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人从身上撕了块布料,捂在嘴蹲在地上,尽可能地少吸入一些**烟。

我环顾四周,想找到逃生的机会,虽然待会当地警方会赶来,可是如果我们被生擒了,对行动是大大不利,甚至有可能使这次行动失败!

我来到那扇暗门面前,反复检查,**烟让我脑袋发胀,根本没法专心。

黄小桃和宋星辰也过来帮我看,黄小桃突然指着一个地方:“宋阳,这个装饰物好像是可以动的。”

我试了试,果然可以滑开,下面出现一个指纹锁,我一阵绝望,可是转念一想,似乎还有机会。

我转过身去检查地上狼籍的杯盘,从里面找到一块沾了透骨香指纹的瓷片,可是我身上什么工具也没带,我看来看去,发现有一种小点心是用薄薄的油纸包的。

我把那层油纸撕下来,贴在指纹上,让它把指纹完整地拓下来,再贴到指纹锁上,对着它反复呵气。

这个过程很漫长,毒烟让我呼吸困难,我不停地咳嗽,每呼出一口气都极其困难。突然叮的一声,指纹锁的灯变色了,整面墙哗啦啦地打开。

“宋阳,我就知道没有你解不开的难题!”黄小桃欢呼着搂着我。

“侥幸而已”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赶紧撤!”

暗门后面是一条甬道,我们沿着它离开,来到一个有窗户的地方,三人坐在地上大口喘息了一阵,才缓过劲来。

这时,外面传来透骨香的声音:“那小子诡计多端,你们去检查一下,看他中招没有。”

“遵命!”两个声音答道。

随后脚步声朝这里接近过来,我和黄小桃错愕地交换一下视线。黄小桃有气无力地拉开枪栓,听着逼近的脚步声,我们的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车声,从扩音器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黄小桃惊喜地说道:“是老王!”

这间工厂立即炸了锅,快要走到这里的脚步声也匆匆离去,随后外面传来枪声,我作了一个手势:“正面交给王援朝,咱们去后面,防止透骨香拿人质来要挟。”

我们离开这里,外面枪声越来越响,王援朝正在攻坚,我相信这帮乌合之众是抵挡不了的。我们这一路上几乎没遇到什么人,只遭遇了两名保镖,被黄小桃和宋星辰熟练地放倒在地。然后我们有惊无险地来到一个地方,是一间刷着白色的房间,里面有一个

个密封的不透明大缸,里面不时传来敲打声,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香料味。

被泡在香料缸里的人听见脚步声,大喊:“救救我们!”、“求你了,放我出去,给多少钱都没问题!”、“杀了我吧,太痛苦了!”

然后我们来到另一个房间,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忙活,黄小桃举起枪喝道:“都给我蹲下来。”

他们胆子很小,被枪一指立马蹲下来,还有人说道:“别杀我们,我们是被雇来的。”这个房间里全是笼子,关押着一些珍稀动物,比如中华鲟,雪山猕猴,红腹锦鸡等全部是国家保护级的,而且都是活的,我不禁目瞪口呆,为了饕餮之欲竟然做到这

个份上。

黄小桃捅捅我,指向一个地方,然后捂住了嘴。

角落里有一个室内猪圈,里面有几头白色的猪,但是仔细一看,里面还掺杂着几个人,他们一丝不挂,和猪混在一起吃食槽里的饲料,还发出猪一样的哼哼声。

除了和猪一起被养的人,我还在另外几个笼子里发现了人,他们有的和动物关在一起,有的单独关押,可能是囚禁太久,他们已经完全蜕化成动物了。

后面还有一个小房间,从我站的位置能看见一扇冰柜的铁门,我是不打算走过去看了,里面的内容一定会让我睡不着觉的。

“太恶心了!”黄小桃骂道。

我们找来胶带,把这帮人全部绑起来,我问他们:“主犯呢?”

“不知道,他很少来这里!嫌脏。”一名饲养员回答。

我环顾周围,说道:“不对,这就是全部吗?之前我记得有屠夫打扮的人,还有被插了管子的人。”

饲养员一指墙角:“那个笼子后面有一部电梯。”

我把这个饲养员放了,让他带路,他把那个关金丝猴的笼子挪开,后面是一部老式电梯,我们走进去,下到地下二层,这是一间更大的仓库。

我感觉就像来到科幻片的片场,只见一排排玻璃罐里全部放着一个一丝不挂的人类,有男有女,但全部是年轻人,他们身上插着管子,脸上戴着呼吸面罩。

黄小桃问道:“谁想出这种恶心的主意的?”饲养员回答:“这不关我的事,都是他们想出来的,上面那些都不算什么,是狂厨大人拿来待客的。这些才是精挑细选的食材,是他老人家自己享用,和款待贵宾的

。”

黄小桃厌恶得无以复加:“一口一个狂厨大人,你还挺尊敬他的!”“不不不!”饲养员摇手:“平时这里管得严,我们敢有任何不尊敬的表示,怕是自己就要被关起来当食材了其实我们真不是自愿的,谁愿意干这伤天害理的事,那

帮恶人绑架了我们的家人,还给我们喂了毒药,每天只要好好工作才能拿到一丁点解药。”

说到这里,他伤心地流下眼泪:“你们是警察吧,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们的苦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宋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杀掉他们!”话音刚落,从四面八方冲出来一帮身材魁梧、满脸横肉、表情狰狞的屠夫,手里提着磨得锃亮的剔骨钢刀,饲养员吓得一声尖叫,藏到我后面道:“这些都是吃人的

恶鬼,你们小心!”

一名屠夫嗷嗷叫地冲过来,黄小桃双手持枪,一枪撂倒,然后转向另一个方向。

这时我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甜咝咝的气味,很呛人,同时我注意第那些屠夫全部戴上了防毒面具,我连忙按下黄小桃的手,道:“不能开枪!”躲在暗处的透骨香大笑:“算你聪明,这屋子里现在充满煤气,敢开枪就同归于尽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