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屋内四处环顾,没发现李闯,刀神说道:“刚刚进门的时候他还在我后面。 ”

我皱了皱眉:“应该走不远,找找!”

我们到外面四处寻找,我突然发现旁边有一扇不易发觉的暗门,藏在植物后面,我们推门进去,屋内灯光昏暗,放着一个个用布遮着的大笼子。

黄小桃说道:“这是用来贮藏食材的。”

我走过去揭开一个笼子的布帘,看见里面有几只金丝猴,旁边的笼子里关着一只丹顶鹤,这时一阵踢打声传来,是从侧面一间小房间里传来的。

我们立即冲进去,看见几个厨师打扮的人正在揍李闯,李闯抱着脑袋缩成一团,我叫道:“住手!”

一名厨师阴恻恻地看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别惹狂厨大人动怒。”

“我看是你们该滚才对!”刀神说完,前一拳把那个肥胖的厨师击飞,其它人立即拔出菜刀,刀神三两下把他们全部打晕在地。

我把李闯扶起来,他被打得全身是伤,眼镜也歪了,脸沾着血,他瑟瑟发抖地说道:“后面关了人,我妻子可能在里面,我进来找,被他们打了。”

我责备道:“你也不说一声,我们答应要救你妻子,一定会帮忙的。”

李闯去推那扇门,那扇门很重,凭他一人之力只能推开一道缝,刀神前,单手推开了门,一股冷气漫出来。

屋子里的景象如同停尸房一般,放着一张张铁床,用覆盖着白被单,下面躺着人。我掀开一个白被单,看见一个赤条条的年轻男人,肤色苍白,如同死尸一般。

黄小桃捂着嘴问道:“他们死掉了?”

我拿手试探了一下脉博,道:“没有,只有心跳很微弱,应该是被注射了河豚毒素,进入假死状态。”

李闯激动起来,挨个掀开被单,喊着:“小雨,你在哪?”当他掀完所有被单,发现并没有自己的妻子,痛苦地蹲下来抱着脑袋哭泣起来,我安慰他道:“别难过,存放活人的地方,这里应该不止一处,我们再找找其它地方。

李闯流着眼泪说:“我担心的是,她已经被杀掉了!”

这时黄小桃的手机响了,是这里派发的手机,她拿起来,发现是光头强的号码,按下接听,里面传来王援朝的声音,黄小桃惊喜万分:“老王,你们成功潜入了?”

王援朝回答:“是一个光头小哥联系的我们,我们立即赶到,干掉几个保镖进来了,这通讯器的范围只覆盖这片区域。”

“现在是什么情况?”黄小桃问道。

“鬼城里面没什么人,要不然我们也不会顺利进来,我看见尽头有一间大房子,灯火辉煌的。”王援朝答道。

“我们现在在这里,参加这恶心的宴会,一会会见到狂厨本人。”黄小桃道。

两人订好行动指令,这次突击以逮捕狂厨及其手下优先,如遇抵抗当场击毙,绝不留情,六道狂厨的末日要来临了。

我正想问宋星辰在不在,王援朝已经切断了通话,我心想,宋星辰和宋洁应该和他们在一起吧!

我招招手:“此地不宜久留,先撤吧!”

“这些人怎么办?”黄小桃问道。

“带走是不可能的,他们现在是假死状态,不会有生命危险,不如我们把门封了,不让外人进来,之后再来解救。”我提出建议。

“行,这样办!”

我们离开这个房间,将那些昏迷的厨子全部绑了,并从他们身搜出钥匙,然后悄悄地离开,将门反锁并把钥匙折断在锁眼里。外面仍旧是一片欢声笑语、歌舞升平的景象,谁也没察觉到我们的小动作。路过草丛的时候我听见里面传来喘息声,朝里面一看,几个宾客正在和侍女寻欢作乐,画

面各种不和谐。

黄小桃冷笑道:“尽情疯狂吧,这是你们最后的疯狂了!”

刀神忽然道:“有点怪。”

“怎么了?”我问。“到目前为止,黄泉买骨人都没有动作,他难道默许六道狂厨独占鳌头了吗?我有种预感,今晚不会太平,叫王警官小心点,千万别演变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局

面。”

黄小桃说道:“王援朝和特警们已经位,眼下不是瞻前顾后的时候,还是应该全力把六道狂厨一伙歼灭。”

刀神点点头:“我只是提醒。”

话音刚落,一阵礼花升空,在西域的天空绽放,宾客们惊叹不已地仰望,随后庭院前方漫起一阵烟雾,烟雾后面射出两道红光,一扇门慢慢打开。服务生和侍女们立即退到两边,恭敬地低下头,门里有一个声音传来:“诸位嘉宾,欢迎赏光本尊的六道极宴,能够来到这里,诸位皆是罪犯的侥侥者,我六道狂厨

在此敬诸位一杯……”

随着声音,穿着米其林厨师装的六道狂厨像腾云驾雾一样地出现,原来他站在一个祥云形状的台子,黄小桃翻了下白眼:“故弄玄虚!”

随后,服务生和侍女立即忙活起来,去端来盘子,给大家一人送一杯血红的酒。

可是送到黄小桃和李闯手的是酒,然而给我和刀神的却是空杯子,我问服务生:“这是怎么回事?”

服务生微笑着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给嘉宾酒!”六道狂厨宣布。

我们面前的服务生和侍女齐唰唰地掏出刀子,在自己的胳膊拉了一刀,然后往我们手的空杯注入鲜血,虽然是鲜血,却飘着一股酒香。六道狂厨得意的解释说:“诸位都见过用粮食所酿的酒,没见过以血肉来酿的酒,这酒名叫碧血酿,是我这些手下服用了一个月的香料和特别药物,慢慢渗透入体,最

终血亦为酒,酒亦为血,请诸君品尝!”

我嗅了嗅杯血,确实酒香浓郁,可是还带着血的温度,总之这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喝的。

黄小桃把手的杯子递过来给我闻:“我这杯是普通的葡萄酒,为什么会喝不同的‘酒’?”

我耸肩:“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众人立即拍马溜须,盛赞六道狂厨的独具匠心,六道狂厨一脸受用,接过手下奉的血酒,高举:“我与诸位同饮一杯!干。”

大家齐唰唰地说一声“干!”,我和刀神趁机把血酒撒到地,装在饮用的动作。喝完,狂厨说道:“刚刚喝过葡萄酒的各位,在外面继续享受美食;喝过碧血酿的众位嘉宾,请移步伊尹殿,我将与各位共品珍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