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佳期脚步一顿。

心口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如有千百只蚂蚁爬动着。

她没想到孟沉会说的这么直白,孟沉自己肯定不敢做主,自然都是乔斯年的意思。

她没有转头,只是微微垂下眼睑,应了一声:“不会来了。”

还来干什么呢。

忽然觉得自己一路上的着急、慌张、不安都很可笑,就像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他的生活,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本就无足轻重。

叶佳期静默地往走廊处走。

脚步有些沉重,脑子也空了一下。

孙管家正等在外面,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叶佳期,很是诧异:“叶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没有见到乔爷吗?”

叶佳期笑了笑:“见过了,没事。”

“怎么不多坐会儿?这是要去哪?”

“我去楼下买他爱吃的粥,等会儿就上来。”

“叶小姐,你陪着乔爷,我去买。”

“我知道他爱吃什么,我去买。”

孙管家没有再跟叶佳期僵持,叶小姐亲手买的粥,乔爷一定更喜欢。

叶佳期抱着手臂,只觉身体很冷。

明明医院有暖气,但她只觉得冷。

她缓步往楼梯口走,围巾遮住她的半张脸。

三楼,不高不矮,从楼上走下去并不需要太久。

这一栋楼很安静,楼梯上人极少,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走到半路,她想起来,自己的行李还在乔宅。

原以为他病得很严重,她已经做好了留在京城照顾他的打算,她这一次带了很多衣服。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被赶出来,刚出机场,又要再狼狈地回去。

叶佳期折回头,想要上楼找孙管家拿钥匙。

但,她没有想到——

这一次折回来,乔斯年醒了!

“乔先生,今天早上还要挂一瓶水,不过得先吃早餐才行,不能空腹。”虚掩着的病房里是小护士温柔的声音。

“出去!”

“乔先生,这……”

“还要挂什么水,孟沉,办理出院手续。”是乔斯年的声音。

“乔先生,不行啊,您的烧还没有全退,现在肯定不能出院。孟先生,您劝劝……”小护士委屈得不行。

“乔爷,要不再观察一天,一天后我帮您办理出院手续。”孟沉也不主张现在就出院。

“说了没事,感冒而已,至于住院?”乔斯年厉声道。

但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少了些森冷,多了些低沉和沙哑。

“乔先生,不仅仅是感冒,您还吐血了,得再做几个检查才行。”小护士不停地劝。

“孟沉,办出院手续。”乔斯年向来是说一不二。

孟沉着实有些为难。

乔斯年的身体肯定没恢复好,这个时候出院,没有好处。

病房外,叶佳期听得一清二楚。

看来,乔斯年的身体没有霍靖弈说的那么严重,但也不是小问题,听护士的意思,是吐血了。

“谁在外面?”乔斯年忽然冷声问道。

他向来警惕,一有风吹草动立马知晓。

叶佳期一惊!

下一秒,病房的门打开。

章节目录

跟乔爷撒个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罗衣对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衣对雪并收藏跟乔爷撒个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