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黄小桃、王援朝、宋洁全部进来了,我戴上橡胶手套“人来齐了,我开始验尸了。 ”

黄小桃问道“宋阳……这没什么好验的吧?”

我掀开白被单,再次看到那张脸,我心中仍是一悸。我的思绪突然回到很多年前,我面对爷爷尸体的时候,一切都是从那个夜晚开始的。

刀神使用‘江北残刀’这个名字,让我们注意到这个隐藏在暗处的巨大组织,一步步卷入其中,一次次险象环生,刀神也从敌人变成了同伴。

最终,我们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们彻底打败了江北残刀,可是刀神却躺在我面前。

我强行压下心中的万千思绪,然而开口之后,我的声音仍然有些哽咽,多少次我从刀神身上感觉到和爷爷类似的气息,我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那不可能。

然而眼前这具尸体的长相证明,他确实和爷爷有着密切的联系。

我说道“死者姓名不详,绰号刀神,性别男,年龄70岁左右,体型中等。”

我拿起刀神的手看了看,他的手背和指腹都有许多老茧,再往上看,他筋骨强健、浑如铁打,我继续道“死者长期习武,身体素质远胜常人……”

宋洁已经开始默默拭泪,黄小桃也哽咽地说“够了,宋阳,我们知道你悲伤过度,停下来吧!”

“不!”我眼神炯炯地看着大家“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们看!都过来。”

我让他们来到停尸床的另一侧,然后我拿起刀神的左臂,在他的胳膊内侧有四个刀刻出来的‘悔’字,从伤痕的深浅来看,分别刻于三年前、两年前、一年前以及今年。四个排成一列的‘悔’字似在无声诉说着刀神内心的伤痛,我眼前甚至浮现出一幕画面,寂静的深夜,刀神用刀子在自己身上慢慢刻字,他咬紧牙关忍受痛苦,血流了整

个胳膊。

“难道说……”黄小桃看向我“他一直在后悔杀了你爷爷!”我说道“他的长相和我爷爷一模一样,只是略显苍老,毫无疑问两人是双胞胎,一个成了文宋,一个成了武宋。刀神也曾亲口说过,他和爷爷的关系就像我与宋星辰

,我想这关系应该要更加亲密,他们拥有共同的父母。”

我再也说不下去了,我用手抚摸着这四个‘悔’字“前辈,你一定比我还要痛苦吧,我原谅你了,请你在九泉之下,和爷爷重归于好吧!”

我取出纸钱,在刀神面前焚化,然后黄小桃让大家后退一步,众人一起对着刀神的尸体鞠躬。

“一杯黄酒敬天地,两根高香敬鬼神。掌灯扫灭黑夜幕,洗冤昭雪宋提刑。”

我轻声念起了宋家的送行歌。

一股风袭来,卷着纸灰不断盘旋,如同一缕幽魂向我告别。

这是一个崇高的灵魂,他用一生坚守自己的信念,用自己的方式捍卫正义,他唯独只做错了一件事,因此这些年来他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眼泪在我脸上蠕动着,当火焰熄灭之后,我擦干眼泪,重打精神,对宋星辰说道“让我们送前辈回家!”

刀神的尸体在最近的火葬场火化,他走得孤伶伶的,送行的人只有我们几个,他的名字不会被家喻户晓,不会被写进烈士名单,只能铭刻在我心中。

我带上刀神的骨灰坛,和黄小桃暂时分别,随宋星辰、宋洁飞往福建宋家村。

当我们来到村里,却遇到一帮武宋拦住去路,对方厉声喝道“宋阳,你带回来的骨灰是谁的,宋家村可不是什么墓园,随便什么人都能安葬,必须交代清楚。”

我说道“他的名字叫刀神,是我爷爷的亲兄弟,也是宋家人!”众人突然交头接耳起来,一名年长的叔叔说“宋阳,这个人早就被逐出族外,他的名字也从族谱上被剔除,这是三位大长老下的命令。所以他绝对不能和宋家先祖葬

在一起,这是辱没先人!”

我早料到会有这种反应,我问道“理由呢?”

“我们没有向你解释的义务,此人离经叛道,是个异类,他已经不是宋家人了。”

一向冷静的宋星辰突然激动起来“前辈是在打败江北残刀的过程中牺牲的,他死得很壮烈,请求各位叔伯让我们去见长老!”

“打败江北残刀?”众人愕然“你们在开什么玩笑,仅凭他就打败了江北残刀……”

“不是仅凭他,是我们,是很多人共同努力,江北残刀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大声宣布。

大家瞬间炸开了锅,大部分人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惊愕之色溢于言表。

这时一个老迈的声音从半山腰的道观上传来“你是说,江北残刀已经覆灭了?”

人群突然闪开一道缝隙,三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拐杖飞快的走下山,来到我面前,我们三个赶紧问候“长老好!”

然后我说道“是的,我们已经将他们全部摧毁。”

之后我便听到了拐杖落地的声音。

“想不到,想不到!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这一幕。”

“我不相信,那个组织就这样被消灭了?”

“除非是奇迹!”

三名大长老的反应各不相同,却是同样的惊讶,然后其中一人对我挥挥手“随我来,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我们来到一间庙堂,庙里供着一位身穿宋代紫色官服的清秀男子,那正是先祖宋慈,三位长老在上首落座,众人全部侍立左右,随后宋鹤亭也坐在轮椅来到现场。

她激动地声音都在发抖“宋阳、星辰,你们回来了?”然后她的目光落向我一直抱在怀中的骨灰坛“这是……前辈吗?”

“是!”我点头“我正要向大家陈述此事。”

我一五一十地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说完,说了几乎一上午,中间没有人离开过,大家都认认真真地听着,现场没有半点声音。

讲完之后,屋子里鸦雀无声,突然有rén dà喊“太好了,江北残刀终于被剿灭了。”

人们不顾祠堂应有的礼仪,欢呼叫好,过了好一会儿大长老才用一声咳嗽来示意大家收敛一下。

大长老唏嘘道“宋阳,你真是做了一件旷世之举呀!”

我看着怀中的瓷坛“不,如果没有他,我们是绝对不可能走到这一步的。”宋鹤亭看到这一幕,挣扎着走下轮椅单膝跪地道“长老,当年你们把兆龙叔逐出宋家,就是因为他加入组织,自称是去卧底,然而身份不明不白,那时你们都认为,这一代人不可能摧毁江北残刀,永远不可能有人能完成这件事。但是现在,兆龙叔证明了自己的立场,江北残刀也已经被消灭,如果这样的功臣死后却无葬身之地,我想

先祖宋慈会寒心的。”三位长老相互商量了一下,最后清清喉咙道“鹤亭说得有道理,我们宣布,宋兆龙从今日起恢复名号,他将被安葬在宋家祖坟,享受宋家子孙生生世世的香火供奉。

”虽然我不信鬼神,但还是感到一阵欣慰,我对着那个坛子道“前辈,听到了吗?您终于可以回家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