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无人,这样安静的夜晚,他居然满脑子都是她。

他扶着路边的树干,踉踉跄跄往前走,心口痛到极致时,那感觉犹如撕心裂肺,像有千万只针在扎一样,让他无法平静。

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情绪在喝酒后又全都爆发了出来,有些东西敲在心口深处,就像刀子嵌了进去。

雪花落在脸上,他再也站不住了,扶着树干停下脚步。

喉咙处涌起腥甜的味道,他没忍住,弯下腰,吐出一口血。

这种万家灯火的时节,他原以为喝了酒会好一些,没想到……思念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猝不及防跳出来,让他不得安生。

没有她,如何安生。

他怎么会这么喜欢她……

他们是不是很早就认识……

雪花和路灯下,他忽的笑了,唇角边是一抹自嘲的弧度,带着丝丝血迹。

冰凉的雪片落在他的脸上,凉凉的,带着剧烈的寒意。

“佳期……”朦朦胧胧中,他忽然就喊出她的名字来,猝不及防,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但,他真得是在喊她。

“佳期……”他张开双臂,想抱她,就像曾经同居的那段日子,他把她抱在怀中,亲吻她的脸颊、嘴唇。

可,双臂刚刚张开,簇拥到的却只有冰凉的空气。

灯光下,他冷峻的眉眼间是凌冽的寒意,眼眸里也没有半点温度,瞳孔中只有雪花在飞舞。

吐了一口血,心口没有那么堵了,他踉踉跄跄继续往前走。

走到一条无人的小路上时,一辆车从拐角处开过来!

乔斯年避开。

红色的奥迪停在他的身边,车窗打开。

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女人,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眼神中都是凌厉和冷漠。

乔斯年只是半醉的状态,在看到驾驶位上的人时,他讪笑一声。

“乔斯年,我没想到你出来了。”江瑶冷冷看着他。

风夹杂着雪花吹进车里。

“怎么,要找我算账吗?”

“乔斯年,你知道我这几个月过得是什么日子吗?担惊受怕、饱受侮辱,有家不能回,从前的朋友也离得远远的,外公在病房快死了,我爸爸也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我们家整个都完了!”夜色下,江瑶眼神狠辣。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乔斯年不是那种会被人利用的人,从你们决定利用我的那天起,你们就该做好这个准备。”

“你就是一条狠毒的狼!”

“你说的没错,该咬人的时候,我绝不会心慈手软。”

“你居然有这个本事出来?乔斯年,你就算是死了都没法平息我心头的怨恨!”

“可惜,我不会如你愿,我不仅出来了,我还会好好活下去。时至今日,我才知道,自己要什么。”乔斯年淡漠地看着驾驶位上的江瑶,几个月不见,这个女人老了很多,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态度也都消了,眼中只有恨意。

“乔斯年,像你这种人,这辈子什么都不配得到,你就该断子绝孙,被人挫骨扬灰!”

章节目录

跟乔爷撒个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罗衣对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衣对雪并收藏跟乔爷撒个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