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四周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耳边,是旷然的空寂。

叶佳期将头埋在膝盖间,耳边还缠绕着他低沉醇厚的嗓音,还有他叫着她的名字“七七”……

犹如梦魇一般,紧紧缠绕着她。

若不是空气里还残留着酒气,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来过。

事实告诉她,他来过。

嘴唇上、发丝间还有他残留的沉木香,一点点侵蚀着她的理智。

喝醉了就来找她?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叶佳期所有沉寂的情绪在这一刹被全部挑起,今天原本平息的心情,也在刹那间蔓延开。

窒息般的感觉。

小乖在叶佳期的脚边转来转去,这漫无边际的黑暗让它有些不安。

七七为什么不开灯呐?

它咬了咬叶佳期的袖子,示意她开灯。

好黑,好黑。

叶佳期将头埋在膝盖间,一种漫无边际的疲惫感袭来。

她就想在地上坐着,不想动。

发丝垂在肩侧,她的脸上还有乔斯年留下的吻`痕。

一别两宽,何必再见。

她的心到现在还在跳动不已,哪怕空气里的酒味儿已经在渐渐散去、消弭。

小乖至始至终陪在叶佳期的身边,不曾离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佳期的手机屏幕亮了。

这唯一的亮光瞬间划亮客厅。

叶佳期坐在地上,冰凉的手拿过手机。

她点开短信:七七,要好好的,听话。——乔斯年。

不过寥寥数字,刹那间,叶佳期泪水夺眶而出。

身体里蔓延着说不清的情绪。

她本来就爱哭,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又哭了,他刚刚在欺负她的时候,她明明也没哭。

泪水打湿她的手背,叶佳期哭出声来,哭声在狭小的公寓里传开。

小乖慌了,它的七七怎么哭了?

它不安地转动在她的身边,走来走去。

叶佳期知道,这个男人至始至终都是个混蛋。

可就是这么个混蛋,却轻而易举挑起她全部的情绪。

从来都是如此。

再多的镇定和平静,在他出现的一刹,都会悉数坍圮、倒塌。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扰乱她全部的七情六欲。

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做完这些后可以潇洒自如地转身,徒留她一人在原地彷徨、茫然。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

这一刻,她辨不到东西南北。

听话……

这是他惯用的语气和措辞,她就是这样被他从小哄到大的。

他说听话,她一般都会乖乖听话。

就算偶尔跟他闹一下,他也不大管,眉眼间都是宠溺的温柔。

这些记忆,就像是雕琢在石头上,风吹不散,雨化不开。

他用了十二年的时间来雕刻,可她知道,她用一辈子都抹不去。

如影随形,深入骨髓。

要好好的……可她还怎么好。

她早已病入膏肓,却无药可医。

叶佳期的目光落在短信上,眼底是晶莹的泪花在闪烁。

瞳孔里的点点光芒,在悉数破碎,拼凑不起。

手机屏幕熄掉,四处又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这黑暗,吞噬着寂静。

章节目录

跟乔爷撒个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罗衣对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衣对雪并收藏跟乔爷撒个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