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UPU小说网www.upu.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灵儿低着头,眸子微垂,心中犹豫不决,下不了决定。

可是那表情看在夏亦涵的眼中,却是有点委屈,又有点哀怨,心中竟然不忍起来。

夏亦涵抿了抿嘴,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开口道:“酉时一刻在观月楼门口等本王,你现在可以走了。”

胡灵儿一听,双眸陡然亮了起来,欣喜地道:“你是说真的吗?”

夏亦涵冷冷地朝着她的方向瞥了一眼,“若是你不信,不去便是。”

胡灵儿忙不迭地道:“我信,我信,我当然信,那就一言为定了哈,晚上见。”

说完,胡灵儿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刚要开门的时候,又回过头来道:“哦,那两万两你等会一并带过去吧。”

胡灵儿已经拉开门跑了出去,而夏亦涵却依旧盯着门口,久久没有收回眸光。

他刚刚是怎么了?为何会突然答应了她的要求?

正如她自己所说,她虽然厉害,但终究也只是一个山野村姑而已,说话做事都是随性而为,他为什么要去理会她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或许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性格才会让他对她有所关注,甚至是将攸关自己生命的事情交付于她。

只因为他的灵儿,也是这样的性格,甚至在失去女子最最宝贵的东西之后,还毫不在乎地说出“难道要我对你负责”,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

“王爷。”项城的声音打断了夏亦涵的思绪。

他收回了目光,脸色恢复了平静,沉声道:“你去跟着她,看她在哪里落脚。”

“是。”项城点头,转身出房门,身子一跃就消失在了涵王府的上空。

项城的轻功很厉害,但是胡灵儿反跟踪的本事也不是盖的,刚走过几个街口,她就发现了身后有人跟着。

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这个夏亦涵,果真是够谨慎的,幸好她也够谨慎,所以没有将面纱摘去。

哼哼,跟她玩是吧?那她就跟他玩个够。

眼角一瞥,胡灵儿看到了正在路边乞讨的一个小男孩,顿时计上心来。

她走到小男孩的身边,伸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然后不着痕迹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小男孩惊讶地瞪大了眼,但当他看到胡灵儿偷偷塞给他的银子之后,马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拉着她的手,大声地道:“姐姐,你办好事了吗?那我们回家吧。”

说完,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拉过胡灵儿的手,朝着前面走去。

胡灵儿身后的项城皱了皱眉,他看到了胡灵儿摸头的动作,却没看到她塞银子和说话的动作,只是清清楚楚地听得那小孩子说的话。

难道这小乞丐是跟她一起来的?

项城带着疑惑继续跟上前去,前面的两人在巷子里七转八转,最后到了一处荒僻的地方,前面俨然是一座破庙。

看着两人走了进去,项城稍稍犹豫了下,而后悄然逼近。

破庙里面,胡灵儿一进门,就呆住了。

原本只是想捉弄一下那个跟踪她的人,所以才会收买了这个小乞丐让他带进乞丐窝。虽然一路上也有所心里准备,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里面竟是这般的惨况。

只见不大的空间里面横七竖八地铺着一些几乎烂成条状物的草席,每张席子上都躺着好几个人。

有老人,有妇人,也有孩子,起码有二十几人。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衣衫破烂,发如稻草,瘦骨嶙峋,简直让人不忍去多看一眼。

特别是那些躺在上面无法动弹,只是睁着一双空茫眸子的老人,若不是他们时不时会起伏一下的胸口,她肯定以为那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天,她以为山寨里的那些老人孩子已经够凄惨了,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一群人。

而且还是在陵都,在天子的脚下啊!

虽然现在天气还很热,可是这里却是既阴暗又潮湿,也许是那些躺着的老人无法自理,还有那些不懂事的孩子随地大小便,屋内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异味。

而且陌生人的到来让他们产生了警惕和不安,都一脸戒备地看着胡灵儿。

看着这些因为她的出现而略显惊慌的人,胡灵儿的心被触动了,她紧咬着唇,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带她来的小男孩见她愣在原地不说话了,扯了扯她的手臂道:“姐姐,你不是说带我来,就会给我们买好吃的吗?”

胡灵儿这才回过神来,蹲下身对着小男孩柔声道:“恩,姐姐先去看看那些爷爷奶奶,然后再去给你们买好吃的,好不好?”

“好的。”小男孩点点头,脏兮兮的脸上一派纯真。

胡灵儿掩着心中的不忍,一步一步朝里面走去。

或许是他们听到了刚刚她和小男孩之间的对话,眼中的警惕稍减,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向躺在外侧席子上的一位老人。

那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奶奶,那露在破烂衣衫外面的双手和双脚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全身唯一能够动弹的,就是那眼珠子。

再看看别处,竟还有几个情况跟她差不多的老人。

胡灵儿的眼眶都红了,蹲下身子看了看,而后开口道:“他们……是什么病?”

守在老奶奶边上的中年妇女犹豫了下轻声道:“没钱,所以找不了大夫,也就不知道是什么病了。”

是啊,他们或许连吃上一口热饭都是奢望,哪里还有钱治病呢?

可是看着这么多人得相同的病,搞不好是什么传染病呢,若是一直发展下去,这些人的情况就堪忧了。

深吸了一口气,即便她蒙着面,充斥在鼻尖的味道依旧是难闻不已,胡灵儿看了看周围了环境,眉头紧紧地皱起。

这样的环境是最容易发生传染病的,不仅是对这几个病人,就连现在看似健康的人,也极有可能会传染。

耳边传来了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胡灵儿知道跟踪她的人已经离开了。

可是此刻的她却完全没有一丁点捉弄得逞的满足感了。

她缓缓地站起身来,扫视一下四周,而后出声道:“我想帮助你们,你们能相信我吗?”

大家看了看胡灵儿,又看了看带她来的小男孩,好似在询问着什么。

小男孩知道了大家的意思,连忙将一直窝在掌心里的银子拿了出来,大声道:“你们看,这就是这位姐姐给我的。”

大家双眼一亮,一脸的惊愕和欣喜。

“我们信你。”开口的是刚刚那个跟她说话的妇人。

胡灵儿知道对于这些受尽冷眼,受尽嘲讽的人来说,钱比人心来得更加让人值得相信。

在心中无奈地一声叹息,胡灵儿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递给了那个妇人:“这些钱给你,你让人去买些吃的,先把大家的肚子填饱了。然后剩下的人跟我一起将这里打扫一下,我等会回去之后,会让人请大夫过来的。”

听着胡灵儿的话,看着手中的银子,妇人怔怔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许久之后才连声道:“谢谢,谢谢恩人。”

说完,她就使唤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再加上带胡灵儿来的那个小男孩,一番小心地叮嘱之后,三人就撒开腿朝庙外跑去。

“好,那我们开始吧。”胡灵儿一卷袖子,就给那些健康的人安排起打扫工作来。

*

涵王府内。

夏亦涵靠在案桌前,一脸趣味地道:“你说……她住在城北的乞丐窝里?”

“回王爷,是的。”项城低了低头,稍稍犹豫了一下又道:“那里面的人,真的很凄惨。”

“是么?”夏亦涵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而后便挥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项城好似还想说点什么,不过看着夏亦涵淡漠的样子,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内只剩下夏亦涵一人,他单手撑着额头,眸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另外一边的胡灵儿,却在忙乎了一整个上午之后,拖着一具疲惫不堪,臭气熏天的身体回到了右相府。

不过她怕自己的样子吓着别人,也怕熏着别人,溜到了相府的后门,三两下就打开了上面锈迹斑斑的锁,然后偷偷摸摸地回到了自己住的院子里。

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她,却在门口被闵默逮了个正着。

只是那木头对于狼狈的她好似浑然未觉,只是阴着脸道:“小姐,虽然闵默只是个奴才,人微言轻。可是小姐既然已经答应过闵默,又为何要食言?”

*****************************************************************************************

亲们,第二更3000字送上,还有3000字哦,稍等一会就上……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