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刀神拼命抵挡服务生的袭击,六道狂厨坐在面,漫不经心地笑道:“食材有点生猛,大家少安毋躁。 ”

这时我被服务生从后面敲了一下后脑勺,顿觉天旋地转,重重地倒在地,全身都是麻的,刀神见状大喊一声:“宋阳!”

他抓起一名服务生扔过来,把站在我身后准备结果我的那人摔开,然后跑过来将我抱起。

我的意识是清醒的,只是延髓受到了冲击,有点脑震荡,我抓住刀神的手说道:“我没事,我没事……”

周围的服务生齐齐围过来,刀神举起刀说:“谁敢前!”

六道狂厨冷冷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暗行动,想把这里一锅端了。哼,区区警察能奈我何?如果你们老实点,我也会待之如宾,但是对贼,可没必要客气……干掉他们。”

在这时,六道狂厨身边的侍女突然掏枪,把另外几名侍女射杀,然后用枪指着六道狂厨的脑袋。

异变发生得太过突然,众人完全没反应过来。

与此同时,服务生的一部分人突然掏枪,将其他六道狂厨的手下射杀,六道狂厨阴阴地问道:“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吗?狂厨大人。”一个声音从门口飘来,那声音我听着有些耳熟,只见李闯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大片保镖,他冷笑道:“我已经暗收买了你的一部分人,你以为每年在这里过家家一样摆顿酒席能一统江湖,可笑、幼稚,真正让这个世界运转的动力是金钱!”

六道狂厨咬牙切齿:“是你,老骨头。”

“黄泉买骨人?”我大惊失色。

李闯微微一笑,从左右保镖手接过西装换,然后戴一副黄金面具,眨眼之间变成了黄泉买骨人,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愤怒地大喊:“你耍了我们?”

黄泉买骨人冷冷一笑:“我怎么可能在宋家的洞幽之瞳面前撒谎呢?李闯这个人确实是我的一个备用身份,所以无论你怎么查,我都是真实存在的,至于这张脸,我利用了你们的思维盲区,你一定事先调查了我的长相,但是很遗憾,我早把脸给换掉了。”

我仍然不敢相信和我们朝夕相伴的大叔竟然会是黄泉买骨人,我说道:“不对,你的右手一次被砍掉了!”

黄泉买骨人撸起袖管,只见他的手腕有一道清晰的分界线:“只要有钱什么事办不到,买一只血型相符的右手接回去,很难吗?”

我受到巨大的冲击,大脑一瞬间停止思考,只想到一件事:“小桃呢?”

“宋阳,我在这。”黄小桃的声音传来,听声音,她好像被胁持了。

只见一个壮汉用刀架在黄小桃的脖子,把她推进来,黄泉买骨人笑道:“宋阳,我要感谢你,帮我混进这里,还告诉了我你们的行动计划,现在……”

外面传来一阵枪声,我的心瞬间凉了,黄泉买骨人继续说道:“你的警察朋友已经被我干掉了,次你害我失去了心爱的女人,现在我也要夺走你的,杀了她!”

“不!”我悲愤大喊。

然而壮汉并未动手,黄泉买骨人咧嘴一笑:“开玩笑的,人质我早有了。”他拍了两下巴掌,身后走出两名保镖,手里端着一部电视。

画面,宋星辰和宋洁正在一个迷宫似的地方东躲西藏,两人满身泥泞,脸沾满鲜血,画面的角落里有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黄泉买骨人道:“我安排了一个游戏,目前正在暗直播,大家有兴趣可以去下注!”

“卑鄙的家伙!”我怒吼。

“叫吧,像丧家之犬一样吠叫吧,你在我眼根本连对手都算不……”他把视线移向高台:“狂厨大人,该谈谈咱俩之间的问题了,你擅自选拔新一届七天王,打算一家独大,这是几个意思。”

六道狂厨被枪指着脑袋,却悠哉游哉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品尝,他说道:“你以为这种伎俩能搞定我,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话音刚落,宾客站出一帮人,从衣服下面取出手枪,向黄泉买骨人等人开枪,对方也开枪还击,一时间现场大乱,刀神立即拽着我躲到桌子下面。

我担心黄小桃的安危,可是这一刻我什么也做不到。

双方这场近乎同归于尽的火并持续了很久,不少宾客误子弹身亡,现场四处横尸,混乱六道狂厨突然抓到身后的侍女扔到桌,喀嚓一声拧断她的脖子,然后抢下手枪。

躲在保镖身后的黄泉买骨人大喊:“别让他跑了!”

几名保镖前拦截,六道狂厨身手竟然也十分了得,一边躲闪一边开枪,冲进侧门,当保镖追过去时,那扇门已经关闭了。

枪声终于停了下来,阴沟里翻船,黄泉买骨人愤然咬牙,从身后拔出一把黄金左轮枪,将办事不利的几名手下当场射杀。他环顾四周吼道:“大家不要害怕,只要你们向我臣服,我一概咎往不究,我宣布,明天此时在此地举行修罗血祭仪式。”

然后他把目光移向我,命令道:“把他俩抓起来,如有反抗,割了这女人的喉咙。”

保镖们走过来,把手放在刀神的肩膀,刀神突然将那个造次的保镖扔了出去,冷冷地说道:“狗爪子拿开,我自己会走。”

“你的刀!”黄泉买骨人提醒。

刀神取下刀,扔在地,然后我们在保镖的监视下随他们离开,黄小桃流着泪说道:“宋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我掉以轻心……”

“别哭!”我轻声安慰道:“我们还没有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