倍还你……啊!!!”他突然一声惨叫,旁边的保镖把一支匕首插进了他的手掌,血淋淋地钉在桌上,透骨香阴森地命令道:“不许废话,喝茶!”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