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骨香把我举在半空中,狂笑道:“宋阳,我就不信你有神明护体,凭什么四位天王都杀不死你!”我窒息的快要昏迷了,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想起夫子三拱手里有一招是对付锁喉的,于是双手抱住透骨香的手,用尽力气将双脚缠住他的胳膊,整个人吊在他的手上

砰砰几声枪响,我和透骨香一起倒在地上,原来黄小桃趁此机会对着透骨香露出的躯干部位开枪了。

倒地之后,透骨香仍然死死地掐着我的喉咙。宋星辰过来用尽力气才掰开他的手指,透骨香身中三枪,血流不止,我注意到他的血是黑色的,嘴里也漫出一股黑血。

他气若游丝地道:“狂厨大人一定不会饶过”话没说完,他就咽气了。

黄小桃过来检查我的脖子,她心疼不已地说道:“脖子都被掐红了。”

我摸了摸隐隐作疼的脖子,后怕的说:“这家伙一定是服用了什么药物,力量竟然大到如此地步!”

我在他的尸体上搜出一个小瓷瓶,里面是一些粉末,已经所剩无几,我凑在上面嗅了嗅,宋星辰皱眉道:“这该不会是九死回春散吧!”

宋家的药谱上除了本门的药物,对江湖上流传的药物也有记载,据说这九死回春散能让一个病夫瞬间变成万夫难挡的猛汉,但其代价却是死。

因为这是一种失传的邪药,所以药方并没有被宋家收录下来,据我爷爷猜测,它的药理作用是快速融解肝脏,把肝糖输送到全身,从而令人精力无限。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来,王援朝一身黑色的特警装束,带着一批荷枪实弹的年轻特警冲了下来,看见现场之后,王援朝拉下面罩说道:“抱歉,我们来迟了。”

我说道:“已经没事了。”

“老王,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所有抵抗的歹徒已经全部击毙,剩下的已经缴械投降。”王援朝答道。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我问道。

王援朝说他赶到西平县来同我们会师,从当地警方那里获悉我们正在调查六道狂厨的工厂,于是他们就追踪着我们信号赶了过来。

我环顾四周,这里被抓来充当食材的年轻人少说也有五十人,我说道:“赶紧救人!”

这些年轻人都被注射了药物,陷入一种半假死状态,特警们一个个将他们弄出来放在地上,我对着浸泡他们的液体嗅了嗅,闻到一股药草、香料味。

“简直丧心病狂,把人类当成食物来入味!”黄小桃皱眉道。

“他们身上的毒倒是容易解,大不了做个全身透析把血洗一遍,只怕会留下永远的心理创伤。”我悲悯地说道。

随后,当地警方也下来了,地下室里的景象令他们大感震惊,带队的队长说道:“西平县周围竟然有这样的地方,是我们的失职!”

这里地广人稀,警力也不如大城市,六道狂厨会把人肉工厂放在这里也不奇怪。

我在想,该不会六道极宴也会在这附近举行吧,在西平境内运输活人,只要不出境,是不太容易被盘查的。

“找到我妻子了吗?”一个声音传来,我看见李闯急匆匆地奔来,他身后跟着宋洁。

警方阻拦他道:“谁允许你进来的?”

我摆摆手:“没事,是自己人!”

李闯迫不及待地跑去检查救出来的人,我问宋洁他俩怎么来了,宋洁苦笑一声:“这大叔非要来,我就陪他喽,警车出发之后,我俩雇了一辆车跟在后面。”

我们忙着清理现场,没有去管李闯,他突然说道:“啊,这里有份送货单!”

我们过去一看,他打开了一个抽屉,取出一份文件,黄小桃警告道:“你别乱翻好吗?留下指纹解释不清。”

“对不起,我太着急了!”李闯说道:“你们瞧,我妻子在这上面,她已经被送走了。”

我拿过单子一看,上面全是姓名和一些基本信息,比如“张三,偏瘦,40公斤”这样的文字,除此之外,抽屉里还有不少类似的送货单,有各个年份的。

我手上这张是今年的,我骂道:“六道狂厨的吃人宴会,究竟杀害过多少人。”

“此人一直认为,他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和动物在他眼里都是食材!”一个阴沉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立即拔枪指着来者。

可能是刀神的造型太过另类,才引起警察的警惕,我忙说道:“没事没事,是我们一起的。”

王援朝手下的新兵蛋子悄声问王援朝:“教官,这是谁啊?”、“外面明明有人兄弟把守,他怎么一个人进来的!”

刀神停在我面前,用手摸摸我被掐伤的脖子,道:“下次别这么冲动,我没想到工厂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赶来的路上耽误了时间。”

我问道:“你干嘛不和我们一起行动?”

他拿起我手上的单子扫了一眼道:“我在调查一些情报。”

当我问起的时候,他却环顾众人,显然不太愿意被外人听见,他说道:“先回去吧!”当地警方留下来施救和善后,我们一行人回到县城,来到之前预订的酒店。刀神这人一向谨慎,进了屋子来回检查一下门窗和镜子,然后视线落在李闯身上,沉声道

:“你给我出去。”

李闯看看我,哀求着说:“求你了,我也想知道我妻子的下落!”

我苦笑一声:“不好意思,这些情报不能告诉你,你放心,你妻子我们一定会救回来的。”

李闯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他走后,刀神立刻告诫道:“不要轻易信任外人!”

黄小桃说道:“李闯的信息,我拜托当地警方调查过了,他在此地住了十几年,没有问题的。”

刀神摇头:“谨慎为妙!尤其是这个节骨眼宋阳,你的请柬还带在身上吗?”

“你是说这个?”我拿出之前那张六道狂厨的卡片放在桌上。

刀神也拿出自己的,此外还有一张:“我这里有两张,届时我们可以出三个人,去参加六道极宴!”

黄小桃说道:“难道我们还要拿着请柬,客客气气地走进去?依我看,应该提前采取行动,绝不能让六道极宴办起来。”刀神摇头:“很遗憾,虽然距离六道极宴只剩三天,但我仍然没有调查到它的确切地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