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喝醉了,她知道。

刹那间,他竟沉默不语,一言不发。

他宽厚有力的双手紧紧搂着她,不肯松,怎么都不肯松。

太阳穴生疼生疼,但他潜意识里辩得清叶佳期的气息,他循着她的气息,就如追逐着光。

“你回答我,乔斯年!”

“……”

乔斯年不说话,头很痛。

叶佳期的一巴掌扇得很重,他的脸颊还有火辣辣的痛意。

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只是搂着她,蹭着她,低下头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

这个动作,小乖很喜欢跟她做。

此时乔斯年这样一动,叶佳期浑身如有电流袭过,这样的动作她禁不住。

身体抖得厉害,他一言不发,她也很是难受。

“你出去。”她用力推他。

喝醉酒的男人防备心没有那么重,她推他,他就从她的脖子间抬起头来。

夜色缱绻。

外面的小乖还在不停地挠门,“喵喵”叫个不停。

“七七,我明天就走……”

“我让你现在就走!”叶佳期气得发抖。

“七七,很冷……”他又试图用力抱住她。

“是,芝加哥的冬天很冷,你冷,我也不暖和。”叶佳期语气凌厉。

他一来,她本来仅存的那一点暖意也全都没了。

“你跟谁打电话……”乔斯年嗓音暗哑。

叶佳期眉头紧蹙,他听见她打电话了?

“你管我跟谁打电话,你滚出去,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来我家,我就报警了。”叶佳期警告他,“我说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这辈子那么短,你不想见我,我见你……好吗?”

“不好!你滚!”

“我晚上刚坐飞机到这儿,从京城到芝加哥需要十二个小时,可我见到你的时间,可能连十二分钟都没有……”

“别说十二分钟,我连十二秒都不想见到你。”

“七七……”

叶佳期不想再跟他理论什么,她反手拧开门。

门一开,一股清新而寒凉的空气透了进来。

小乖立马聪明地跳进客厅,“喵喵”叫。

黑暗中,小乖嗅到了乔斯年的气息。

可能是这气味太熟悉,它叫了一会儿就不叫了。

原以为是陌生人欺负七七,可是……不是陌生人,它就放松了警惕,懒洋洋跟在叶佳期的脚边。

“乔斯年,我一分一秒都不想见到你。”叶佳期用力推他。

“七七……”

就在他想撑住墙壁抓住她的时候,叶佳期一用力,“砰”一声,关上大门!

门关上,她的一颗心仍旧在跳个不停。

她的呼吸仍旧急促而紊乱,心要跳出嗓子眼。

身子在抖,她甚至忘记了开灯。

腿一软,她瘫坐在地毯上,抱着膝盖茫然地看着前方。

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无穷无尽的黑色,漫无止境。

小乖蹲在她的脚边,不作声。

门外的脚步声也渐渐离去,他依然什么话都没有说。

叶佳期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宛如有一团丝线,怎么都理不清。

地毯软绵绵的,她坐在地上,寒意侵袭。

她抱紧双臂,很冷。

章节目录

跟乔爷撒个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罗衣对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衣对雪并收藏跟乔爷撒个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