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婉儿,婉儿!”

或许是因为胡灵儿的手脱离了开来,原本正在沉睡的周晴柔慌乱地叫出声来。

胡灵儿连忙转身重新握住了她的手,却见她面色一定,嘴角浮起了一抹安心的笑,而后就安静了下来。

胡灵儿无语地叹息,而站在她身后的沐启华却是面色纠结地看着胡灵儿的背影,而后垂下了头。

片刻之后,他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抬头道:“姑娘……”

“叫我唐灵好了。”

沐启华微微顿了顿,有点为难,有点犹豫,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看着他迟疑的样子,胡灵儿笑了笑道:“大人,您有事就说吧。”

深吸了一口气,沐启华终于道:“唐姑娘,不知你是哪里人,你的父母为何愿意让你流落在这个山寨中呢?”

丞相毕竟是丞相,虽然只是这短短三天的时间,却也早已看出这里本该是一个山贼聚集的山寨,而那被她称作大哥的唐孟,也显然不是她的亲生哥哥。

“我是哪里人?我的父母?”胡灵儿忽然一阵恍惚,嘴角扯起了一抹苦笑:“不瞒大人,我之前头部受过重伤,忘记了自己的过往,别说是父母,就连我姓什名什都记不起来了。”

胡灵儿的话让沐启华大为吃惊,怔愣片刻后按了按她的肩膀道:“唉,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

说着,沐启华又看了看床上的妻子,面露忧伤地道:“婉儿娘生她的时候,差一点就难产了,而且因为她身体的原因,只能离开我们,虽然她娘偶尔会去陪她一段时间,但是这对于一个需要父母之爱的孩子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啊。我们始终都是觉得亏欠她太多。而且婉儿的哥哥自从二十岁后便一直驻扎在边塞。虽然老夫位高权重,却依旧改变不了身边无子女陪伴的寂寞和痛楚。现在婉儿去了,我怕她娘会受不了这个打击,到时若只剩下我一个老头子,那我们这个家,也就完了。”

沐启华又是一声叹息,视线重新落在胡灵儿的脸上,满目希冀地道:“唐姑娘,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本该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年纪,可是现在却……所以老夫想……想认你做义女,你可愿意?”

听到他的这个要求,胡灵儿并没多大的意外,这种老年丧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她可以体会;这种急需找到一种寄托的心理,她也可以理解,而且他的话也说到了她的痛处。

因为,她的的确确很渴望有父母来疼爱,有一个家可以为她遮风避雨。

而且,这人还是一个丞相,做了他的义女,她就是丞相家的小姐,从此就会不愁吃穿了。

可是,这些都不是她需要的。

“大人,对不起,我……”胡灵儿正想拒绝,可是话还未说完,就被沐启华一把抓住了手,眸光恳切地道:“灵儿,你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家,在这山野中总会有所不便,你跟我们回去,若是哪一天你记起来了,老夫再帮你找寻家人,好不好?”

胡灵儿继续沉默,看着这张虽然依旧精神,却已经爬上了不少皱纹的连,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微弱的声音忽然响起:“老头子,你不要再为难这孩子了,我知道婉儿已经死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胡灵儿回头,看到周晴柔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醒了,她睁着一双眼,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自己,泪水却不断地从眼角滑落。

她的手依旧紧紧地拉着她,目光悲切:“孩子,这几天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真不知道……”

哽咽的声音被一阵低泣所代替,周晴柔闭上了眼,泪越流越多,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凄楚的样子,看得沐启华转开了脸,却是在一边偷偷地擦着眼泪。

感觉着手上传来的温暖,看着周晴柔那伤心欲绝的脸,胡灵儿神情微怔,而后缓缓地倾下身抱住了她,轻声道:“娘亲,你不要哭了。”

在场的三人齐齐一震,周晴柔更是吃惊地忘记了哭泣,睁开眼看着将头贴在她胸口的胡灵儿,听得她继续道:“娘亲,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女儿了。”

周晴柔总算是回过神来,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道:“好,好,我的好女儿,我的乖女儿。”

泪,再一次决堤,这次却是喜极而泣。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