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分配了一下任务,让李闯去写个牌子,声明这里已经是我们的地盘;光头强和周楠去把电梯用水泥袋封死了;刀神把守在楼梯口;然后我和黄小桃下去,换取一些必要

的东西。

路上黄小桃问我:“刀神那把刀是怎么带进来的?”

我说道:“刚刚我问他了,他把刀偷偷放在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是不用搜身的,过了检查再从黑衣人身上偷回来。”

黄小桃笑道:“老人家真有办法,哎,宋阳,为什么来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你反倒一下子进入状态,想出占领地盘这种主意来的?”我解释道:“我的性格可能更偏向守序,而这里毫无秩序可言,所以我才想自己建立一套临时的秩序来遵守,这样我会比较有安全感。”我望着在街上厮打争斗的罪犯们,又说道:“你看看这块混乱之地,简直就是地下世界的缩影,谁有力量谁说话就管用,我大胆作一个预测,到明天早上为止,这些罪犯会各自拉帮结派,划分势力范围

,而那些弱小的人则会被淘汰掉。”

“简直就是一个罪犯社会学的模型!”黄小桃感慨。

“对极了!”

我看见泥泞的地上倒着几个被揍得奄奄一息的人,他们身上的东西全被抢走了,我皱眉,对这种地方我是本能地感到厌恶的。

我们用饕餮币交换了一些子弹和一把手枪,另外换了最便宜的食物——一箱饼干,一箱矿泉水,饼干需要一枚饕餮币,矿泉水却要两枚,给东西定价的人真是奸诈。

这么一堆东西不太好拿,我怕路上被抢,打电话把光头强叫来,叫他来搬。

光头强屁颠颠地跑来,一看见压缩饼干,立马耷拉下眉毛:“宋哥,晚饭就吃这个吗?干巴巴的,咽得下吗?”

我说道:“我不是买了水吗?”

光头强老大不情愿,也不敢反驳,搬着箱子和我们回去。路上他一直在垂涎欲滴地看那些卖货的兔女郎,突然路上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大家往这边看!”路上的人纷纷扭头,只见一个男人站在箱子临时搭出的平台上,左右站着两名肌肉发达的壮汉,那男人个头不高,穿着一件呢子西装,上面满是金丝绣出的铜钱,他

戴着一副变色眼镜。

男人向周围作揖:“各位江湖豪杰,小弟金钱豹这厢有礼了,适逢盛会,小弟也跟着沾沾光,叫卖一样东西,还请各位掌眼!”

黄小桃低声骂道:“这个獐头鼠目的家伙就是金钱豹?江北残刀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金钱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请柬,一看见请柬,下面立即炸开锅,不少人叫骂:“王八蛋,偷老子请柬!”、“还给我们!”

说着,有人上前去抢,却被金钱豹身边的壮汉强行推开,摔倒在地上。

金钱豹笑盈盈地说:“哎哎,大家少安毋躁,我话还没说完……来,把盒子打开。”

左侧的壮汉搬来一个塑料盒,揭开盖子,里面飘出一股呛人的化学品气味,周围的人立即捂着鼻子后退。

金钱豹把手里的一大把请柬全部扔进那液体中,金属卡片立即与那东西发生反应,像沸腾一样,我猜那应该是强酸。

光头强问道:“这家伙在干嘛,偷了请柬又当众毁掉,这人是不是脑袋二啊?”

我摇头:“不是,他是个很聪明的商人,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金钱豹当众毁掉请柬,惹得众人不满,纷纷要揍他,奈何他有两名壮汉保镖,谁也近不得他的身。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金钱豹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底有一些液体,

瓶子上端固定着几张请柬,大约有十张左右。金钱豹笑嘻嘻地说道:“大家刚刚看见了,我把其它请柬全部毁掉啦,这里是最后十张,我知道很多兄弟都没有请柬,参加不了明天的六道极宴,想要请柬的话可以从

我这里买,一张二十枚饕餮币!”

“什么,二十枚,你疯啦。”

“去哪搞这么多饕餮币!”

“妈的,那本来就是你从我们身上偷的!”金钱豹作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你们爱要不要,至于去哪弄饕餮币,自己想办法吧!对了,给你们提个醒,我这瓶子里装的是强酸,只要我把瓶子倒过来,这些卡片就

会毁掉,所以,老老实实去弄钱,别打歪主意。”

说罢,金钱豹跳下台子,在一片骂声中,由两名保镖护送着离开了。

光头强愣愣地说:“还有这么玩的吗?”

我说道:“他在故意制造需求,这人确实是个好商人,虽然手段很卑鄙。”

光头强道:“宋哥你还夸他?这什么币跟宝贝似的,二十枚肯定弄不到,明天的宴会我就不去了,爱咋咋吧。”

光头强是可以不去,但我们不行,我们要进到宴会里才能接近六道狂厨,这是件很头疼的事情。

光头强见我在思考,问道:“宋哥,你还真打算买请柬,这岂不是吃大亏了?依我看,他能偷,你就能抢,大不了我们从别人身上抢就是了。”

我摇头:“不要胡乱解仇,这里的人都很危险,惹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时,一个穿着黑色乳胶紧身衣的女子朝我们走来,她有着曼妙的曲线,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可惜化的妆实在太浓,来到我面前,女人把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道:“

帅哥,作笔交易好吗?”

“什么交易?”

她媚眼娇羞地道:“给我十枚饕餮币,我陪你一晚!”

“不要脸的货色,把手拿开。”黄小桃立即怒了,推开她的手。

女人冷笑着看一眼黄小桃:“这丑八怪是你女朋友?不考虑一下吗,你这辈子想玩到我这样的尤物,离开这里,就再没有机会了,我会比你女朋友更加热情的。”

“大妹子,能便宜点吗?”光头强兴奋地说,嘴角哈喇子已经流下一尺长。

女人搔首弄姿地道:“十枚,已经很便宜了。”我说道:“是啊,真便宜,你想弄到参加宴会的一百枚,得被十个男人睡呢!”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